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冬之无名 边界 3553 2003.05.10 15:28

    

  若兰一觉醒来已是晚上七时,我坐在桌前上网,其实我大一的时候就开始将自己作的曲子合成音乐发到几个音乐网站上,用的还是“冬雪”的名字。我的曲子渐渐引起人们的注意,几个网站的业余作曲排行榜上冬雪的名字一直是第一,有几个站长给我发信婉转的说:专业作曲家最好不要参与业余作者的排名竞争。我回信说我只是学生而且不是音乐专业的,但没人肯信!后来,冬雪的名字被扔进了专业作曲排行榜,竟还是经常站在第一的位子上,业内人士纷纷打听这冬雪是何方神圣,我的信箱里塞满了各音乐制作公司、娱乐公司的征聘书和询问真实身份的邮件。有几家公司希望用我的音乐作商业用途,让我开个价格,我回信说不必,随便拿去用,只是不能乱改,反正我也不缺钱用。若兰知道了以后,告诉我往网上发音乐可以,但不要再答应别人随便拿去用!我问为什么,她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听着就是,问那么多干嘛!真不知道你的经济学是怎么及格的,当初你怎么会选择这样的专业?”

  学长和席若云已经回来,旁若无人的在一边亲亲我我。若兰大嚷肚饿拉我们一起去学校的夜餐部吃饭,席间两姐妹嘀咕一阵,然后宣布‘明天我和学长要随她们一起回家!’其实我早已听到,已经在心中盘算买什么礼物。

  饭后我和若兰商量,她却笑嘻嘻的拉我到电脑前翻出我作的曲子指着上面的几首告诉我:“抄下来,明天带去!”

  第二天一早席家姐妹就来到公寓,学长打扮得更加潇洒,我也换上了若兰给我买的衣服。若兰的眼光还真是很高明,换上新衣我就象变了一个人。她们姐妹进得屋来却不急着走,若兰着我脱下新衣在凳子上坐下,在我脖子上围了块布,从带来的手提兜中拿出剪子和梳子竟给我理起了头发。一翻摆弄下来我原本杂乱无章的脑袋也有了全新的面貌,不愧是学音乐的女孩,心灵手巧!整齐的发型却不失个性。

  “你的宝贝再怎么打扮也带不出去!”席若云在一旁打趣,若兰狠狠的瞪了姐姐一眼。

  “唉!”席若云叹了口气“你这模样要是被浩东他们看见,恐怕不立刻去自杀才怪!”

  ‘浩东’我脑子里转着这个名字,应该是若兰的仰慕者之一吧!席若云单单提他的名字看来关系非浅,不知若兰在他们面前又是什么样子?!

  理完发后,若兰推我进卫生间洗头,柔软的小手在我头顶轻轻揉搓让我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从卫生间出来若兰用一个小巧的电吹风将我的头发吹干。穿上新衣站在镜子前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经过一翻悉心整理的我也有一副不俗的样子,修长的身材虽然有些消瘦,配上若兰选的新衣竟也有一丝出尘的味道,长年的身心修炼让我的双目清若秋水,新的发型也让我的脸显得棱角分明,虽谈不上帅气,却也个性十足,我嘴角微微上挑心想:“若加上这样的笑容,我也能迷倒一片女孩子吧!”

  “啪!”脑袋上挨了若兰的一巴掌。

  “笑的那么龌龊,脑子里在想什么呢?”若兰瞪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翻满意的点点头,忽然,沉下脸严肃的警告我:“以后除了和我在一起不许穿这件衣服!还有,如果你敢对别的女孩子象刚才那样笑,我就扒了你的皮!”

  “扑通!”学长抱着肚子坐在地上,席若云一头栽到床上笑得喘不过气!

  嬉闹收拾一阵,若兰让我背上竹箫拿着乐谱,四人出门向校外走去。刀箭温柔的飞来,少了嫉恨多了欣赏和羡艳,竟没人认出我就是他们眼中的垃圾“装样儿”!

  若兰的家住在天坛附近的一个小区,那里住着大部分外交部人员的家属。进了家属区来到一栋楼前,若兰忽然对楼下停着的一辆银灰色跑车皱了一下眉头。我心中一动,开跑车的人若兰一定认识,开这样的车不会是年纪大的人,九成是若兰的仰慕者,如果这是若兰家的楼下,那这个人应该现在就在若兰家中!

  果然,若兰带我进了楼门,看学长熟悉的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来。席若云掏出钥匙插入锁孔还没等旋转,门“啪”的一声打开,“若兰?”一个声音在门里响起!开门的是一个非常帅气的青年,白皙的皮肤红唇直鼻,若不是浓眉大眼、棱角分明,还真有些脂粉气。

  “我还以为回错了家呢?”席若云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青年,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若云姐!”青年向后退了一步让开门口,抬头向后望来,越过学长看见了若兰也同时看见了若兰身后的我,本来就白皙的脸色一下子连血色都没了!

  “你们回来了。”一个中年妇人出现在门内,应该是若兰的母亲“快近来,浩东先到客厅里坐,别挡着门口!”

  原来这家伙就是那个什么浩东,听若兰母亲吩咐的语气看来早已熟识,没准儿两家还是世交什么的!

  进得屋来换上拖鞋,若兰的母亲招呼我们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席若云钻进了厨房,若兰却偎着母亲的肩膀和母亲坐在对面的一个小沙发里。

  “萧枫好久没来了?你最近在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我看了,很不错啊!”

  “谢谢伯母夸奖!您和伯父工作都很忙,我不敢轻易打扰!”学长在外人或长辈面前还是那么优雅潇洒。

  若兰的母亲将目光转向我“你就是若兰在电话里提到的小冬吧!”

  我赶紧站起身来躬身施礼“伯母您好,我是冬余。”

  若兰的母亲微笑着让我坐下“很有礼貌的孩子呢!”

  “若兰!你这一阵怎么没有在学校?”看见众人打过招呼,那个浩东赶紧凑到若兰旁边。

  “我当然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办!”看着那个浩东凑得那么近,若兰放开母亲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这是一只三人沙发,若兰坐下后另一边是一株高大的花木,那个浩东要想说话只能隔着茶几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说!

  “什么事?”那个浩东看到若兰的表现,脸都要绿了!

  若兰“哼!”了一声没再理他,摆明是:“要你来管!”

  我看得心中暗爽仔细打量起这个家伙,除了相貌英俊,这家伙还身材高大,肯定经常锻炼!身上的肌肉非常结实,但分布匀称不是那种霸气的肌肉男,去了脸色发青他身上还透出一股很浓的书卷气,一看就是有极其良好的生活环境和家教,典型青春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

  “爸呢?”席若云端着一盘水果从厨房走出来放到茶几上!

  “和你陶叔叔在书房看他的收藏品,一进去就不肯出来!”若兰的母亲边给我们递水果边说。

  “这不是出来了吗!”客厅外走进两人,一个年近五十清瘦的中年人边走边说,很明显他是若兰的父亲,因为席家姐妹的五官都有和他相似的地方,另一个三十六七岁留着长发蓄着短须象是个搞艺术的。

  “陶老师”若兰站起来叫道。

  “在这儿还是叫叔叔吧!”那个陶叔叔笑着说。

  看见若兰的父亲进来,我和学长都站了起来,那个浩东也站起来让到了一边。

  “萧枫来啦!咦?怎么都站着?快坐下,快坐下,小陶你坐那边。”若兰的父亲指着那个浩东倒出的沙发,自己在席若云倒出的地方坐下“若云,去给浩东搬把椅子来。”

  席若云冲浩东一摆手:“自己去搬!”她却挤进了学长的另一边,三人沙发被我们四个人挤得紧紧的,幸好没一个是胖子还不算太难受,甚至有点享受!

  那个浩东在厨房般了把椅子隔着花木斜坐在若兰的另一边。

  “你叫冬余?”大家坐下后,若兰的父亲问我,我刚要站起来他摆手示意我不必客气:“很少见的姓啊!”

  “我是孤儿,别人在冬天的雪地里拣到我,所以给我取名叫冬余!”我轻轻的回答。

  周围的人一愣,席家姐妹和学长虽然知道我是孤儿,但都以为我自小被遗弃在孤儿院,那里知道我其实是九死一生,若兰悄悄握住我的手紧了一紧。

  “可怜的孩子!”席母看着我一脸疼惜!我心中一暖。

  “我很幸运,遇到了很多好人,我健康的活到现在而且考上了北京大学,有很多人为我付出了心血,这些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回报的!”

  一道“利刃”刺在我的身上,那分明是:“那些多余的家伙,怎么没让你早早的死掉!”我回头淡淡的瞥了那个浩东一眼,那个浩东全身一震,我深潭一般的目光似乎将他剥了个精光看了个通透。我收回目光后,冷汗沿着他的脊背慢慢渗透了他的衣服,这些当然瞒不过我的感觉。

  气氛有点僵硬!

  “爸,你看看这个!”若兰身手拿过我立在身旁的竹箫“只是给你看看噢!可不是送给你的。”

  若兰的父亲接过箫套打开,抽出竹箫“好!真正的精品呢!”

  “我爸可是个中国民间乐器的收藏家,不然我怎么会一眼就认出你的竹箫是精品!”

  若兰自豪的对我说。

  这时那个浩东起身告辞,若兰父母挽留几句他也不顾的去了。我听到楼下引擎发动的声音,汽车怒吼着冲出小区,远处传来行人的骂声:“你丫儿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