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637 2003.04.28 19:31

    日子一天天的过,初一上半学期刚开始,我和艾丽斯已经将中国和美国的初中二年级教材学完。艾丽斯的母亲严格限制我们的学习进度,除了学会还要完全理解才能进行下一步,所谓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其实我们不知道,艾丽斯的母亲比我们还辛苦,她现在感觉完全不象是在教两个中学生,每次给我们讲课都要旁征博引详述知识的由来和相关的应用,幸好她本身是美国哈佛大学的博士暂时还应付得来,但还是让艾丽斯的父亲寄来很多书以辅助课程,给我们上一次课她得用三天时间来准备才能赶上我们的进度。

  圣诞节前艾丽斯的父亲飞来中国,艾丽斯的母亲带我们去接飞机。本来我不想去机场,但艾丽斯拉着我不放,她母亲也叫我一起去,一年来,她母亲几乎将我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飞机因为风雪晚点,我和艾丽斯无聊得在侯机厅里乱转。来到一个写着“日本航班侯机室”

  的大厅时我听到一声极细微的呻吟,我拉着艾丽斯向里走去。大厅一角的椅子上躺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周围竟没有人。

  看到那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小女孩儿艾丽斯跑过去用汉语问:“你那里不舒服吗?”那个小女孩儿抬头看了看我们,却不说话。

  艾丽斯又问了一遍,小女孩儿还是一脸茫然。我想了想,用英语问:“你有那里不舒服?我给你看看好不好?”没想到她竟然听懂了,将放在衣服下的一只手臂伸了出来,手臂上包着绷带,血已经将绷带渗透。

  艾丽斯吓了一跳,看见血还没有止住回身从我的上衣口袋里掏出银针在小女孩儿的手臂上刺了几下。过了一会儿,血不在渗出来,艾丽斯动手拆她的绷带。绷带下竟只有一个小小的伤口,根本不深,可流出的血竟能渗透好几层纱布。我觉得这肯定不寻常,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艾丽斯还在手忙脚乱的帮她擦手臂上的血,知道她听得懂英语,唧唧喳喳的问这问那,原来这小姑娘是日本人叫山下瞳。

  松开山下瞳的手臂看着她细声细气的的和艾丽斯交谈,我不禁有些为难。

  我一直很讨厌日本人,历史书和各种爱国教育告诉我:日本人不是好东西!而且,在医院分部时曾经有一个三十几岁的日本人带着个黑黑的盒子住进去,其实那是个红外线摄影机。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直觉告诉我那不是好玩意儿。那个日本人将医院给他的安眠药藏起来,晚上架好摄影机再躺下装睡,接连几宿我都不敢进他住的屋子。

  医院分部不论身份贵贱都是八个人住一间病房,只是将外国人和中国人分开,医院不敢搞差别待遇,怕惹恼了“老神医”,这反倒为医院迎来了好名声。不过住进医院分部的费用也不是一般人家负担得起的,否则那来那么多钱资助孤儿院,医院到是不敢从分部里挣太多的钱,单凭这里的名声,医院的病人已经大大增加,提高收入完全可以从别的地方来搞。

  医院分部里住的都是重病号,一个房间几晚不去已经有人开始病情恶化。最后一个瑞士人发现了日本人的秘密,原来这家伙买通了某医生知道了“老神医”的事,想偷录下“老神医”

  的治病过程偷学医术。但这家伙也蠢得可以,针灸术只知手法不知医理根本没什么作用。听说中国的针灸术古代也有一些皮毛流传到日本,现在竟被他们大言不惭的当作国宝来满世界宣传,还真是个顶无耻的民族。

  医院分部的日本人在一片国际声讨中灰溜溜的滚蛋!这些事是后来因为艾丽斯我白天也经常去医院分部时听那里的医生护士聊天才知道的。上初中以后学了中国近代史,让我将所有日本人屁股后面都加上了“鬼子”二字。

  可现在,山下瞳那纤弱的样子怎么也无法让我冠以“日本鬼子”的称号,而让我为难的是她得的是“溃血之症”,西医称白血病。这病我虽然能治,但决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好的,她现在在机场侯机厅,摆明是要离开这里,她的家人不在她身边肯定是去找人帮忙了,可他们就是在这里我也根本没有理由将她留下,就算我告诉他们我能治好她的病,一个十岁孩子说的话又有谁会信。而且,现在除了艾丽斯我根本不想再有人知道我会治病。但我隐隐觉得,若任她死掉我一辈子都会心里不安稳!

  左思右想,我留下艾丽斯陪她,自己跑到侯机厅外的服务台借了笔和纸写下一副药方,这药虽然不能治好她的病,但却可以极大的延缓病情。我当然不敢在侯机厅里写,只好跑出来。

  写完药方我回到侯机厅,发现山下瞳和艾丽斯的身边围了好几个人,一个医生打扮的正在给山下瞳检查,有两个是护士,另一个满头大汗在一边搓手的中年人应该是山下瞳的家人。

  我走到他身边将药方递给他,用英语对他说:“这个对她的病有好处。”我想山下瞳会英语她的家人更应该没问题,可没想到那中年人竟一脸茫然。这时山下瞳却伸手接了过来,原来医生已经给她检查完。

  她拿过药方看了一眼问:“这是你写的吗?”

  “不是,不是!”我赶紧摇手“这是外面的一个老爷爷让我给你的。”

  山下瞳又看了看手里的药方,上面是用我开药时习惯用的繁体小楷写的。我心里一再想: “艾丽斯,艾丽斯你可千万别多嘴!”艾丽斯冲我抿嘴一笑,果然站在一边安安静静。

  山下瞳回头看了一眼艾丽斯,轻声说:“谢谢小哥哥、小姐姐。”

  我心想:“哥哥就哥哥,姐姐就姐姐,干嘛还要加个小字。”我不知道,几年以后山下瞳居然捏着这张药方让我为她作牛作马,真是悔不该当初……!

  这时机场里响起艾丽斯父亲的航班就要到达,艾丽斯拉着我向山下瞳挥手说了声“bye bye”转身跑出日本航班侯机室。

  ※※※

  看到健康活泼的艾丽斯她父亲高兴得合不了嘴。他给我们带来很多礼物,其中竟有一部电脑。那时中国电脑还是386时代,价格高昂得让普通人家望尔却步,艾丽斯父亲带来的竟是国内市场上还没有的486型号。

  艾丽斯的父亲在这里待了十天,这期间他们全家带着我到处去玩儿,儿童娱乐城、旱冰城、麦当劳、高级餐厅,这些我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地方也玩儿疯、吃够。临走时,艾丽斯的父亲高兴之下还给孤儿院捐了几十万美元。当时我对那些钱没什么感觉,长大后偶尔想起来却吓了一跳,那还真是挺大的一笔钱!

  来孤儿院治病的外国人好多是有钱人,医院将分部设在这里,并且所有治病的孤儿全都免费,给了他们很好的印象,病治好了高兴之余都会或多或少的捐一些钱给孤儿院和医院,这也确实让孤儿院孩子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而且,由于员工待遇的提高,进孤儿院工作已经成了很抢手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