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948 2003.05.14 16:29

    

  “那个浩东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出了体育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他是戏剧学院篮球队的队长,当然来和我们比赛。”

  “原来那个小白脸是戏剧学院的,很适合嘛!”我嘴里嘟囔着。

  若兰忽然跑到我前面,背着双手躬身扬头看我的脸“我的小男生,你的话里有点酸酸的噢!”

  “那有!”我脸上一红,其实心里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若兰马上就要参加钢琴六级考试,正是练琴最紧张的时候,她抽出时间往我那里跑我都很心疼她的身体和时间,现在却跑来看那个什么浩东打球。

  “放心吧!”若兰伸手挽住我的手臂“浩东的爸爸原来和我爸爸一起都是驻联合国的官员,我们两家关系非常好,我们又是从小一起长大,别人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他的面子我总得照顾一下!他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追我,但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要答应还用等到现在么?”

  “你别乱想,我根本没放在心上!”我好虚伪!

  “是!少爷你当然没将小女子放在心上,但小女子总得交代清楚!”若兰幽幽的说。

  “若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差点后悔得给自己一个嘴巴,若兰冰清玉洁我怎能胡思乱想,况且我现在心里还装着艾丽斯和山下瞳那有资格去怀疑她。

  “咯咯……喂!我耍你呢!干吗这么当真?”若兰看我一脸懊悔的样子笑了起来,可我心里仍是想狠狠揍自己一顿,看着若兰迷人的笑脸我感觉自己整个矮了一截!也许除了艾丽斯和山下瞳,若兰恐怕只是被我的一身本领所吸引吧!而我的性格和为人,连我自己都得说:没什么闪光点!我因为个人的原因将自己的能力藏着掖着,却处处透出神秘的味道,所以吸引了若兰,可我本身真的配承受她的倾心么?

  “若……若兰,其实我……配不上你!”我知道自己这样说很蠢,但我竟管不住自己的嘴!

  “啪!”我脑袋上挨了若兰狠狠的一巴掌!好重啊,她的手一定打痛了!我一阵心疼。

  “你再敢这样说试试看!”若兰真的生气了,泪水在眼睛里直打转“想不要我现在还早呢!”

  “不敢了,不敢了!”我赶紧举起双手,看见若兰这么大的反应我心里暖暖的“只要若兰你不说不要我,我就是变成癞皮狗也缠在你身边!”

  “扑哧!”若兰被逗笑,泪水却也震得掉了下来“花言巧语的骗子!你以前就会这么逗女孩子吗?”

  “呵呵……你的手还疼吗?”我抓起若兰的手掌轻轻揉搓。

  “还问!你的脑袋干嘛长那么硬?对了,你找我妈有什么事?”若兰看见周围已经有同学在注意我们,有点不好意思的抽回手问。

  告诉她我的来意,若兰说没问题,不过……!没等她说话,我赶紧举手保证:一,决不多看别的女生;二,决不和别的女生说多余的话;三,除了她决不和别的女生一起走路、吃饭;四,决不在别的女生面前碰任何乐器;五,决不现露武功;若兰笑眯眯的听我说完,摸了摸我的我的头发:“乖!”我一阵泄气!

  找到若兰的母亲看了课程表,我请她帮忙让我旁听:世界民族音乐概论、西方现代音乐鉴赏、音乐文化人类学、拉威尔管弦乐作品配器分析……等几门课程,并请她帮我弄一张音乐学院图书馆的借书证,若兰的母亲说这些没问题,只是我们两个学校太远我两边跑着上课会有点辛苦。若兰在一旁插嘴说:“放心,他才不会觉得辛苦!”

  我和若兰离开她母亲那里还不到下午三点,我说陪她去练琴,她说我要想在这里安安静静的上课就别和她走得太近,然后举起小巧的手机告诉我给她打电话或发短信,然后瞪了我一眼说:“不许往歪处想,都是为了你好!”其实我那里还敢!

  我说我先回去,明天再来取旁听证和借书证,若兰说不行!要我在附近转转,她练完琴后和我在校外吃了晚饭才准我走,我自然高兴的答应!

  ******音乐学院据说以前是清朝的醇亲王府,除了音乐学院本身,周围也有很多满清时的建筑。青石巷子四合院,我转悠在这一片充满古风味道的小街区里,现在的人们已经有了一些维护传统的意识,四合院墙上的各色广告、标语被青灰色的灰浆涂掉,如果不是到处冒出来的电线竿和蜘蛛网一般满天爬的电线,还真让人以为回到了清朝时代。

  “死老头,半截身子都入土了还抱着东西不放,我跟了你十五年你都不肯传给我!今天你不交出来,我就替你那死鬼儿子给你送终!”前面拐角很深的巷子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咦?”虽然我并没有提升精神感应环境,但普通人进入我周围四、五十米范围我就能有所察觉,三十米内我熟悉的人就能辨认出来。但那声音离我也就二十几米,而且进入这片街区后我感应到周围路上的行人、屋子里人们的日常活动,可在声音发出前我根本没察觉到那里有人!

  我将精神力提升,前面巷子里的几个人影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不,不完全清晰,其中有一个人让我捉摸不定!四五个大汉围着一个老者,他们竟全都身具武功,尤其是那个老者,让我捉摸不定的就是他!其他几个人我连面容都看得很清楚,都是三十岁左右全部具有真气,不过,也许是修行方法不同真气所表现出来的方式也各有不同,他们的真气都处在蓄势以待的状态下。但那个老者我除了能感应到他若有若无的气势,就只能靠直觉来判断他是个老人家,因为在我的精神刚接触他时他就作出了反应,那飘忽不定的气势就是针对我发出的,他的精神也大幅提升溶入了周围的环境,而他的精神状况给我感觉很象边老,那种饱经岁月锤炼的沉稳、厚重的感觉是年轻人不可能拥有的!

  在我和那位老人将精神溶入环境的同时发现了在周围四合院的屋顶上还伏着另外两人,其中一个气息轻灵,虽也是蓄势以待透出淡淡的杀气却不是针对老者,而且似乎是个年轻的女孩子,不过能让我看不清面貌已经比下面的几条汉子高明了不知多少倍。另一人在我们发现他的同时也发现了我们,猛的提升精神想要和我们对抗,老者这时似乎也发现了我毫无敌意,凝聚全部精神和那人的精神力重重的碰撞在一起,那人分出大部分精神力来对抗我对他的窥视,那里是老者的对手,喷出一口鲜血,凶戾之气一闪即逝转身悄悄离开,但只一瞬我已看清他的面容,虽然也是黑发黄肤但我隐隐感觉到他不是中国人!

  老者并没理会另一个暗伏者,那人也没发现早已被人察觉。从老者发现我到发现另外两人到其中一人吐血败走只是几个眨眼间的事,下面巷子里的汉子中还有一个在没营养的叫嚣。

  那几个汉子终于失去耐性开始动手,我没想去帮忙,那几个家伙虽然普通人难以望其项背,但在老者眼中应该只是几个杂碎。我一面注视着下面的打斗一面将精神锁定在另一个暗伏者身上,但依老者的表现,这人老者应该认识,而且似乎是在暗中保护老者。

  果然,地上的几个家伙东到西歪的瘫在那儿时,屋顶上的人收回气势,但在他放松的一刹那似乎有所感应,顿了一下才悄然离去。可我并不想走,虽称不上龙争虎斗,但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尤其是老者和暗伏者之间的精神较量让我第一次知道精神力也可以用来伤人,好奇之心让我想见见这位老人家。

  老者并没有下杀手,地上躺着的家伙都有呼吸和心跳,打斗过程中也没听到气劲在内脏中爆裂或骨折的声音,他们不能动应该是被错了筋脉或点了穴道。

  前面的巷口出现一个青衣短须的老人。

  “小友,可否到家中一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