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701 2003.04.28 19:37

    将吴爷爷送上救护车回来,不用边老多问,我就老实交代。从我记得道士带我四处治病到教我背《道德经》和《无名医书》;从道士的死到我在孤儿院的“宝库”里发现《颜氏针法》;从我给孤儿院的孩子扎针到孤儿院忽然多了个医院分部。艾丽斯和《太极》是我的个人终秘密,我当然不会随便对人说。

  听完我的故事边老怔了半晌,忽然问:“你第一次给人针灸是什麽时候?”

  “差不多快十年了!”我算了一下回答。

  “原来那个小胖子是你治好的!”边老一服恍悟的神情。

  我忽然想起小胖说的那个给他买水果的老头儿,“飘著烂树根味道的屋子”不正应该是中药店麽!原来竟是边老。

  边老看看我“哈哈”一笑:“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呢!当年我看到那个胖小子的病虽被治好,但所用手法极险,还真想认识一下是什麽样的高人敢用这样的手法,原来竟是你这个愣头青!”

  “嘿…嘿!”我满脸通红“当时我也吓得只知道哭了。”

  “你也不用自责,毕竟那个胖小子还是治好了!而你後来所为也符合一个医者的准则。以你现在的医术已经是中医界的惊世之才,若想在医界发展我倒可以作你的引介之人。”

  “不,不……”我连忙摇手“谢谢边老,我现在还没有作一辈子医生的想法。”

  “可你不知道你已经在作一名医生了麽?”边老蛮有趣的看著我“医院一直是在利用你的医术赚钱,医院分部已经是国际知名的医疗胜地,在医院里排队等著住进分部的人你知道有多少麽?”

  “这个……”我抓抓头“其实我也隐约感觉到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晚上给别人治病,白天却完全是我自己的。我想学音乐,想看很多书,想知道更多的东西,所以并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离开孤儿院後那些病人该怎麽办?”

  “这个……这……我暂时还没想呢!”面对边老的问题我还真是第一次觉得该仔细考虑一下。

  边老起身来到书案前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纸袋转身递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竟是几打照片和一本书册。仔细一看照片竟是我治过的一些病人的身体照片,上面发红的针孔历历在目,可再一看病人的脸发现其实这些不是我治的病人,而是艾丽斯学针灸时由她来施针的人。翻开那个小册子里面竟是对那些针孔的医理分析和评论。

  “这些是医院请全市各知名中医来分析的部分医疗资料,目的是找出你治疗那些绝症所用的针法脉络。本来你一开始施针时有清晰的痕迹可寻,但当时谁都没想到将它拍摄下来,後来想到了,你的针法也成熟很多再找不到明显的针孔。可几年前这样的红针孔再次出现,医院认为是……呵呵!‘老神医’用古怪的方式向他们传授针法,所以拍摄下来请全市的中医名家来分析,医院和我们也确实从这些针孔中获益非浅!不过现在见到你,想来应该不是那麽一回事。”边老坐下喝了一口茶慢慢的说:“现在看到这些东西你有什麽想法呢?”

  “这其实是……一个和我很要好的外国小孩儿和我学针灸时留下的痕迹。”我又看看那些照片,艾丽斯给人扎针的身影浮现在眼前!“咦?这到是个好办法!”

  我抬起头“他们既然想学,我将整个《颜氏针法》抄给他们就好了,学会的人多了就能救更多的人,而且就算我离开孤儿院那里的病人也不会没人治!”

  边老瞪著我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你还真是个厚道的孩子,象我们这些老家夥挟技自珍轻易不肯传人,你身怀绝技却如此坦荡,看来你比我们更具备医者之心哪!”

  我脸上一阵发热,其实我刚才只是认为自己想到了一个可以脱身的好办法,那里有边老说得那麽伟大!可我实在没勇气向边老说明,只好先眯著吧!

  边老今天心情大好,硬要留我吃晚饭!我说还要陪几个同学读书,边老说:“你少去一日,他们的成绩不会下降!”我也只好答应。

  晚饭时见到了平时很少见到的边老的儿子、儿媳和十二岁的小孙女,边老喝了点酒乘兴之下将我的事情全抖了出来,边老的儿子、儿媳也听得一脸惊讶,身为世家子弟当然更清楚我的决定需要多麽宽广的胸怀或多麽木头的脑袋!後来边老竟要我和她的儿子以兄弟相称,对著比我大一倍还多的人叫大哥我还真觉得别扭,边老的儿子看出我的尴尬就让我叫他师兄。最後,边老倒没有忘记叫他们替我保密!

  饭後边老让家人取来琴箫与我合奏一曲,曲毕余音绕梁众人具是痴迷不已,边老家人又对我有了新的认识,小孙女那本叫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叔叔”也喊得一声比一声甜!

  临离开时边老提醒我:“不要将医术一次性抄给他们,否则有可能被人私藏或不加重视。针对病症一篇篇的写给他们会让他们印象深刻,但,唉!也要给他们留几年时间才好外传。”

  将边老的话在脑子里转了两圈恍然大悟,毕竟我还太嫩对人性边老比我看得透彻!

  最後边老神秘的一笑:“你也不要以为就会轻松,我还有个私人病人要你来治。”

  “是谁?”我被边老笑得莫名其妙。

  “到时便知!”边老竟不再多说。

  *** ***

  医院分部里除了药方,开始出现整篇的治疗方法,医院又惊又喜。自从再找不到那些针孔,医院的研究陷入僵局,现在天上竟掉下馅饼如何不喜。惊的是“老神医”这样作岂不是在昭告天下,医院如何能保留技术专利。

  院长大人紧急会议,摇扑扇的家夥又来分析:“‘老神医’事隔这麽多年才将医术外传,应是在考验医院对孤儿院的用心,我们这些年所作所为看来已入老人家法眼,终於予以回报。但医者医天下之人,既要传术自然不会让我等独占,可他不将整套医术一并传来,而分篇授之应是在观察我等反应。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第一,声明成为孤儿院永久性的资助单位和免费医疗单位,这样不但会让‘老神医’知道我们不会得到医术就放弃孤儿院,让他放心将医术倾囊相授,还会为我们本来就有的好名声锦上添花。第二,我们将得到的医术与市医科大学共同研究,当然由我们先享受研究成果,几年後由我们和医科大学联合发表学术报告,并开始在医院培训外来学员。这样我们能享受几年的技术优势,针灸术学习不是一就而成的事,在往後的几十年里我们仍是医界的领头羊,真到‘老神医’的医术普及天下的那一天我们早已经是世界级的大医院!第三,孤儿院的医疗分部已经是世界知名的医疗胜地,院长大人不是一直嫌那里能住得人少麽?您现在可以破土动工盖更大的楼了,当然也不能太大,否则就失去物以稀为贵的价值。还有,得将孤儿院一并扩建,名声自不必说,政府也会给我们很多方便!”

  院长大人怔了半晌,挑起大指:“高!还是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