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冬之无名 边界 3043 2003.05.02 17:59

    我天天从边老家背箫外出,山下瞳早就十分好奇,後来终於忍不住提出要和我一起出去,而这天刚好是演奏会的当天!我如何敢说个不字,只好带著她来到艺术学院的礼堂。

  悄悄留进我的演奏空间,这是由大幕围起来的一角,我找了个凳子让山下瞳坐在身边叮嘱她千万不要出声。这次山下瞳还真的很乖,一声不吭从幕角悄悄向外张望,神神秘秘的感觉让她非常兴奋。几曲音乐演奏过後,轮到了我们的乐队,我打开箫套抽出竹箫,山下瞳坐在身边看著我,一脸的好奇。

  音乐声响起我将竹箫点在唇边,悠扬的箫声随著音乐的节拍在空中飞舞,交响乐和中国古典音乐的美妙结合震慑著所有人的灵魂……

  一曲完毕,掌声如雷响起,乐队起身谢幕後竟回身对我所在的地方躬身施礼!台下骚动起来,一阵纷乱後主持人拿起话筒对著我的方向说:“能否请冬雪同学和大家见个面?”

  废话!能出去我还窝在这里干嘛?主持人等了半天见我毫无动静有些失望,台下又鼓噪起来。主持人眼珠一转,转身对台下说:“既然冬雪同学不想与大家见面,请大家尊重她的意见!我们请冬雪同学独奏一曲如何?”

  台下虽还有人不满,但大多数已经齐声叫好。

  我想了想,这也不算过分的要求,而且我最早作的两首曲子虽然不能成为交响乐,但作为箫的独奏也是我的得意作品!

  箫声再次在大厅里想起,我将真气注入到箫声中,外面的吵嚷瞬间安静。

  我全心全意演奏著自己的乐曲,到後来我已经不再按照即定的曲谱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所有感受,对孤儿院同伴们死亡的无奈;对艾丽斯的思念;雪中求生时的坚忍;身心容於天地时的轻灵;透过箫声我的精神又一次接触到那些天地间的能量,原来它们竟是无处不在。它们在我身边飞舞,抚慰著我的身体和心灵,和我交流著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它们真的是活的……!

  震天的掌声将我惊醒,不知何时我的箫声已经停下,身边的山下瞳泪流满面。

  有人大叫著冲上台来,主持人抹著眼泪无力阻止。我伸手揽住山下瞳的腰纵身跳上幕顶五米高的钢架缩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山下瞳静悄悄蜷在我的怀里将脸贴在我的胸口,我胸前的衣服慢慢湿了一大片!

  ******

  高考临近我也开始抓起书本来翻翻,毕竟这是人生大事。李冰他们抱怨学校的模拟考试越来越频繁都快得了考试恐惧症,山下瞳现在晚上也跑来和我们一起读书,她已经开始学高二的课程,而且还在很努力的学中文。

  自从艺术学院的演奏会以後山下瞳开始象艾丽斯一样粘著我,我到那里她都要跟著,不过和活蹦乱跳的艾丽斯不同,她总是安安静静的守在我身边。

  艺术学院的课我现在很少去听,一是现在山下瞳跟著我很不方便,再有我已经听了近两年,感兴趣的已经听得差不多,而且演奏会後,艺术学院里出现一群神经兮兮的家夥整天瞪著狂热的眼睛四处寻找什麽!

  山下瞳现在已经能用比较流利的汉语和我们交流,在一次听过我和边老的琴箫合奏後,竟缠著边老教她古筝。学了一段时间,我和边老发现她的乐感极好,在音乐方面非常有天份。後来我们才知道,生病前她在英国一直是在学钢琴和小提琴。边老带她去黄先生的店里选了一只古筝送给她,一两个月下来她竟已经能和我们合奏。

  我和山下瞳现在相处得越来越融洽,至少我是感觉如此。她还是会偶尔捉弄我,但再也不在别人面前让我难堪。艾丽斯淘气起来没天没地,我更怕的是她弄伤了自己。山下瞳却会用一些少女的小心机搞得我哭笑不得,又没法真的和她生气。我现在也在学一些日语,不过进境很慢。我没有尝试和山下瞳作精神交流,艾丽斯走後我不再和任何人作精神交流,甚至连“咒语”都极少在用,但我一直没有放弃对精神的锻炼,也许有朝一日远隔万里我也能找到艾丽斯,除非她不再想我!

  山下瞳在我受伤躺在医院里时看到了我脖子上用鞋带系著的小指环,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它还在不在,夏天我穿短衫时它也会时常跑出来,每次我都小心的擦去上面的灰尘再放回到衣服里。以前的鞋带染了血後变得硬邦邦的我换了一条新的,我不肯用小链子,因为链子容易断掉,我不想在任何意外的情况下失去它。

  对於小指环山下瞳没问,我也不说,但每次看到它山下瞳的眼里都有一点别的什麽,可我从没想过要去弄明白。山下瞳在我的心里也是刚刚由一个特殊的病人升级到朋友,不过我的朋友不多所以我对朋友还是非常珍惜。

  如果没有那些特殊的本领我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我的相貌普通到随便扔在人堆里就会马上消失。我也没有鲜明的性格,虽然我不再懦弱,但我仍是个随波逐流的人,和别人在一起时如果其他人提出要做什麽我很少反对,虽然我心里其实并不是很想作这些事。我想作自己喜欢的事就只有少和人接触,因为我太容易受别人影响,所以能和我真正交流的人非常少,我不喜欢引人注目也主要是这个原因。也许我性格中唯一的优点就是我还算善良,蓄意伤害别人的事我从不去作,而且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我的朋友不受伤害。

  真正被我当作亲人的人只有艾丽斯和边老,其实应该还有道士!小的时候道士在我眼前死去我并没觉得怎样,长大以後每每想起却升起一种孺慕之情,我不知道父母在人的心目中应该是什麽样的感觉,也许道士已经隐隐代替了那个位置!

  山下瞳很迁就我,我要去那里或作什麽她很少反对,除了偶尔小小的耍弄我一下,倒是更多的表现出日本女孩的温柔和善解人意,我竟很快的习惯了她在身边的日子。

  高考到来,四处闯荡惯了的我当然没有什麽怯场之类的情绪,我竟然和王力分到了一个考场,考试时自然稍稍“照顾”了他一下。以我的身手不要说传纸条就是将整张卷子传过去都不会被人发现,这毕竟是关系到以後人生的大事,我也不会迂腐的认为应该凭什麽自己的能力而不去帮一下朋友!

  被很多考生认为是地狱的三天我轻松的度过,考试传纸条这种平时违禁的事竟还让我小小的兴奋了一下,没准儿我也有一点作坏蛋的潜质。下得考场王力一口一个老大叫得又是感激又是亲热,直到後来我不耐烦的问:“你想昭告天下吗?”他才闭嘴!李冰、洪晓菲他们发挥得也不错。出了考场家长们带著我们去高级餐厅慰劳,山下瞳一直在考场外等我,自然也跟著来。

  我和这些家长已经比较熟络并不见外,雪崩事件後,山下瞳这个总是和我在一起的日本女孩这些家长也早就听说,吃饭时竟暧mei的拿我们打趣,同学们也怪叫起哄气氛热烈。山下瞳再有二十几天就要过十五岁生日,虽羞红了小脸却表现大方并不恼怒!

  还有十几天放榜,但不管考得怎样我都得离开孤儿院,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电脑没坏但已经过时,不过在孤儿院还是新奇的东西我将它送给一个同寝刚上高中的孤儿,美国的中学教材山下瞳正在学,所以干脆送她,其他书籍大部分送给了孤儿院的图书室,艾丽斯给我买的软件我是不肯送人的。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所有小的衣服早被我送给其他孩子,自己只留了一两套。我买了个箱子,装上道士给我留的两本书和那落医术还有《太极》,再加上衣服和软件放好,等著离开孤儿院的那一天。

  一个月前我开始用《无名医书》中的方法加快山下瞳的治疗速度,希望在她十五岁生日前将她治愈,算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吧!

  请转载网站不要删除这段话!谢谢!

  本文首发起点: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264

  请大家有空投票!!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