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993 2003.05.13 18:27

    陶叔叔的手脚还真快,不到一个星期执照和房子确定下来,设备也联络得差不多。从若兰家出来,我就明白了若兰为什么瞪我,她揪着我的耳朵问:“你还有什么本事没告诉我?老实交代!”

  “……”

  剩下的假期,我和若兰跑遍了北京的中药店给她父亲配好了药,又在北京的景点游玩一翻。若兰知道我比她小后经常以姐姐的姿态来管束我,不过单独相处时却是柔情似水让我深深体会到恋爱的甜美,对她的管束也是甘之如饴!

  假期过后若兰回到学校上课,不过,每天下午没课后都会跑来。我说不用她跑得那么辛苦,我去她那里,她却不肯,理由当然不用多说!我们两个学校离得很远她跑来跑去我真的很心疼,我对她说每周六来就好了,她也不肯,好说歹说定下来三天一趟!

  一个多星期后陶叔叔和若兰一起来找我,说执照已经批下来取名“乐魂音乐工作室”,办公室租在广安门外大街,录音室设在丰台区,离我们学校都挺远。不过反正我也不常去,我完成的曲子都是用电子邮件发给陶叔叔。录音室的装修已经完成,设备也安装完正在调试中。现在要我在网上发消息:宣布“冬雪”加入“北京乐魂音乐工作室”当然,还得在网上发一首曲子作为对网友的答谢,这样一方面可作宣传,另一方面也可以证实这个“冬雪”的真实性!还有,让我看看能不能在我们系的讲师中找一个人作工作室的经纪人。

  在网上发消息容易得很,虽然也有几个公司曾在网上发过 “冬雪”加盟的消息,但我的电子邮箱地址一直没有变过,有人询问我自然否认,没多久那样的消息就烟消云散。现在我自己发出这样的消息,虽然引起了一阵轰动,但他们也觉得理所应当,因为他们早已奇怪为何“冬雪”不加盟音乐公司或自己成立一个工作室。新发的曲子和我的地址让网友们确定了消息的真实性,我还为工作室申请了一个商务邮箱,只两三天,里面已经有了近百条商务联络信息!

  找经纪人让我头大了好一阵,我虽然是金融专业的,但我一直是上完课就走人,从来不和讲师教授们就学科展开学术讨论,平时除了正常打招呼,几乎和他们没什么多余的交情。而且,经济学方面书本上的知识我滚瓜烂熟,但实用中我是个百分之百的白痴!虽然相处并没有多久,若兰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状况,和陶叔叔商量了一阵,免了让我找经纪人的这一项,我越来越喜欢这个聪慧的女孩她真让我松了一口气!

  我将自己作的曲子全部交给陶叔叔,由陶叔叔组织乐队录音,私下里去录音室录下箫声由陶叔叔他们合成。进入商业运转我开始接受越来越多的命题作曲,不能再象以前一样天马行空的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而且组曲和套曲也越来越多。不过,也许是因为我真的非常喜欢音乐或者是我真的很有音乐天分,也可能是因为我创作乐曲时并不是从性格出发,这些限制很多的创作方式并没有给我造成多大的困扰。

  据陶叔叔说,我是真正的高产作家,一晚创作两、三曲这在别的作曲者身上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他又说经纪人告诉他物以稀为贵就算我早已创作好的曲目也要压到最后期限才交给别人,在接到创作命题时经纪人也会要求尽量长的创作时间,因此我并没有因为工作室的成立而觉得生活多了什么压力。不过,就算这样,“乐魂”的创作周期也比一般的独立制作室短,而且“乐魂”所出的作品个个是精品!

  半年后,“乐魂”已经开始接欧美的音乐定单,我的工作陡然加重。独立创作一整套歌舞剧的音乐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在一般的工作室都是由多个加盟的作曲家共同完成。创造这样的音乐不但要优美,还要有各种时代因素和不同的民族特色,这对只听过两年音乐理论知识的我形成了真正的压力,我不得不找陶叔叔让他给我想办法弄音乐学院的旁听证临阵磨枪!

  陶叔叔已经开始筹备将工作室扩展成为音乐制作公司,网罗音乐学院有才华的作曲系学生和一些独立的作曲家加盟,并开始组建未来公司自己的乐队。我在办公室找到他时他正忙得不可开交,说了我的事情他一摆手告诉我:“找若兰的母亲办去!最近有几个作曲家加盟我可以让他们帮你作一部分,但主曲和最后的协调部分得你来完成!”

  今天是星期四,昨天若兰才和我见过面今天我却要跑到她们学校去,我决定先不给她打电话给她个惊喜!

  这是我第二次来音乐学院,虽然上次引起了轰动,不过当时没几个人见过我,而且,隔了这么长时间经过若兰的改造我的形象已经和以前大有不同,当时见过我的人现在恐怕也认不出来!找到若兰的寝室,里面只有一个带眼镜的女孩在听CD,我在她面前晃了半天她才注意到我“你找谁?”

  “你好,我找席若兰,知道她去那儿了么?”

  女孩看着我一笑“每天来找若兰的男生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还不算没事在窗户下面唱歌、弹琴的,你怎么能这么轻松的进来,楼下的阿姨没拦你吗?”

  “哈!是吗?不过楼下门卫室里没人,看来我的运气不错!”我一笑,心中却暗自得意,不知那些家伙知道我是若兰的男朋友心里会怎么想,不会跑来一群人和我决斗吧!

  “你是第一次来吧?以前没见过你。不过,其他男生听说或看到有别的男生来找若兰都脸色发绿,你倒还能笑嘻嘻的!”

  “有什么好奇怪的,若兰这样的女孩没人排着队追才奇怪呢!”

  女孩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是若兰的亲戚吧?如果不是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若兰的面前只叫她的名字,若兰平时待人很和气,但男生要是稍有过分她的眼神可是会冻死人的!”

  “嘿,我还真没见过呢!谢谢你的提醒,我叫冬余,能告诉我在那儿能找到她吗?”

  “我叫郝冬晖!”女孩看了看表“她现在应该在练琴室,不过,也可能在体育馆,今天我们学校和别的学校有篮球比赛,好象有她认识的人!”

  犹豫了一下,她忽然站起来说:“算了!反正我也想去体育馆转转,我带你去,可若兰要是不在那儿,你就得自己去练琴室找喽!”

  我赶紧道谢,随她走出寝室。

  一路上我问郝东晖是那个学校和他们比赛,她说是中央戏剧学院。难怪,象他们这样的艺术院校在体育上是根本无法和其他高校竞争的,只能艺术院校之间自己比比玩儿。

  还没到体育馆我就已经感觉到若兰肯定在那里,来到体育馆的大门前我已经分辨出若兰的位置,她和几个女生坐在应该是自己学校球队方向的看台上,前后左右还围着几个男生不断的在向她们这几个女生献殷勤。我走进体育馆正好远远的迎面看到她,但她应该看不清我,我指着若兰的方向轻轻的对郝东晖说:“若兰在那里,麻烦你告诉她说‘冬余找她’我就不过去了,行吗?”

  郝东晖看了我一眼:“好象还没有那个男生能让若兰来找他的,你慢慢等吧!”转身向看台走去。

  没一会儿,若兰起身从看台上跑下来饶过篮球场向我跑来,一道熟悉的目光狠狠的射在我身上,篮球场里竟是那个浩东在运球,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我。

  “你怎么来了?”若兰来到我面前正好挡住我和浩东之间的视线,不知是因为跑动得激烈还是别的什么,她脸上通红!

  “我有事情找你母亲帮忙!”我微笑着看她。

  “跟我来!”若兰拉起我的手向外走去。

  刚走两步,一阵风声,一颗篮球夹着呼啸向我脑后飞来,我头也不回伸手向后一撑,篮球在空中画了个美妙的弧线落进对面的蓝筐,若兰回头看了一眼捶了我一下“你扔进我们学校的蓝筐里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