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854 2003.04.28 19:32

    艾丽斯的父亲走后,疯够了的我和艾丽斯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那台电脑上。摆弄这台平时只能在书上看到的神奇家伙还真让我兴奋,用十天学会了它的一些基本操作我便开始用它在网络上到处转。艾丽斯对这东西并不新奇,在她家里父母都有自己的私人电脑,虽然她在家里待得时间不多,但摆弄起电脑她还是比我熟练得多。那时的电脑还主要是用DOS命令,上网用Windows3.2,网站也不象现在一样五花八门,而且速度奇慢,不过就算这样也让我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用半个月时间翻烂了艾丽斯父亲带来的所有有关电脑的书,我开始满世界的转悠找这些相关的东西,书店成了我每天必到的地方,艾丽斯当然也是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书店的营业员都已经认识了我们,不过有些奇怪:一个中国男孩儿和一个外国女孩儿天天到书店来报到,却尽翻一些连她们都看不懂的电脑书籍,又从来不买。其实艾丽斯要掏钱给我买,但我不肯,每天出来过了吃饭时间都是艾丽斯花钱买吃的,这已经让我小小的男子汉自尊心很受打击,再让她掏钱买书我是说什么也不答应。艾丽斯“看”到我的想法一直是嗤之以鼻,但我非常坚决,而且她也知道我只要将那些书翻一遍就会囫囵吞枣的记住再慢慢理解,也就不在坚持。

  我天天去书店是怕书店有什么新进的书在我没看到前就被卖掉,艾丽斯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只看不买,时间长了自然会有人不耐烦,但艾丽斯扬着天使般的小脸儿“叔叔、阿姨”的乱嗲一通,所有人就都是一脸笑容了!后来我们要是有一天没去,竟会有人想我们,我们在书店里还不时的有叔叔、阿姨们塞来水果和零食,而且新近来的电脑书都会被悄悄的留下一本等我们看完了才往外卖,有张可爱的脸蛋儿还真是吃香!

  书可以赖着看,但软件却没法赖着用!两个月下来我塞了满脑子的理论知识,电脑里原本装的一些软件也摸得滚瓜烂熟,可书里说得那些新软件却更让我心痒难熬。艾丽斯当然明白我想什么,时不时拉我去逛电脑一条街。我尽量抵抗那些软件对我的诱惑,但实在逃不过艾丽斯的眼睛,于是艾丽斯便经常买一些这样那样的软件说是自己要学,其实我明白她对这些根本没兴趣。

  上中学以后艾丽斯虽然还是经常让我背她,但也不象以前整天赖在我身上。现在却是我没事经常问她累不累要不要我背,其实我也知道以艾丽斯现在的体质就算跑上个五千米都不会怎么喘,但她花钱我心里总是不安,总想找事情补偿,可我一冒出这样的想法,艾丽斯就会在我肚子上来一拳,后来艾丽斯干脆往我身上一骑,坐着她的专用坐骑逛大街!

  我学会的东西当然要教给艾丽斯,虽然艾丽斯很多时候都是被我逼着学,但我会将我学的东西尽量精简,而且在心灵相通下艾丽斯也学得不是很辛苦。可艾丽斯还是认为玩儿才是天下第一重要,每次拉她学习她都会撅半天的嘴。看来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中国教育思想还真是根深蒂固,不过谁让我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里看多了世态炎凉,晓得自己不努力没人会帮你。艾丽斯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奇迹,而奇迹早晚是要消失的!

  又过了半年,我已经可以随意的修改或编辑自己需要的软件,电脑在我眼里象透明一般,再无神秘可言。

  ※※※

  艾丽斯的病好得出人意料的快,她到中国来只一年多一点已经痊愈,完美的心脏一点也看不出来先天性心脏病的痕迹,以前作手术的痕迹也消失无踪。经脉治疗法的好处就是自愈能力极强,肌体的自我完善能力是其他治疗方法所不能比拟的,用句俗话说:治好了连疤都不留!

  我一直没告诉她是因为我要给她打通任督二脉,而这之前她必须不断补气润脉的药物,若被她知道自己的病已经好了恐怕会立刻拒绝再吃那些难吃的汤药。反正她现在虽通医理却还不会内视,虽然还是抱怨汤药难喝倒是还乖乖的按时服用。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艾丽斯体内的真气也越来越浑厚终于具备了打通经脉的条件……

  通脉需要绝对安静的地方,这在城市里几乎不可能找到。我和艾丽斯悄悄坐车来到郊外的旅游区爬到山里找到一个碎石洞,我用石头封住洞口,并检查了一下洞里有没有蛇虫之类的东西。其实离城市很近的地方不会有什么大型野兽,松鼠、野兔在我用真气护住我们全身时不会造成麻烦。医院里几个危重病号被我用真气护住经脉几天不扎针也不会有危险,我选的是大礼拜,学校和孤儿院一两天看不到我们的人影也不会觉得怎样。因为我和艾丽斯整天到处跑艾丽斯的母亲偶尔找不到我们也不会太担心,而且她也知道艾丽斯和我学武的事,虽不知道有多厉害,但遇到麻烦溜掉肯定没问题。

  在我小心翼翼下,通脉没遇到多大麻烦,只是艾丽斯运行完周天时醒来惊喜的尖叫差点震塌结构松散的页岩山洞。从此艾丽斯的真气自然流动,不必刻意练功真气也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以后只要多练习真气的运用,体会真气与自然界的互映关系,我还顺便教她背了《道德经》,能否达到天人合一就要看她的悟性和机遇了。

  我告诉艾丽斯她的病已经治好,不用再待在医院里喝那些难喝的药,前一刻还在兴高采烈的艾丽斯却立刻沉默下来。在回去的路上平时一向唧唧喳喳的艾丽斯出奇的安静,在我背上一声不出,直到快到孤儿院门口才拍拍我的头说:“不许告诉我妈妈。”

  从那以后艾丽斯再不肯学习,整天拉着我到处去玩儿,却每天按时回来吃药,那些难喝的汤药被她二话不说就一口灌到肚子里。但不管怎么玩闹她都很少看我的眼睛,不让我知道她的想法。时间一长我还是明白了,她病好就等于要离开,她不愿离开我所以装做和以前一样。其实我又怎么舍得她走,自然不再出声陪着她四处的疯!

  又是一个冬天到来,艾丽斯过十岁生日,我十一岁。艾丽斯的父亲从美国跑来给她过生日,并说明天带艾丽斯去医院总院作检查,如果艾丽斯的病好了这将是她最好的生日礼物。正拿着父亲送的礼物高兴的艾丽斯忽然小嘴一扁放声大哭,我也再高兴不起来。艾丽斯的父亲一脸的莫名其妙,她母亲到是有些恍悟。

  虽然艾丽斯百般耍赖,但还是被她父母带去医院检查,不用看他们惊喜的脸我也知道检查的结果。艾丽斯要走了……

  他们用两天收拾行李,将所有的书和电脑留给了我,并为我买了很多衣服和吃的。艾丽斯的父亲给孤儿院捐了一百万美元,并给我开了个户头存了十万美元交给孤儿院院长,如果我能考上大学这就是我的学费,如果考不上就是我的就业基金,这些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艾丽斯哭闹了一阵,知道无法改变什么也就安静了下来,直到我和看在钱的份上前来相送的孤儿院院长送他们去机场都很少说话。快进安检时艾丽斯拿出一个小小的指环给我,我掏出一个用拣酒瓶换来的钱买的小链子,坠子是我用五根长长的银针编的圆形小网,她接过来戴在脖子上,然后盯着我的眼睛,忽然用中文大声的喊:“冬余你给我听着,我长大以后要回来作你的女朋友!你要是敢给我勾三搭四,我就要你好看!”

  说完转身跑进了安检门,“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勾三搭四这样的词!” 我的眼睛一阵模糊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