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冬之无名 边界 3215 2003.05.27 17:50

    有了决定,我不再为这件事心烦。得道成仙!我可没什么兴趣,谁爱玩儿谁玩儿去吧!

  问起卢倩今天的袭击事件,卢倩说是她家出师的外姓子弟,不知怎样听说了十二生肖功法的事,已经来讨要多次,态度越来越恶劣。但今天出现的那个应该是日本忍者的家伙,让我觉得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而且那些要东西的大汉好象不知道那个日本人的存在,那个日本人不作忍者打扮,恐怕也是不想暴露自己外国人的身份。其实我自己也有点奇怪,为什么就认定他是日本人呢?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是!

  卢倩一直不提她的父母,开始我不觉得怎样,后来觉得奇怪,又不好多问了!

  吃完饭天已经黑了,我送若兰回学校,卢倩当然是那种不用我担心自己一个人回家的女孩。

  一路上我和若兰都很少说话,若兰挽着我的手轻轻的偎在我的肩膀上。我们走进音乐学院校园,远远看到她们寝室却都不想这样分开,于是我们又走了出来围着他们学校兜圈子。

  五月初的北京已经很暖和,路边的桃花开得满树如雪,随意的走着,我说些小时侯有的没有的趣事逗得若兰不时发出两声“咯咯”的轻笑。将近十点,若兰的寝室快关门了我们才往回走。快到寝室门口时,若兰忽然停下。

  “刚才……嗯!”若兰说话有些犹豫,脸没来由的红了起来。

  “什么?”我有些奇怪的问,若兰的脸更红了!

  “嗯……我听小倩说……说,好象就算全部参透了那个什么十二生肖图也可以……”

  若兰的脖子都红了。

  “可以什么?”我还是有点莫名其妙,咦?卢倩的话忽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的眼睛一亮“好象是……也可以娶你作老婆!”

  “去你的!”若兰捶了我一拳“谁说要嫁给你……”

  不等她说完,我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吻住了她火热的双唇!

  离开音乐学院时我的心情不知有多么轻松,本来我做好打算,就算废掉我的武功我也要阻止自己向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方向发展,虽然失去多年的修炼还是会让我非常遗憾,但我更不愿失去若兰她们。也许只是在小时侯,我还不太懂事时吃过一点苦头,长大后我的自身能力都是在自我增强,并没有那种为了提高能力吃尽千辛万苦的感觉,所以我对自身的本领也没太在意。而且我还是个不太喜欢出风头的人,从小到大我几乎很少用到武功,失去了也不会觉得怎样。而且就算没有真气好象也不会影响我的精神力,雪崩那次我耗尽了真气,精神却可以异常的增长!我想凭我在音乐方面的才能,和我爱的人们安静丰足的过完平凡的一生,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但现在只要过了卢家的一关,我好象就不必失去武功,这当然让我更加高兴,而且卢老似乎不是个很难说话的人,至于小丫头卢倩,大不了我想办法让她也学会那些十二生肖里的东西,让她自己去作那个什么家主!

  城市里我当然不敢施展轻身术飞檐走壁的跑,可我没骑自行车来又不想坐车,只好加快脚步往回走,按我现在的速度回到学校恐怕也得半夜两、三点钟,不过,反正我也是个没有白天黑夜的人。

  穿过一片公园,我忽然兴起,掠上树梢脚下点着树叶飞奔,我提升精神注意着周围人的活动,在别人的视线捕捉到我的身影前,逸出他们的视野。

  忽然,一丝不安从我的心头略过,那是一种危险的感觉,但好象并不是针对我,否则我的感觉会更强烈。我停下来放开全部的精神,方圆几千米内的一切活动映在我的心头,没什么可疑的事情!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半,大部分人进入了梦乡,不过还是有很多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有一家商店正在被小偷橇开;几群人在不远处的楼里赌博;几个人在远处的一个巷子里打架;两个无赖在一个小巷里调戏一个单身夜行的女子,不过,不用我管,四个巡警马上就要从拐角出现在他们眼前!其它的人生百态没什么可让我留意的地方。

  若兰有危险!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会的,我又马上否定了这个念头。如果若兰真的有危险,我的感觉会比自己有危险更强烈!那会是谁呢?……卢老!我跳起来向回跑去,这个想法一从我心中掠过就立刻被确定下来,因为我一想到卢老,危险的感觉马上变得很强烈!

  我将自己变成夜间的幽灵,鼠和兔的功法在我的体内飞快的运行,马和猴的奔、纵术,让街道上的路灯和电线成了我飞驰的落脚点,也许我可以用龙的功法直接在空中飞翔,但那套功法太精妙,我还不熟,虽然它也在我的身体里运转不休,但真正想要飞起来还得有意识的加强一些行功路线,现在也不是实验的好机会,而且,虽然感觉它应该不是什么仙术,我还是有点排斥它!

  我一路行来用了一个多小时,回去时却还不到十分钟。进入卢老家的街区,危险的感觉越发强烈,我停下来伏在一个四合院的屋顶上,放出精神力感应周围的环境。一、二、三、四、五……十二个货真价实的忍者,四个在街区外围警戒,如果我不是从空中掠过来而且鼠兔功法运行不息恐怕已被发现!另外八个组成一个奇怪的阵势围住卢老家的宅院,似乎是八卦阵,但又不象,所有的忍者伏在暗中等待着什么。

  白天的经历让我知道这些家伙有一定的精神力,我将精神融合到周围的环境中,若有若无的观察着他们。中间的八个显然是高手,其中有两个几乎和卢老差不多,比白天的那个家伙强一些,剩下的也和白天的那个差不多。警戒的四个就不怎么样了,精神力和真气都很弱,只比白天的大汉们强上一点。里面的家伙我不敢轻易探测,怕引起他们的警觉,外面的我就不必客气了!

  我的精神围着一个缩在树上警戒的家伙转了两圈,这家伙毫无察觉。他身上带着一长一短两把刀和一些零零碎碎的暗器,不是说忍者只带一把刀吗?这家伙怎么带了两把,看来是个没入行的杂碎!咦?他还有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我将精神力渗入到他的身体里观察他的运功方式,他的行气路线怎么和鼠的功法有点象?难道说……

  先不去想了!这家伙功夫虽然一般,但要加上把手枪,危险就很大了!可怎么能毫不惊动别人的制伏他呢?悄悄摸过去弄晕他,我虽然作得到,不过,他现在处在鼠的状态下警戒四周,弄晕他之前很难保证他不发出一点声音。如果是一般人就算有一点声音也不会怎么察觉,但现在周围是一群全神戒备的忍者,一丝不寻常的异动都会让他们警觉!

  里面的那几个家伙不知道身上有没有带枪,论功夫我还没将这些忍者放在眼里,但我好象还没练到快过子弹或子弹打不透的地步。不过,书上写的有些本事的人都不屑于用手枪这样的东西,但愿那些家伙是这种自以为是的笨蛋!

  不管里面的人怎样,总得先把外面知道有枪的家伙解决掉。我左右盘算着,忽然,想起我运用龙的功法时产生的那些真气,如果那真气真的能自如的控制自然力,那我不是不用靠近他就可以将他解决掉!

  我缓缓的将真气注入到龙的功法中提到的那些看不见的经脉中,我用一部分真气将自己吸附在屋顶上,当然是怕自己不知不觉中浮起来,那可是很好的枪靶子!我的一些真气慢慢的形成透明的状态,我用精神牵引着它们逸出体外,如我所想,它们立刻和天地间的能量融为一体,我真的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控制这种庞大的能量。

  我将能量分成几丝,锁定在离我最近的一个外围忍者全身各要害处,却不敢随便乱动!现在我可以随时将他弄死或弄晕,但他蹲在树上,一晕过去就会失去平衡掉下来。

  我将能量形成一条条的丝把那个家伙和他靠着的树干缠在一起,当然现在还不敢收紧。这家伙有够笨,一点都没有察觉,看来他和我的实力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做好了准备工作,我凝气成针一下刺在他的脑后大穴上,没等他的身体颤抖,我布好的气劲截断了他四肢的经脉,他全身僵硬的被我捆在树干上。我没有要他的命,但就算有高手救治,他下半辈子也是个半痴呆,否则就是一辈子植物人的命运!当时并没有想过,其实这比杀了他还要残忍,不过就算想到了,我也不会手软。对这些知道别人有好东西就想偷想抢的日本杂碎,我一点同情心都欠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