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冬之无名 边界 3021 2003.05.29 13:04

    虽然将这些家伙变成植物人我不觉得怎样,但直接切掉他一根手指却让我一阵心怵,弄得人昏迷不醒和残人肢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压下心头的恶心,拣起那根手指,在放开腾本雄一的时候他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痴。我来到屋外纵身上房,将房顶和街区四周的忍者拎回到卢老家的院子里,又给卢老和卢倩加强了一些真气,然后运起十二生肖的功法腾空而起,向腾本雄一说的那条街飞掠而去……

  给卢老和卢倩注射了疫苗,他们体内的毒素立刻缓解,我在腾本雄一的保险柜里又找到了三枚这样的毒气弹和相关的说明书,原来这种毒气普通人吸入少许就会在十几分钟内毙命,数小时后毒气会在空气中分解,消失无踪,死去的人也象心肌梗塞般正常死亡。我还在保险柜里找到了许多文件和光盘资料,其中有很多盗取或收买政府官员所获得的中国经济、军事方面的情报,还有几捆人民币和其它外币!资料里显示:这是一个日本右翼组织,专门搜集亚洲各国的经济、军事情报。组织全名叫“大东亚共荣社”,对外只叫“共荣社”(当然了!否则还不成过街老鼠!),而且有日本军方背景!

  院中用真气裹着的“足球”被我射到高空中爆开,反正等毒气落地早被分解干净。剩下的东西我却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处理,保险箱里的东西被我搜刮一空,我当时觉得这些东西决不能留在日本人手里,带出来后却又不知该拿它们怎么办,而且边老家躺了一地的人我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半点,再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我就算一次夹两个往外扔也得费一阵工夫,还不能扔得太近!

  我正在想,这些小日本怎么不给自己准备些化尸粉什么的时候,卢老醒了!在给卢老讲述的时候,卢倩也悠悠醒来。听完事情的经过,卢老沉默不语,卢倩却走出去对那些忍者一人踢了一脚,清脆的骨折声不断传来,小丫头下手还真够狠的!

  “卢老,总不能一直让这些家伙躺在那里,还有这些文件、钱和毒气,您看该怎么办?”我将烦恼丢给卢老,他那么大岁数处世经验比我丰富,我操心个什么劲儿?

  “别的我不管,把毒气给我!还有,他们的窝具体位置在那儿?”卢倩从屋外走进来,一脸的煞气!

  “小倩!你先不要胡闹。”卢老瞪了卢倩一眼,回头对我说:“你有没有看到他们开车来?”

  “没有!”对啊!这些家伙不能穿者忍者服一直从总部跑过来吧!“不过,还有个活口可以问!”

  我拎过最后一个还没被我弄废的家伙,拍醒他。没心情和他废话,直接进入深度催眠,问我想要知道的东西……

  放开瘫做一团的家伙,我回身从院里的一个忍者身上搜出车钥匙。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我不会开车!将忍者身上所有的零碎搜出来摆成一堆的卢倩,一把从我手里抢过钥匙,撇了一下嘴拉开院门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巷子里传来汽车驶来的声音。没看出来,这个才十五岁的小丫头竟会开车!

  这是一辆中型的面包车,玻璃都做过反光处理,从外面看不到车里面。我将一地的忍者一个个扔进车里,卢老走过来说:“将这些东西包在一起,和他们一块儿送到公安部去,但别让人发现你们。”

  “我的战利品谁也不给!”卢倩跳下车指着地上她搜出的那一堆。

  “卢老,经过这件事,你们还是搬家吧!还有个养伤的小日本没来,他肯定会知道同伴出事了,明里我们不怕他们,但象今天这样暗箭伤人可防不胜防!那些日本人的钱也不用客气,就当是他们赔给您的搬家费!”我接过卢老递过来的文件和毒气,那包成一大包的钱劝卢老收下。

  “这个回头再说,钱我不想留下,你都带走。”卢老对那些钱一点都没兴趣。

  “我要!”卢倩一把抱住那包钱“我早就在这地方住腻了,爷爷,冬大哥说得对,我们换个地方吧!”

  这小丫头白天还对我横眉立目的,这会儿却叫起大哥来!

  卢老看了看卢倩,露出疼爱的神色“好吧!你们早去早回。”

  看得出卢老舍不得老房子,但这次差点连孙女一起遭了暗算,让他也觉得不得不防!

  凌晨三点半,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我和卢倩开车来到公安部附近。停下车,卢倩眼珠一转。

  “这样就交出去,太便宜他们了!”

  “喂!你又想搞什么?他们已经都成废人了!”看到卢倩爬到后面拔出匕首,我吓了一跳。

  “给他们留点记号!”卢倩已经在一个家伙的脸上划了起来。

  我赶紧来爬过去,卢倩已经开始对第二个动手。我看见第一个人的脸上鲜血淋漓,左边脸上被刺了个“倭”字,右边脸上刺了个“奴”字。虽然觉得小丫头手够狠的,不过我的心里也大叫“痛快!”

  看看流这点血,这些家伙还死不了,我也就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着卢倩表演。卢倩回头看我一脸赞同的样子,“嘻嘻”一笑,玩儿得更起劲儿了,后来的几个家伙不但脸上刺了字,还被她在脑门上刺了个乌龟!

  远处天边的启明星已经升起,我检查了一下车内外,所有我们可能留下痕迹的地方被我用真气抹过,那可比抹布更干净,连气味都被消除掉。

  “玩儿够没?天快亮了!”我拍拍还在兴高采烈画乌龟的卢倩。

  “最后一个,嘿!我发现我是画画天才,再多来几个练习的就好了!”卢倩洋洋自得的回答,我探头过去,小学二年级的涂鸦作品让我拼命忍着一肚子的乐!幸好这些家伙不会再醒来,否则,看到镜子恐怕立刻就会把自己浸到马桶里淹死!

  我和卢倩在离公安部不远的地方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打到公安部的值班室,卢倩粗着嗓子说外面街角有辆面包车他们会感兴趣!没多久冲出一群穿着防弹衣,戴着防弹头盔,举着防爆盾牌的警察围住了面包车,周围的街道也被警察封锁。我和卢倩在不远处的楼顶上对视一眼,原来他们以为车里装的是炸弹!

  回到卢老家天已经亮了,想着这刺激的一天一夜我不禁有些好笑。这几十个小时,我见识到千年的武林世家,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忍者;学到了会飞的高深武功;作了侠客;又作了小偷;还暴光了一个有日本军部背景的间谍组织!

  其实我不知道,这件事对政府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天亮没多久,国家安全局的人和警察包围了日裔俱乐部,拘留了里面所有的人。两小时后日本大使馆提出抗议,外交部将得到的部分资料摔在日本鬼子面前,日本人哑口无言。但中国人也为难,本来可以就这次事件沉重打击日本右翼势力,可因为我和卢倩的合作,让那些忍者打扮的小日本变成了见不得光的家伙,昏迷还情有可原,脸上又是刺字,又是刻乌龟,让这些非常有价值的人证立刻变成了废物!这些家伙们要是被外国记者看见,还不马上给你扣上个“侵犯人权”的帽子!日裔俱乐部抓到的那些人,大部分与此事无关,少数“共荣社”的人员也都是外围人员,那个养伤的“共荣社”中国情报组副组长北野村木,早就察觉不妙逃之夭夭。

  现在是中方只有物证,没有人证。抓到的所有受贿官员指正的人,除了一个逃走,剩下的全都满脸花的躺在秘密医疗室里,追日本政府要人,根本是自欺欺人!若逼得太紧,日本政府很可能耍赖,指责中国的证据全都是伪造的。不过,幸好日本人不知道“共荣社”情报员的状况,疑神疑鬼下也不敢轻举妄动,中国政府只好边抽着嘴巴边摩挲,一边敦促日本政府狠狠打击右翼势力,一边表示理解这次事件并非政府行为,只要他们处理得好,不会影响两国的睦邻友好,也不会在国际上让他们太难看!其实又有谁不知道,右翼势力在日本政经界根深蒂固,打掉一个“共荣社”还会有其它的组织冒出来代替它,但现在也只能作到这个地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