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959 2003.04.28 19:34

    之后,我又和王力他们去了几次迪厅,一来二去竟混了个“舞王”的称号,有几个现代舞团体竟要拉我去作教练!开什么玩笑,我去教他们《道德经》和打太极拳么!

  自从有了对音乐的体会,我买了件比较正统的衣服,配了付平光眼镜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成熟一点,然后溜到市艺术学院去旁听音乐课。我刚满十五岁,但也有了1.75米的个子,虽然脸上还有些稚气,混在大学生中到也还不算太显眼。不过这次我却打错了主意,艺术学院的学生都讲究个性化打扮,奇装异服、拉里邋遢,男生们留长发戴耳环的比比皆是,我这样的乖宝宝打扮反倒突出!

  不过幸好我一边念“不要注意我”的咒语,一边将自己的头发揉得象个小鸡窝,解开上衣扣子并将身体缩得皱皱巴巴的才勉强过关。

  音乐的技能和其它的差不多,将音符容入自己的血液形成本能。它更象一门语言,只有七个发音却千变万化,人们通过它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情绪。但乐器却需要常年的练习,熟练的手法也是这语言的一部分。理论课学起来不难,所谓一理通百理明,对音乐的感觉我恐怕也比别人来得更敏锐,可我去那里找地方练习乐器?

  艺术学院的练琴室我是不敢打主意,大课可以混着听听,练琴室却是独立的小屋子,一人一间想不引起注意都不行。

  我陪读的一个女生洪晓菲家里倒是有一架钢琴,只好想办法求她!

  我们现在晚上学习每天只用两个小时,七点半以后各回各家,不过偶尔学习兴趣高,会多学一阵或大家一起出去玩儿。我向洪晓菲提出去她家练钢琴,她倒是答应得很爽快,不过却凑过来嘴唇差点贴在我的脸上问:“你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本事?一起告诉我。”

  “那……那有。”我脸上一红,向后躲了躲,没想到她竟“叽!”的一声笑出来起身大喊“大家快看,老大也会脸红的!”女生们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团,男生们怪叫起哄。

  “什么跟什么啊,我的脸是牛皮做的吗!”我的脸更红了!

  “老大,你现在很象个小男生哎!”另一个女生柳丽丽竟也跟着打趣!

  李冰一把抢过我的书包边翻边叫:“说起来老大,我们还真不知道你到底多大呢!”

  他们翻出我的学生证,王力“哇!”的一声大叫,“有没有搞错?老大你比我还小两岁,亏我叫了你这么长时间老大!”

  一个挺爱学习的男生包健凯张大了嘴:“老大,你的那些学问是在娘肚子里就开始学的么?”

  众人唧唧喳喳乱成一锅粥,我一拍桌子站起来“那一个认为我比你们小就不能作老大,给我站出来说!”

  众人刷的安静下来,王力举手叫道:“没有!”

  过了一会儿,一个叫于艳彤的女生轻声说:“老大发起脾气来还蛮威风的!”

  众人一阵闷笑,李冰将学生证塞回书包,陪着笑递给我“当然,当然,老大嘛!”

  众人哈哈大笑,我一阵泄气也板不住脸跟着笑起来!

  学习结束后我和洪晓菲来到她家,她母亲以前是搞音乐的,本想女儿继承自己的事业,但洪晓菲长相虽然象她,性格却随父亲,有一般女生没有的豪爽,可没耐性!说什么也坐不住钢琴凳子。向母亲说明了我的来意洪晓菲就坐到一边看漫画去了,她母亲倒是对我招呼周到,问我学了几年钢琴,我红着脸说从来没碰过!她母亲一愣才想起我是孤儿不可能接触这样的东西,叹了一口气让我坐到钢琴前指导我一些基本的指法。

  我将钢琴键挨个按了一遍,记住了它们每一个的发音,然后先挑一些简单的曲子在自己的脑海中演练一遍,将手放到钢琴上。第一个曲子奏完,因为手法生硬、不熟很不连贯,而且错了好几个音,第二个曲子就流畅了许多,不知不觉中我弹了四五首在艺术学院老师讲课时弹揍的乐曲。当我停下来时,我看见洪晓菲将漫画书扔在一边趴在钢琴上瞪大眼睛看着我,而她母亲也在另一边半张着嘴毫无长辈风范的望着我。我尴尬的笑了笑,“是……是不是……我弹得太糟糕了?”

  洪晓菲的母亲回过神来,看看我又看看我的手:“呃,嗯,唉!……如果我不是看着你在弹,我决不会相信你是第一次摸钢琴。”

  洪晓菲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对母亲说:“我们老大是百分之百的天才!”

  她母亲叹了口气“我本来从不相信有什么绝对的天才,今天总算看到了,虽然还是有些不信!”

  我脸上发热赶紧叉开话题“您刚才说看着我演奏,就知道我是第一次弹琴这是为什么?”

  “其实你最后弹的两个曲子是很高难的曲目,需要很高超的指法,一般初学者根本无法学习!而你整个弹奏过程中只用了我刚刚教你的初级指法,但你的手指动作极快,竟能维持高难弹奏的连续性,这样的手势在内行眼里自然是一目了然,不过这种事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怪不得我弹最后两个曲子时觉得手指头不够用,恨不得将脚也搬上去!”我抓抓头不好意思的说。

  洪晓菲和她母亲一起笑了起来。

  “先休息一会儿。”她母亲拍拍我和洪晓菲的肩膀示意我们到沙发上去坐,然后转身到厨房端来一盘水果。

  “还有一件事我很奇怪,你既然是初学怎么能不看乐谱就可以弹奏,前两曲你明显是指法不熟所以有弹错的音符,后面几曲竟再找不到一点错误?”给我剥了香蕉和橘子洪晓菲的母亲微笑着问我。

  “妈很偏心喔!”洪晓菲在一旁边剥香蕉边抗议。

  我将手里的香蕉递给她“我,呃,其实不管是什么我只要看一遍或听一遍就会记在脑子里,想忘也忘不掉!”

  “哇!”还没等母亲说什么洪晓菲已经大叫起来“那启不是书上说的‘过目不忘’?

  难怪你会的东西那么多!我再没信心学习啦,再怎么努力也永远赶不上你!“

  “你是给别人学习的么?”洪晓菲的母亲拍了一下她的头,“都十七了还象个小孩子,你没看到冬余有多懂事么?”

  “开什么玩笑?他才是真正的小男生,我今天才知道他才十五!还有,你们把我生成一个笨蛋我还没找你们算帐,竟然打我的头!想让我更笨吗?那你们可得养我一辈子了!”洪晓菲和母亲撒起娇来。

  我眼前一阵模糊,洪晓菲似乎变成了艾丽斯,我的艾丽斯!你现在在那里呢?是否还是那么喜欢和母亲撒娇!

  “不和你罗嗦了!比你小怎么样,能者为师你不服气吗?”洪晓菲的母亲又拍了她一下,回头看我。

  “刚才还是老大,这会儿我又降了一辈儿,变成‘师’了!”洪晓菲揉着脑袋嘟囔。

  “你的音乐理论是在那里学的?”

  “啊?呃,我前一阵混在艺术学院的学生里听了一些课,又在他们的图书馆里看了一些书!”洪晓菲的母亲拉回了我跑掉的“神儿”。

  “喂,老大你还真奸喔!整天不去学校上课原来跑去听大学的课程,那除了艺术学院其它学校你也没少听吧!”洪晓菲还是那么喜欢抢话!

  “倒没听多少,只是在他们图书馆里看书。”我抬头看见墙上的挂钟已经九点半,赶紧站起来“太晚了,我得回去了,呃!我能明天再来么?”

  “非常欢迎,你是个能创造惊喜和奇迹的孩子!”洪晓菲的母亲送我到门口微笑着说。

  “绝对欢迎老大。”洪晓菲从母亲身后探出头冲我做了个鬼脸,表情象极了艾丽斯!

  我差点又是一阵失神,赶紧逃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