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953 2003.04.28 19:31

    九月初,我升初中。那时我十岁,艾丽斯还有一个月过九岁生日。在孤儿院里,只能读完小学,初中要到孤儿院所在的区初中去读。艾丽斯的母亲认为女儿还小,应该留在孤儿院的小学里多和同龄的孩子接触,但艾丽斯的无敌耍赖大法一出,母亲也只得同意,并去学校打了招呼,每周让艾丽斯到她那里学两天美国教材,当然顺便也捎带上我。学校开始还担心我们两边学习会落下课程影响班级成绩,第一次其中考试我和艾丽斯全科满分,学校也就无话可说了。

  新的生活让我和艾丽斯一样觉得新鲜,班级里大部分是十二岁的孩子,艾丽斯最小,我第二。不过虽然还是干瘦的身体,但我的个头并不比其他的同学矮。而且孤儿院的孩子都早熟,心理上我觉得那些十二岁的同学更象长不大的小东西,没比艾丽斯强多少。

  金发蓝眼,小天使一般漂亮的艾丽斯,自然是大家关注的对象,可谁又知道天使的骨子里是个精力过胜的小恶魔加惹祸精。

  天使的脸蛋儿,加上标准流利的中文,没几天艾丽斯就和全班的女生打成一片。男生们也想和艾丽斯亲近,但十二岁的小男生已经有了很强的自尊心,主动和女生说话被认为是很丢脸的事,所以他们吸引女生注意的方式就只剩下了恶作剧。可是他们忘了,(应该是还没有体会,所以不知道。)恶作剧是恶魔的专利!

  小男生的恶作剧拙劣得很,无非是贴贴纸条,拿些女生害怕的小昆虫吓得她们哇哇叫,他们倒是不敢直接针对艾丽斯,只是时常搞得围在艾丽斯身边的女生们鸡飞狗跳。

  不过他们并没有高兴多长时间,一次,一个男生用条毛毛虫将一个和艾丽斯比较要好的女生吓得大哭,艾丽斯跳起来抓着那条可怜的虫子追上那个男生,一个脚拌将他撂倒,骑在他身上硬是将虫子塞进了他的嘴里!自此艾丽斯成了众女生们的保护神,俨然以小女侠自居。不过她倒是也有作女侠的本钱,若是那个男生犯到她手里,首先是来一番肉体折磨,那些小男生不要说打不过她,就是能打过也不敢打,打女生是很丢人的,打不过更丢人,还不如装作不肯还手得好,这样艾丽斯还不会打的太狠。接下来是精神折磨,谁说男生就不怕那些毛茸茸的小东西,瞪着眼睛用小树枝去抓,大部分男生都不会觉得怎样,可如果伸手去书桌里拿书却抓到满手软腻腻的蠕动,恐怕谁都会跳起来大叫。而且,铅笔盒里爬出个黑黑的大蜘蛛;书包里钻出几只蝼蛄等等……,男生的惊叫也开始此起彼伏!到后来书桌被纸糊住,伸手进去竟会飞出几只苦大仇深的活蜜蜂!于是,惊叫变成惨叫。

  只半个学期,已经没人再敢招惹艾丽斯和她身边的女生。老师也拿她没有办法,一是被整的男生大多觉得丢脸很少“报官”,艾丽斯也不会在老师面前“下手”,偶有 “涉案”面对满脸天真无辜的艾丽斯老师也不忍深说。再者初中已经开设英语课,有艾丽斯没事叽叽呱呱的说些英语,一个学期下来,班里的好些同学竟能用简单的英语对话和她交流,全班的英语成绩也是年级里最高的,老师自然拿她当宝。

  在老师的心目中,学习好的孩子就是好孩子,还能带动其他的同学。虽然“淘气”一些,但想到艾丽斯比其他同学都小三岁,反倒提醒同学们要多让着她!自此艾丽斯更有了横行霸道的本钱。

  拿艾丽斯无可奈何,很多人开始看我这个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转的家伙不顺眼。(我比窦娥还冤!事实正好相反,可谁又会信。艾丽斯平时对我撒娇、耍赖全都是说英语,连英语老师都听不懂,别人更是星角叉的莫名其妙。)所有的男生都认为,我能离艾丽斯这么近而又不会被她整,是因为我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们忘了,艾丽斯的汉语不比任何人差,完全没有交流方面的障碍。)爱学习的,就拼命练习口语,以期早日在艾丽斯面前孔雀开屏;不爱学习的,就开始在我身边有意无意的制造些 “意外”。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在学校教学楼的走廊里会有人忽然失去平衡向我撞过来,我伸手去扶,发现他们身体里其实留有余力,就算我不扶,他们也不会摔倒;在操场上,总会有忽然打偏的球飞来,伸手接住,竟然是劲道十足。

  我在学校里一直很低调,平时不爱说话,课外活动除非必要很少参加,很多时候都是艾丽斯喜欢热闹硬拉我去。男生们因为艾丽斯的关系,大多对我有些敌意。我也没兴趣和那些虽比我大,但被父母宠得只有满脑子幼稚想法的家伙们多作交往。

  多次“意外”未见功效,终于有人不耐烦,约我到校园外的巷子里。我心里感觉到肯定不会是好事,艾丽斯正和其他的女生正玩儿得不亦乐乎。依以前的我肯定不会去,躲得远远的用“咒语”来解决问题。但我既然要保护别人,不能任由自己遇事就缩的性格这么发展下去,所以我决定,不管等待我的是什么,我都要自己去面对。

  等我的是几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其中有两个家伙居然还叼着烟卷,怎么看都是还没长大的小痞子预备队。

  一个看起来比较大似乎是几个孩子的头头的家伙,对我说了几句‘听说你挺牛,兄弟们想认识认识你……’之类没营养的废话。见我没什么动静,另一个过来抓我的领口试探我的反应,我勾住他的手腕转了一圈轻轻一甩,他和路边的一棵树作亲密接触去了。其他人见同伴抱着树便不肯松手(当然,树上的枝杈好好招呼了一下他的小弟弟,他自然四肢颤抖的抱着树“爽”啦!)一起围上来对我抡拳舞脚……。

  “他们在和我闹着玩儿吗?他们为什么会以为这样的动作会打到人呢?”看到这些家伙在我身边手舞足蹈,我心里一阵纳闷儿。他们的动作完全可以用笨拙来形容,身体的平衡极不稳定,似乎精力充沛,很多没必要的力气使得津津有味。如果不是看到他们狰狞的面容感受到他们心里的暴戾之气,我真的会以为他们只是想和我开开玩笑。

  我晃着身体躲闪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他们根本不会打架!象他们这样的家伙,平时成群结伙仗着人多欺负弱小,再加上下手比较狠,一般的孩子们确实挺怕他们。但在我这个研究过很多劲的技巧的人眼里,他们简直是手脚乱摆的乌龟!不,连乌龟都不如,乌龟至少还有个沉重稳当的身体,他们只是动作慢得象乌龟。

  打这样的架不会有多大营养价值,但毕竟也算是互动式的,而且最主要是克服了我正面与人为敌时的畏缩心理。

  已经有好几个学生在远处驻足观看,有些大人也从周围的院子里探出头来。不能再玩儿下去了,我可不想太出风头。

  在我的英明领导下两个人面对面拥抱在一起捂着鼻子倒在地上,一个奋不顾身扑过来的家伙被我在空中顺手掉了个方向直挺挺的摔在地上,剩下的那个头头转身就跑,边跑边喊:“你等着,我回去找我哥来……。

  逃走的家伙后来带了两个十七八岁的小痞子在放学路上堵我,艾丽斯跃跃欲试的想要伸手,却被我按住。开始小痞子听说我只有十岁,直骂他弟弟没用。被我一人摔了四五个跟头后,其中一个恼羞成怒捡起一块砖头,刚举起来就被我一脚抹掉了一半,连艾丽斯都只看清我收脚时的动作。小痞子愣愣的看着手里的半块砖头,往地上一扔,带着弟弟转身消失。想想我曾经被这样的家伙修理得惨兮兮的,真冤!

  打架的后遗症是:男生看我的眼神里除了嫉恨还多了些害怕;我身边的“意外”从此消失;有些同学开始巴结我;艾丽斯整天缠着我教她踢断砖头的方法。我只教过艾丽斯太极,至于长拳、腿法,太刚猛不敢让她学,否则,肯定惹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