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冬之无名 边界 3330 2003.04.28 19:26

    我已经不再满足于只在自己的身上扎来扎去。我不知道是应该后怕,还是庆幸自己第一次给别人扎针便有一口吃个胖子的想法。

  小胖是我隔壁床的一个孩子,比我大一岁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岁多被送进孤儿院时医生说他活不过三岁,但蟑螂一样顽强的生命力让他一直撑到了现在。他非常能吃,却又不能多作活动,所以才七岁半已经变成了一个滴溜圆的小胖子。最近,本来睡觉和我有的拼的小胖开始半夜里无意识的呻吟,我当时并不知道先天性心脏病是什么玩意儿,但知道他哼哼肯定是身体里不舒服。一天深夜,我终于拿起针来到他的床边。

  第一次给别人扎针我心里相当紧张,那时我觉得自己的胆子还是像兔子一样小。我知道这些针扎在自己身上不疼,但万一扎在别人身上却很疼怎么办,小胖醒来看见我拿针扎他一定会胖揍我一顿,就算他不怎么能活动,只要往我身上一趴我没准儿就成了一张烧饼。

  犹豫再三,好奇心还是让我鼓起了勇气,我轻轻的拿起他的一只手臂,找到一个舒缓疼痛的穴位小心的扎下去并做好了撒腿就跑的准备。

  小胖没什么反应,但哼哼声却明显减轻了。第一次的成功让我立刻信心十足,我开始找他身上其他的穴位一针针的扎下去。扎了几针我发现了一个难题:小胖太胖了!除了关节他全身上下都是圆滚滚的,相比在自己干瘦身体上的经验,我很难找准他的穴位。

  我围着小胖的床转了好几圈儿,忽然想起摸索自己手臂穴位时的经验。我再次抓起他的手臂将针刺入,闭上眼睛全心体会手指上的感觉。

  银针刺破皮肤穿过小胖厚厚的脂肪,我“看”见了脂肪下的几丝可怜的肌肉。咦!我真的能“看”见!我心中一震睁开眼睛,脑中的景象消失。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插在小胖肉里的银针,我闭上眼睛继续将针向里推去。小胖针下的肌体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次我发现当我集中精力想要探测小胖的身体时,我的指尖就会透出一丝我体内经脉中流动的那种气沿着银针浸入小胖的体内,而那丝气在小胖身体里所经过的地方都会清晰地映在我的脑海中。

  原来我身体里那些经脉中的气是可以控制的,这一发现让我非常兴奋。我试着将更多的气送到小胖的体内,开始时那些气并不是很听话,我想使劲往里灌它却忽然断掉,当我要放弃时它却又前进了一大截。渐渐的我发现如果想要自如的控制它就不能强求不能急噪,我灵机一动开始默背《道德经》。随着《道德经》将我的精神提升到那种奇妙的状态下小胖的整个身体象透明一般,我想要看他的肌肉,他便象被剥光了皮将红红的肉展现在我的眼前;想看他的血管,他就象一个用粗粗细细的红线编织成的人;想看骨头,他就是——骨架……。说起来这情景挺恐怖的,但道德经让我淡化了所有的情绪。

  我终于看到了小胖的经脉,天那!那是经脉吗?如果说我的经脉有手腕粗,那他的经脉简直就是根筷子。经脉中的气,流动得比血液还慢;全身根本没有形成整体的循环,有些经脉甚至莫名其妙的消失在骨骼、血液中;丹田根本没有旋涡只是一个混在一起蠕动的小小气团;檀中和眉心连气团都没有几条经脉相安无事的交叉而过。

  毫无经验,只听着他哼哼的我左翻右找实在看不出他身上那里不舒服。我当初的想法是觉得自己很健康,只要找出他身体里和我不一样的地方用书上的方法让他变得和我一样,就会将他治好了。现在看来这简直是开玩笑,不要说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太多,就算我想将他变得和我一样,书上也没教过我怎么做。

  正在我抓耳挠腮的时候,忽然想起,有一次小胖和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在院里的沙地上玩儿摔交,老师却跑过来拉开了那个孩子并告诉他以后不要和小胖这样玩儿,说什么小胖的心不好。我和其他的孩子们都以为老师是在说小胖心眼儿不好(坏!因为他贪吃,全孤儿院年龄相近的孩子中他最胖。)着实嘲笑了他一翻。不过现在想来心眼儿好不好和摔交好象没多大关系,不管了!先到他的心那儿去看看吧。

  我将自己游遍小胖全身的气集中在他的心脏附近,小胖的心脏在我的脑海中放大出来。

  就算没看过那些医书我也能看得出来,小胖的心脏很糟糕。在我的心脏里数条或青或红的细细经脉顺着血管延伸进来合成短短的一条,散出无数的小支均匀的在心脏中形成一个小小的旋涡,书上说这是心脉,那个小旋涡叫心坎穴,是个轻易碰不得的死穴。

  而小胖心脏中的经脉简直是乱成一团,心脉宽窄扭曲严重畸形,散出的小枝除了靠近心坎穴中心的一些还勉强维持着螺旋的形状,其他完全是毫无规律的七枝八叉。

  这样的先天性心脉畸形《颜氏针法》中到是有治疗的方法:先从四肢耳鼻开始每日施针刺激一些小穴道,加强相关的脉气;一至两年后每月施针三次刺激身上的几处大穴冲击心脉,拓宽并锻炼心脉的承受能力;再一年后心脉恢复正常,测好血脉运行规律在特定的时辰里一针刺入心坎激活心坎穴的运行规律。此后调养数月,病愈去根。这在《颜氏针法》中已属极高深的医术,尤其是最后一针若非经验极其丰富、认穴奇准的针术高手十有八九会将人扎死。(后来我才知道,先天性心脏病在西医世界也是一大难题,完全治愈率不到万分之一)

  而在我背的那本《无名医书》中,这样的病却只在通病篇中有一段寥寥数语的治法:每七日一次每次治疗时先分出数条真气,护住病者心肺,包住心脉,梳理心脉余支,刺激周围大穴拓宽心脉,施术完毕第一次留七日真气护住心脉,第二次留六日真气、第三次留五日……依次类推,四十九日后以银针刺活心坎,病愈。但前提是治病之人须本身真气极强并控制自如,通医理且精通针灸术、内视之术。

  用三年来治这病我肯定是没那个耐心的,至于《无名医书》上的方法……,针灸我道是会,但真气和内视之术又是什么玩意儿?那本《无名医书》以前虽然会背,但根本不懂。现在看了《皇帝内经》和《颜氏针法》后懂了很多,同时也发现它肯定不全,它的前面应该还有一本教人怎么练习、使用真气和内视之术之类的书,因为《无名医书》上的治疗方法全都是以那些东西为基础。

  我经脉中的气在小胖身体里游走的时候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只要我将一丝气附在他的经脉上就会随着他的经脉流动跑遍他全身,不用象一开始时傻呼呼的用力往里灌。而在我的气附在他经脉上满身乱跑时,他身上有好几处细小的经脉几乎完全堵塞,尤其是四肢。在看不到他身体全貌的情况下,我只好指挥自己的气带着它的脉气往前冲,然后我发现被堵住的其实只是他经脉中的一点或一小段,当他的脉气被我带着冲过去之后就恢复了整体的畅通,那一点或一小段在我的气撤走之后也不会再堵住。而且我还发现我可以将自己的气变成好多样子,可以变成一丝随着他的经脉走;也可以卷成一个筒裹着他的经脉走,虽然我的气和他的经脉都是气的形式,却不会溶在一起。我曾经用自己的气形成一小片截住了小胖手腕上的一条经脉,小胖的手掌和手指立刻变得非常僵硬,吓得我赶紧停止,好一会儿小胖的经脉才恢复流通。

  我停下来想了一会儿,我经脉里的东西是不是真气我不知道,更没人告诉我内视之术是什么玩意儿。但我既然能看道小胖的身体,而我的气似乎也能引导他的气将他的心脉变得和我一样,用针扎他心坎在能看得到的情况下更不会扎错,我应该能治他的病!信心满满下我不知道,其实我忽视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我分出一股脉气,先将他的心脉按照我的心脉的样子裹住,然后用几丝附在他脉气上带着他的脉气向他心脉中那些扭曲变形的地方冲击。并不是很困难,只冲了几下他心脉的形状就被我矫正过来,心脉上的分支也不再乱七八糟。停下来观察一会儿,确定他的心脉真的是按照我矫正后的形状流动不再变形,我拿起针摒住呼吸一针刺在他的心坎正中……

  看着那个完美的旋涡形成,我松了一口气。毕竟是第一次往能要人命的地方扎,我也满紧张的。《颜氏针法》上千叮万嘱又是要求经验丰富,又是要求各种条件才能动的地方也不是很难嘛!还是《无名医书》比较厉害,要么为什么《颜氏针法》最后要贴上《无名医书》中的几页,那几页在无名医书中是最低等的治病方法。

  我又用气在小胖的体内游走了两遍,找到几条堵塞或运行不畅的小经脉帮他疏通开,看看天快亮了便将自己的气收了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