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冬之无名 边界 3077 2003.05.27 17:50

    这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四合院,穿过弄堂是一个十几米见方的天井,西北角种着一棵老槐,东南角窜出几只哨竹,竹子在北京这样的地方很难成活,所以非常少见。

  北屋正房是中间一间客厅,我随老者进入后,忽然被屋中挂的一幅画吸引。那是一幅十二生肖图,中间是一条盘龙,龙的四周围绕着鼠、牛、虎、兔、蛇、马、羊、猴、鸡、狗、猪形成一幅奇怪的图形,我的心神被深深的触动。那幅画并不是按照绘画的构图模式,看起来极不工整,甚至有一点幼稚,但是看上去年代非常久远,而且它似乎牵动着我心中的某些东西,我忘了这是在别人的客厅里,集中精神体会着试图抓住那种感觉。

  渐渐的那幅画在我眼中不再是一幅画,竟成了与人体相对应的一幅经脉运行图,每一个动物都是一个独立的运行方式,但整幅画合起来又是一幅完整的循环轨迹。不知不觉中我的经脉已经在模拟图中的各种运行方式,最后竟真的形成了一个大循环,各种我从来没想过的气劲组合以不可思议的形式表现出来:鼠和兔是潜踪匿迹,其功法用于游击或潜逃无与伦比;牛威猛无寿、无所畏惧,其功集于一点无坚不摧;虎啸傲山林,百兽之王,功法重气势,不战而屈人之兵;蛇是刺杀高手,线走蜿蜒气走螺旋,进防不胜防,退捉摸不定;马是迅疾和耐力,其功法是一整套的轻功长途奔袭术;羊的功法是一套养生之术,其中竟有一种培养和摧发精神力的法门;猴灵活脱跳,其功法是一套极灵动的轻功提纵术,诱敌、惑敌、甚至有些耍弄敌人的味道,可以想象在这样的功法面前,对手一会儿就会心浮气燥、怒火冲天;狗是坚韧不拔、弃而不舍,其功法主要是锻炼六识的敏锐和经脉的承受力;鸡和猪最是奇怪,鸡的功法运行全在头部,竟是一套完整的精神攻击术;而猪的功法却类似鼠和兔一样也是用来潜踪匿迹,不同的是鼠和兔表现的是躲避和隐藏,猪却是融合,其功法运行后呈现富态、祥和之气,竟是一套大隐于市的绝技。

  最后是龙!遨游沧海,腾飞九天,自由自在藐视天下,其功法中竟隐隐透出对抗引力凌空微步的气势,龙的功法运行极其精妙,上面标示的几条经脉竟是我从未听说过的。我将真气运行到图中标示着经脉的地方发现真气莫名其妙的失踪,摧发几次,真气竟从其它的地方冒了出来而且形态被完全改变,原来程青、红色有阴阳之分的真气变得清澈透明,如果不是继续沿着经脉流动根本分辨不出来。

  新的发现让我兴奋不已,那透明的真气形态竟非常象我精神感应到的那种天地间的能量,原来我的自身也能产生那种能量,而且和我的真气一样听话,不象外面的能量难以控制。如果用这样的真气引导和控制外面的能量,因为它们极其相似应该容易得多吧!

  我正要试试,忽然“嘀呖呖……”一阵手机铃声将我惊醒,我身下一空忽悠一下掉了下来,原来不知何时我竟浮在了半空中!

  我这才想起,我还在人家的客厅里!老者坐在左侧的椅子上品着一杯茶,微笑的看着我,他旁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提着个茶盘站在那儿,眼里竟有一丝敌意!咦?

  她是那个保护老人的暗伏者!虽然我当时没看到她的脸,但她的气息还是让我立刻认了出来。

  手机铃声还在响,我赶紧说了声:“对不起!”掏出手机。

  “你在那里?”是若兰打来的电话,我看了一下时间,五点半!我记得我进客厅时刚刚三点多一点,我竟在这里看了两个多小时,老者和小姑娘竟没叫“醒”我!

  “我在……”咦?这是那里?

  “XX街XX胡同!”小姑娘脆生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以她的能力我和若兰的对话当然听得清清楚楚。

  “花心鬼!你电话里怎么有女孩子的声音?”

  “呃……!”

  “一会儿再问你,现在到学校门口来接我!”

  “呃!哎……”

  “嘟嘟……”若兰切断了电话!我尴尬的看了看老者和小姑娘,进到这里来还没和他们说一句话就站在这里看了好长时间,也许他们毕竟是非常之人,竟也一言不发的任我看!

  “你有事就去办吧!我们有缘再见。”老者一笑,小姑娘却“哼”了一声不再看我!我有得罪她么?

  “我叫冬余,是北大的学生,我能再来打扰么?”我向老者躬身施礼问道。

  “随时欢迎,我姓卢,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卢老吧!”老者起身要送,我连说“不敢!”最后是小姑娘将我送出大门。

  “我还有话和你说,我会去找你的!”小姑娘冷冷的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关门!

  我心里一阵纳闷,想了一会儿没个头续。其实我也有很多问题,那些阻击卢老的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外国人?看那家伙的样子似乎是日本人,他的表现类似于电影里演的忍者,却并不蒙面!他们要什么东西?难道是我看到的那幅十二生肖图!可那幅图就挂在客厅上,而且看墙上的痕迹好象挂了很久,下面的那群汉子中有个家伙说他跟了卢老十五年,难道看不出来其中的奥妙吗?那个小姑娘修炼的应该是鼠、兔和蛇的功法,这几样功法也确实比较适合女孩子修炼,她潜踪匿迹的本领似乎比那个忍者还高明,但精神力却不如他!卢老修炼的应该是虎、羊、鸡和猪的功法,而且想起他们的打斗,在这些功法外应该还有一套相对应的拳掌之术!可为什么他们不将图中的功法练全?那样的话那些大汉不说,就是那个忍者再来十个二十个的也不够他们的手脚!

  而那些功法除了“龙”奥意深刻,其它的都很简单,但没有其它的功法作基础根本无法窥视“龙”的奥妙!

  脑子里转着各种念头,远远的已经看到音乐学院的大门,若兰躲在路边一棵大树后面似乎想吓我一跳,她难道不知道我的本事吗?咦?往常如果不刻意去注意环境,我都是在三十米左右才能分辨出熟悉的人,现在她离我至少还有六、七十米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在树后窃笑的表情!难道是那些功法的原因?

  算了!不多想了。快走到若兰藏身的大树边我想和若兰开个玩笑,看看周围没什么人注意我,在若兰看不到的角落我一纵身跳上了若兰躲的那棵大树,蹲在树枝上看着树下的若兰,若兰等了一会儿悄悄探出头来,发现没了我的踪迹,立刻转来转去的找起来。

  “他在树顶上!”我正想跳下去吓若兰一跳,一个声音在不远处的树上响起。

  一个人影从树上跳下来走到若兰身边,竟是卢老家的那个小姑娘“有些人自持有点本领就跑到树上想吓女孩子,这位漂亮的姐姐不会看上这么没出息的家伙吧!”

  若兰抬头看见蹲在树枝上的我“咯咯”笑了起来,我纵身跃下。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跟上我的,看来不用精神力还真难发现她的潜踪术!

  “我有话和你说!” 女孩来到我面前,又看了看我身旁的若兰,目光中杀机一闪。

  “你让她跟来也无所谓,不过,我可不保证事后不杀人灭口!”

  我心中一颤,这小丫头小小年纪却本领高强,没准儿真的会无法无天。而且她应该是书里写的那种江湖人吧!那些人可不拿人命当一回事!她练有蛇的功法,那可是做杀手梦寐以求的东西,但却没有其它功法中和,性格恐怕偏向阴冷,她嘴里说的“杀人灭口”可不象说着玩玩!

  “我的事情从不瞒她,如果你有什么事不想让人知道就不要说出来。”我淡淡的说 “但你要敢伤她一根毫毛,我决不放过你!”

  我的声音陡然凌厉,森寒的目光直射入女孩的眼中,强大的气势将她整个包住,只要她有丝毫异动或一点杀机,我就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她一击毙命。女孩的眼中露出挣扎的神色,几次催动功力想远远逃开,但精神被我牢牢的锁住,感受到我决无怜悯的杀意,害怕和绝望一下子充满了整个身心,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