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276 2003.04.28 19:30

    公园事件的当晚艾丽斯便缠着我教她针灸术,从那之后,每天晚上给别人扎针,除了一些性命攸关的穴位由我动手,其它的全由艾丽斯一手包揽。当然,我得时刻以内视之术观察、矫正,免得她一针扎偏要了人命。几个月下来,艾丽斯的手法越来越熟练,认穴也越来越准,心灵相通、再加上边实验边讲解,那些难懂的古中文医学理论也基本融会贯通。不过,艾丽斯的玩儿性不改,一开始兴致勃勃什么都要抢着试试,到后来却要由我逼着她来学。这件事后来产生了另一个意外的结果,不过那是后话。

  每次我和艾丽斯给别人扎完针回来,我给艾丽斯治疗,然后刺她昏睡穴让她甜甜的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而我自己就跑到公园的树林里体会“劲”的奥秘。

  太极拳和太极剑的招式我已经能耍得圆润自如,但它们就象汪洋大海一般,每练习一次都会有新的体会。“劲”在太极中被运用到极其微妙的程度,其最高境界是,一羽不加,一虫不落。施展起来即容于自然,又独立于自然,周围的一切都通过劲的感应反映在脑海中,其精神境界与《道德经》极为相似。(后来我才知道,它们本来就是一样的,不过是感应事物的方式不同。)而且打完一套太极拳后,不会象长时间进入《道德经》状态后有些疲惫,反尔更加精力充沛。

  有一次我用劲的原理施展少林长拳,一拳打在一棵碗口粗的树上,劲透树而入,拳一触即收。没想到,我正要摆下一个姿势时,树上被我打中的地方“砰”的一声爆了开来,近二十米高的树身向上一震轰然倒下。我吓得一愣,然后转身撒腿就跑!在公园里破坏树木是要受罚的。

  自此,我心生警惕。在不能将“劲”控制得收发自如时,决不能用它施展刚猛的拳法,否则一不小心就会伤人性命。

  艾丽斯对玩儿针灸越来越不耐烦,经常耍赖不去,我也开始考虑教她练气。

  艾丽斯对公园还是深有余悸,但早晨四五点钟小痞子们总不会四处乱窜扰人晨练吧!

  不过叫醒习惯睡懒觉的艾丽斯还是费了我好大的力气。我自然又成了驴,驮着艾丽斯跑来跑去。

  针灸的学习到后来让艾丽斯吃足了苦头,现在听说我要教她别的,当然兴趣缺缺哈气欠连天,但对付她还是小菜一碟儿。我牵者她的手进入《道德经》的境界,带着她感受精神境界提升后周围一切的生机勃勃,和她一起俯瞰整个城市。艾丽斯立刻睁大眼睛,睡意全消。我拣起一片树叶随手一挥,一根手腕粗的树枝被树叶斩断。艾丽斯马上变成了摇着尾巴的动物,在我身前身后乱转起来!

  在给艾丽斯治疗的过程中我已经将她的全身经脉疏通了一遍,当然,那个什么任督二脉、生死玄关我是不敢乱动。而且,在长期的精神交流下,她的眉心几条经脉交叉的地方竟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气团。从《太极》中知道那是修炼之人的上、中、下丹田中,上丹田的雏形。一般要修炼到很高程度才会具有的上丹田,现在艾丽斯就初具形态,不知是祸是福。

  练气初期最难,最主要是体会不到气感,一旦有了气感,就有了明确的目标,只要持之以恒当有小成。以艾丽斯的性格,让她全心体会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保持一定姿势坐上几个小时,就算有强大的好奇心支持也是困难多多!没办法,我只好用自己的真气引导她经脉中的气流动,不能太强,也不能太弱,刚好让她能体会出气感。而同时还要用气封闭她的六识,还要保持在《道德经》的状态下随时准备提醒路过的人: “我们是石头,我们是树丛……”

  我发现也许是我年龄还小,“咒语”有的时候并不是很管用。对年龄相近或比我小的孩子到是百试百灵,但对成年人或比我大很多的人,除非他们本来就没怎么注意我,否则十有八九,没用!不然我只要对那些小痞子说:“爬着滚蛋!”没准儿就不用挨一顿揍了。

  刚有些气感,艾丽斯便整天围着我问:“什么时候能在天上飞?(做梦!连我都不会)什么时候能用树叶削断树枝?”我当然不能告诉她,以她这样的练法满脸皱纹之前还有希望。只能对她说:“只要努力,就会很快……”(!!有罪恶感!)

  既然艾丽斯对针灸再没有兴趣,我只好将黑夜也奉献给她。每天给她作完例行治疗之后,我会在她的睡梦中坐在她身边,牵着她的手继续引导她的真气流动。其实艾丽斯练气之后,已经不必再针对她的病而吃药,但我又给她开了一服建体,养气的补药。

  这当然不能让她知道,否则她一定会用她那已经算挺厉害的小拳头,将我的眼睛变成熊猫!反正她知道,我马上就能把自己治好。

  有了晚上的功课,我们已经不再在公园练气,我开始教她太极拳。两个月后,艾丽斯的丹田已经形成了完美的旋涡,储存了一些真气,经脉也粗壮了很多,体会了一些 “劲”的奥义。呜……我看书上说,普通人练到这个程度要用三年的工夫,她竟还是嫌慢!亏我成宿的守在她身边。

  我打算用一年左右的时间让她练到《太极》功法第四层,并打通她的任督二脉,这样她体内真气自然流动、生生不息,我也就不用整天守在她床边上班了。我想起老头为我打通这两条经脉应该是用了半年左右,但我不敢走得太快,过犹不及,若她认为练得很容易,一步没练完就要走下一步反尔危险。可又不敢按部就班的慢慢来,否则她失去耐性就再难提起兴趣。我好命苦!……呜……!

  艾丽斯这次表现出的兴至到是空前高涨,也许每天身体里的变化都让她非常兴奋,我有时特意放慢进竟,她虽抱怨,却更加努力。只要不去她母亲那里学习,就拉我到公园里打太极拳或练习推手。公园里的老头儿、老太太看到我们两个小家伙耍这种慢悠悠的东西开始都觉得好笑,时间一长,发现我们比他们玩儿得还地到,竟开始请教起我们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