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807 2003.05.09 13:56

    一连两天,我不再早出晚归。学长没有因为前两天的事与我有所隔阂,夜宵还是天天带回来。

  北京的九月底天气已经有些凉意,女生们还在强留夏天的五颜六色不肯换下裙子,再有几天就是十一大假,很多同学已经在计划到这里或那里去玩儿。

  早晨七点半我走出公寓楼门,一个娇美的身影映入眼帘,一袭墨绿色的棉线套裙勾勒出完美的体形,长长的黑发束在脑後,雪白的肌肤映在阳光树影间,看见我出来席若兰一脸灿烂的笑容明豔不可方物。

  被她的美丽所震慑,我傻愣愣的来到她面前,呐呐的不知该说什麽好。

  “我漂亮吗?”席若兰在我面前轻盈的转了一个圈问。

  “漂……漂亮!”我吞了一下口水,“太美了!”

  “哼!”席若兰皱了一下可爱的小鼻子“你怎麽一副色狼的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脸上一红吓得赶紧目视前方不敢再看她。

  “嘻!”席若兰弯下腰却扬起头看我的脸,“你脸红了,小男生!”

  “喂?我都大二了,可是你的学长!”

  “嘁!我的情报显示,你还没到十八呢!小弟弟,姐姐我都十九啦!”

  “你不是来和我比年龄的吧?”

  “当然不是!”席若兰歪著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却靠近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是来作你女朋友的!”

  一阵清香飘来,我的脑袋却“轰”的一声,震惊中竟还有一些些的喜悦!原来我真的很花心!

  “你不是知道……呃!那个……”虽然心里已经基本投降了,但嘴上还在作无谓的挣扎。

  “我不服气,你要是只有一个女朋友我也就认了,可你竟然有两个!既然你已经有了两个女朋友,我干嘛要放弃,这种事情谁先抢到算谁的!”席若兰一副角斗士的模样,随後瞄了我一眼“哼!你这花心大萝卜,现在不看住你,明天没准儿又多出个英国女朋友、俄国女朋友!不过,你要是敢因此看轻我,我也会要你好看!”

  我哑口无言,只知道站著发傻,女孩子的心思还真象书里写的,说变就变!

  席若兰挽起我的手臂“你要去上课还是去图书馆?”

  “上……上课!”感受著手臂上传来席若兰的体温我一阵意乱情迷,上次也被席若兰挽著走过,不过,那时的心情那能和今天同日而语!

  “为了你我已经逃了快半个月的课,你今天也得陪我一起逃课!”席若兰摇著我的胳臂。

  我敢说不吗!

  陪席若兰在圆明园和颐和园玩了一整天,晚上回来她竟让我送她去她姐姐的公寓。

  “你还不回学校吗?”我奇怪的问。

  “我不知道,前几天我给导师打电话说我在找那个吹xiao的人,我们导师那天也听见了你的箫声,说让我不要担心其他教授的课,他去说情,要我务必把人找到,可现在……”

  “大不了我和你回去就是!”

  “想得美!音乐学院那麽多漂亮的女生,你被那个勾去了魂怎麽办?!”

  “哎!我有那麽花心吗?再说我也想去听听音乐学院的课。”

  “还说没有!我都排到第三个了,你到那里再随便吹上几曲再来三十个都有的排,现在这个世道,本小姐都有抢男人的心了,到了别人手里你还不被人大卸八块!”

  “那有那麽夸张的,你一个女孩子家怎麽那麽多心思?”

  “哼!追本小姐的男生一条街都不够排,我都放下面子来倒追你了,其他人还不是如狼似虎,你的自制力又那麽差!”说到这里席若兰的脸又红了起来,天色已晚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咦?是吗?看样子我应该多绷几天才是!”

  “你敢!”

  到了女生公寓门口,我背上中了百几十箭,箭头上都是嫉妒和蔑视,迎面走来的人一朵鲜花插在XX上的表情干脆写在脸上,男生也就罢了,怎麽连女生也将XX的箭头直指向我。席若兰倒是看得非常满意,悄悄警告我:除了她,後来又不情愿的加上艾丽斯和山下瞳外,不许我在任何女生面前吹xiao、甚至拿都不行,因为她说我就算不吹,只将箫拿在手里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接下来几天,除了极严厉的教授或讲师的课我一般都是逃掉和席若兰满北京的逛或窝在我的公寓里。席若兰家在北京,父亲以前是驻联合国的使馆官员现在调回国内在外交部,母亲却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看来她姐妹俩一个读外语系一个却去考音乐学院并非偶然。

  席若兰非常想我再吹xiao给她听,可又怕再引来上次的结果。後来竟拿出大小姐不讲理的劲头,让我必须给她想出办法。我试了几次,发现竟可以用真气将箫声束住,虽然余音难免外泻,但除了有限的范围内再无震撼人心的效果!

  第一首专门吹给她听的箫曲奏闭,若兰竟情不自禁献上热吻,虽然事後羞得满脸通红,大嚷我骗了她的初吻,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自此我也体会出为何她不肯让我在其他女生面前奏箫。若兰邀姐姐和学长一同来听,一曲奏闭,学长大叫冤枉,上次我为他所奏一曲让他思如泉涌,如今听来以前竟是在应付於他。席若云震惊良久,方明白妹妹为何对我如此痴迷。

  转眼十一大假,我们四人去登泰山,可到了地方才发现,山顶、山下人潮汹涌,所有景区人头攒动竟比大都市的街道还要熙攘,那里还有什麽游山玩水的兴致。匆匆爬了两座山峰便往回走,回来时大假已经过了三天。

  真不知道女孩子的身体是什麽构造,头一天还累得赖在我背上让我背她回来,第二天若兰便兴致勃勃的拉我去逛街,东单、西单、王府井、大栅栏轮著逛了一遍,最後在前门楼子前笑眯眯的对我说:“咱们回西单去!”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若兰给我相中了两套衣服,逼著我试过之後笑嫣如花却刀刀见血的和营业员讲价,甜甜的小嘴连我在一旁都听得晕头转向,最後几套衣服被她杀到了六折左右,我赶紧掏出信用卡却被她收进包里,然後拿出自己的钱夹来付钱。拎著衣服打了胜仗一般走出商场,我说请她去吃“全聚德”,她却往我身上一歪喊了声:“累死了!”

  打车回到学校,我又背著她回公寓,一路上自然少不得挨一番刀枪剑戟。北大,精英学校!有才有貌的帅哥多多,漂亮女孩却少之又少,早被众人定性为垃圾的我在校园里背著个仙子走路,自然让人浮想联翩护花之情由然而升,虽然众精英大多斯文,但冷嘲热讽、眼刀目箭不要钱似的泼过来!若兰在我背上“哧哧”笑个不停,我被轻视她竟是非常高兴,以我的身手她当然不担心我真的被人欺负!

  回到公寓,若兰倒在床上手指都不肯再动,我将她翻过身来在她背上轻轻按摩,真气从指尖透出舒缓她的肌肉和血脉,没一会儿她便沈沈睡去。趁她睡著我将她全身上下的血脉梳理一遍,和大多数身体盈弱的女孩子差不多,她体内阴气较胜、阳气甚虚,若婚後阴阳调和自然平衡,但现在恐怕也有神经衰弱或痛经之类女孩家的毛病。我用真气刺激她体内的一些穴位增强她的阳气,调和阴阳平衡,这样会让她身体上的小毛病不药而愈,而且增强了体质轻易不会生病,因为并非男女相合,所以她不会有妇人般的豔媚,只是更加健康美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