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冬之无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冬之无名 边界 2798 2003.05.06 13:58

    一天晚上吃夜宵时学长忽然问我:“你那只精品洞箫是在那里买的?”

  “是教我箫艺的老师送的。”我有些纳闷,箫的品质外行人根本分辨不出来,学长竟能一口道出我的箫是精品!“学长对乐器也有研究吗?”

  “我的一个朋友今天来,看到你的洞箫把玩了好久,说这是箫中少有的精品。噢!我的朋友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和你一起住了几个月,只看到你晚上在电脑上打曲谱却从没见你弄过箫!”学长放下夜宵顿了一顿“今夜吹奏一曲如何?”

  这一年多我很少碰箫,只是偶尔深夜到圆明园的废墟中吹xiao自娱。可吃了学长这麽长时间的夜宵怎好意思说:‘不!’我抽出竹箫点在唇上说了声:“献丑!”

  我不敢将全部身心都投入进去,在艺术学院我已经知道了那样的结果,我尽量将箫声放轻,低婉回长、轻逸飘洒,一曲《林风唱晚》奏闭,学长傻傻的坐在那里!

  忽然,学长跳起来扑到自己的电脑旁飞快的在电脑里敲出一行行诗句,好一会儿他又回来坐下,眼睛仍是直直的在想些什麽!

  “你为什麽不去考音乐学院?”学长清醒过来的第一句竟是问这个!

  “呃,是高中老师替我报的志愿,我当时觉得只要能考上大学读什麽都无所谓!”

  “你的老师没听过你吹xiao吧?”

  “没有!”我老实的回答。

  “难怪!”学长嘟囔著“不过,能考进光华院可见你的老师对你的评价相当高!”

  学长忽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看你平时默默无闻的样子,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呀!回头我倒是要让若兰见识一下,煞煞她的傲气!”

  “咦?”我倒是不怕别人知道我的箫艺,但我也不喜欢屁股後面跟上一堆的人,那个若兰又是谁?

  “哈哈!”学长看出我的想法一笑:“若兰是我女友的妹妹,才十九岁今年刚考上中央音乐学院,这丫头自小被人奉为音乐天才,还没上大学就过了专业钢琴五级,而且在音乐方面涉猎极广,可年纪轻轻傲气冲天,一般人都不放在眼里。今天来还将我这未来的姐夫挖苦一番,说我满身文人的酸臭气,我也拿她无可奈何,我们朋友一场你定要替我出这一口恶气。”

  “哈!想想小丫头听到你吹xiao的样子一定精彩极了。”学长一付神往的样子,忽然冲我揶揄的一笑:“若兰可是很漂亮的喔!追她的人能排队站满天安门广场了,她却没有一个看得上眼,你若能在才华上压倒她,没准儿会赢得芳心!嘿嘿,那时我们可真是一世两兄弟喽!”

  开什麽玩笑!若真是凭箫艺去吸引她那岂不是勾搭她,艾丽斯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山下瞳恐怕也不会给我什麽好果子吃!……咦?我心里已经有了艾丽斯,什麽时候又将山下瞳装进来了?难道我真的很花心吗?!

  学长还在作他的美梦,我却暗自警惕,从此将晚上回公寓的时间推到十一点以後。

  连续半个月无事,忽然有一晚我回到公寓竟发现我的洞箫不见了。

  “对不起冬余,我实在拦不住那个不讲理的小丫头。”学长在一旁苦著一张脸:“可你也太不够意思了!那丫头在这里等了你五天,你竟天天不到半夜不回来!”

  “我好象没在她面前吹过箫,她找我干吗?”我一阵纳闷。

  “这都怪我,我在她面前吹嘘你的箫艺……喔!不,是赞扬你的箫艺如何了得,她根本不信,说什麽一个业余的家夥能有什麽高深的技艺,我受不住激就打开你的电脑将你作的曲子摆给她看。她开始还是不信这是你作的,後来我赌咒发誓说是我亲眼看著你写的,而且问她有没有在别的地方看到过这些曲子,她才无话可说!那情景,嘿!还真是精彩!後来她就在这里等你,可几次来都见不到你,我又不敢对你说我将你的曲子拿给别人看。这一阵她一连等了你五天,後来发起飙来摘走了你的洞箫,还用磁盘拷贝走了你的两首曲谱,并让我告诉你亲自去找她才还你箫,不然,谁也不给!……呜……我对不起你冬余,你骂我吧!批评我吧!打我吧!……”听著学长七情上脸的说完这翻话,然後作追悔莫及、悲痛欲绝状。

  这家夥没准儿还在心里偷笑呢,平时怎麽没看出他这麽会演戏!

  竹萧当然得讨回,那是边老送我的,怎能落在别人手里。向学长问明了那个叫席若兰的所在,第二天我来到中央音乐学院。问了她的同学说她在XX排演厅,我边打听边找过去。

  来到一栋教学楼里,一阵清新优美的钢琴声传来。“咦?”那不是我作的曲子麽?这丫头这麽快就拿出来现!我快步走进音乐声响起的排演厅,一群学生坐在那里,拿著各种乐器看著手里的乐谱或倾听著琴声,十几个男生站在一旁迷醉的看著一个长发垂肩、白衣如雪、明眸皓齿的女孩,坐在钢琴前双手飞舞。不用问这女孩一定是席若兰,还真是个让人惊豔的美女,她竟背著我的竹箫在弹钢琴!不过,昨天她才拿到我的曲谱今天竟能熟练的弹奏,而且指法娴熟流畅,很久没有摸过钢琴的我定不如她!

  一曲奏闭,乐队和男生们大力鼓掌。

  我走过去道:“席若兰?”

  席若兰抬头看我,不认识!我伸出手“还我竹箫!”

  “曲子算是你等这麽长时间的赔礼,竹箫还给我。”看著席若兰眼睛一亮,我没等她说话淡淡的道:“你虽然等了好几天,但萧枫没告诉我,所以,对不起!”

  虽然萧枫告诉我我也一样不会露面,但这时不害害他更待何时!

  席若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嘴角露出一丝狡诘的笑容:“给本小姐赔礼,两首曲子就够了麽?”

  她伸手从背後摘下竹箫,连套在手中轻轻的拍著“听说你的箫艺不错,给我演奏一曲才考虑还不还你!”

  我长臂一探,连箫带套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席若兰一愣,没想到我会用这麽无赖的手法,其实她就是早有防备我一样是手到拿来,看著我转身就走她惊醒过来赶忙追上。

  “喂?你这人有没有一点男子汉的风度?”

  风度?那是什麽玩意儿?没学过!我充耳不闻。

  “冬余先生,我承认你的作曲非常厉害,但你拿著箫恐怕是在装模做样,嗤!这麽好的箫明珠暗投,可惜……”

  我豁然回身,席若兰差点一头撞到我的怀里伸手来推,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箫的技艺!”

  看著席若兰一付计谋得逞的样子我差点想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嘴巴!不过豪言壮语都扔出去了我只好抽出竹箫站到排演厅中间。

  我吹奏的是刚才席若兰演奏过的那一曲,那是我通过水的灵感作的曲子,曲名《沧溺》。

  清幽的箫声飘出,我并未藏拙,全心全意的演奏水的乐章,清清溪流从我心中淌过,静静幽潭映照日月轮回,奔腾怒吼的江河、飞泻直下的瀑布,波澜壮阔怒涛汹涌的大海,茫茫沙漠、寂寂荒原一洼浅渠却点燃满眼的绿色,这就是水的清澈、包容、坚韧、宽广,这就是一切生命的源泉。箫声散去久久不绝,我将箫插回套内转身离开排演厅,出了教学楼方听到席若兰惊醒後追出排演厅的唤叫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