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欧阳六岁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486 2019.05.21 18:27

  景欣被开除以后,心情很不好,安璃请了两天假陪她去周边的景区散心,虽然说科里缺人手,但安璃也需要散心,莫九清就准了。

  医院门口,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他的眼睛很是灵动,眉宇间的的气息给人阳光一般的感觉,领子上还有一个精致的玫瑰花胸针,这让导诊台的花痴护士大饱眼福,帅哥又来了。

  “这位先生,请问您看什么科。”有个实习的小护士已经主动上前热情服务。

  只见他一笑,他的眼睛可以配合他迷倒任何人,小太阳已经悬挂在了导诊台的上方,热量散播在空气里。

  他开口了,声音如昆山玉碎,流水浮动“我不是来看病的,请问医务处怎么走,我是来报道的。”

  又来了一个帅哥,二院好让人心动哦,小护士的心脏已经招架不住的开始蹦蹦跳跳了。这前几天的许大美女已经很漂亮了呢,二院真的好让人心动哦。

  “医务处在二楼左拐。”说话的护士眼睛都直了。

  “谢谢。”他回了一个微笑就离开了。

  他就是之前就定了过来报道的胸外科副主任欧阳子衔,其实他跟安璃是发小,只是安璃不知道他也学了医。

  他一来报道,院里的八卦又提升了一个台阶,许多医生护士都在议论他为什么一来就能坐副主任。

  普外科的病房里,范天航躺在床上玩手机,顾南歌是他的管床医生,加上他又是自己的师叔,所以格外上心。

  “范老师,排气了吗?”顾南歌在他的床前询问。

  “排了,没事,只是你把我的阑尾呢?”范天航很没面子。

  “扔了。”顾南歌故意气他。

  “什么?!扔了,我还准备做装饰品呢,你扔了,你跟带你的可真像。”范天航丧着脸,狠狠的捣手机。

  “师伯,我的两个师父,一个脸被打肿,到现在还没好呢,一个丢下一个拉着景老师玩去了,你说我命苦不命苦?”

  “做徒弟的,师父受累,心态要放好的,”范天航作为赵可茗的学生里面最能杠的,安慰别人都这么说

  “哎呦,你们科来了一个新医生,你知道吗,长得还不错,就是眼神里没有我师父的戾气,跟我师父差那么一点,”顾南歌边给翻病历边说给他听。

  “那个,欧阳子衔,他可牛逼了,温哥华大学读的书呢,据说敢给室间隔穿孔的病人做手术,而且还救活了呢,院长费了很大劲抢过来的人才啊”范天航对这位新来的同事说的头头是道,好像见过似的。

  “师伯,待会让护士给你扎点滴吧,我要看别的病人了,我先走了。”顾南歌一溜烟的就跑出去了。

  欧阳子衔办好了手续,抱着东西放在副主任的独立办公室,院里,主治医三个人一个办公室,主任和副主任一个人一个办公室,这办公室的陈设虽然没有行政主任的繁琐,但也是很清净的。

  “我亲爱的安,我回来了,你知道吗?“欧阳子衔自言自语,将安璃小时候的照片摆在桌子上。

  神外手术室。

  杨淼正在聚精绘神的盯着显微镜,神外科的医生眼神都是非常好的,显微镜是用来在神经和血管密集的地方观察距离,以免有伤重要的神经和血管。

  “淼淼,这躺的是个老总呢,你看他那肿瘤长得都跟别人不一样。”许蕊湘又开始八卦了。

  “这肿瘤长得越好看,事儿越多呢,那低分化的癌肿瘤长得都挺好看的”杨淼今天和有些不一样,开始和许蕊湘说话了。

  “对对对,咱们科以前那个戚主任,从患者脑子里剖出来一个长得好看的,结果下了台,患者溶血性休克,死了。所以这好看的就不一定能活。”萧陆离也眉飞色舞的活跟着八卦。

  “哼,你这是咒我们淼淼出医疗事故,信不信我把你嘴缝上,”许蕊湘的自己用眼神怼萧陆离了。

  “哎呀,别吵了,肿瘤都被你们吓得剥不下来了,这交通动脉那么近,再长直接压迫到血管畸形了,你们吵那肿瘤就能下来啊。”

  这把麻醉师和后面的护士逗的合不拢嘴,就在他们的争吵下。肿瘤剥离了四个小时才下来,

  安璃并没有把杨淼在会上说的话转述给景欣,她怕景欣受伤,这神外的事,安璃不想听也不愿知道其中的内幕,安璃用了两天时间去面对这些变化,一下车就和景欣回了自己家。

  “唉,其实我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我接受。”姐妹二人在小区的花园里散心。

  “你不用太过紧张。会有办法的。”安璃做出坦然的样子安慰她

  “我也知道,咱们这位院长顾全大局。不过我以后不能再陪着你了。”景欣是一个通晓世故的人,不过她是很舍不下这一身医术的。

  “快七点了。车上吃的东西哪够饱的,走,都到我家门口了,上去坐坐。”

  “你也做饭?你以前明明会做饭的。都让杨淼惯坏了。”景欣的诧异也不是偶然,她知道安璃结婚以后。只要有空,都是杨淼做饭的。

  “怎么,我厨艺退步了吗?”安璃知道,嫁人以后就没做过饭,他们都叫自己“阔太太”实在是没有面子。

  家里的装修风格还是很温馨的,阳台上的花开的很好,餐桌也是很整洁,沙发上的抱枕错落有致,安璃怀孕需要薰衣草来安神,她怀孕的时候就习惯性失眠,杨淼就在他们的房间里放了一些风干的。

  “这家里一看都不是你弄的,一看你又使唤人家杨淼。”

  “他喜欢,那就让他弄,他这个人,我其实看不透的,再说我第一胎,也是失眠,怀旋旋的时候有了胎动,踢得我整晚睡不着,放了这个就好了,这一胎反应大的很,才一个多月就这样了,他还不得赶紧放着让他的孩子睡的安稳一些。”

  “对不起,我让你和显暄有了联系,这对他不公平。”景欣满心的愧疚,她理解安璃,但她也不想伤害杨淼。

  “没关系,我没有什么奢求的,只希望显暄能够好好生活。”

  “唉,对了,荪言今天打电话给我,在宾馆的时候,你睡着了,他打电话告诉我说,胸外来了一个新的副主任叫欧阳子衔,你认识吗?”

  “欧阳什么?”安璃又问了一边

  “欧阳子衔啊。”景欣又重复了一遍

  这么巧合,同名同姓?这个欧阳六岁和他同名同姓,不会吧,那个邻居家的小弟弟不会也学医去了?安璃心里没有缓过神来

  “你等下我打个微信”安璃在手机里翻来覆去翻到一个写着“欧阳六岁”微信好友,之所以叫他欧阳六岁,是因为小时候经常嘲笑他只有六岁的智商,其实不然,他是个很文雅的男孩子,小时候经常和安璃斗嘴,安璃只知道他在温哥华读书,但是从没有问过他学的什么。

  他的朋友圈晒着穿白大衣的照片配文。

  “我的安安安洋娃娃快回来,有惊喜哦。”

  什么!他学了医了,他竟然学医了,学医了!他学医,和我一个医院,完了,完了!

  安璃和景欣一起度过了这个夜晚,她这是在替杨淼弥补过失,好在杨淼值夜班没回来,不然自己的脸面上肯定绷不住,又要吵他,只不过欧阳子衔学医,她真的没有想到。

  胸外科的变动,还是要归功于院长擅长揽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