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景欣受责2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356 2019.05.16 16:06

  “景老师。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办公室其他的人都去急诊科解决患者家属的问题了,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个产妇的孩子,不是他老公的,她怀孕已经九周了。可她是四周前和丈夫同房的,她给我讲这个孩子不是她和老公的,让我隐瞒“

  顾南歌一听就明白了一二,她大概是婚内出轨不想让她的老公知道,心理受压,所以跳楼的。

  “这事不怪你,保护患的隐私是我们的责任。可是你想过自己没有,你这样会被人唾骂的。”顾南歌语重心长的对景说道。

  “其实,你不知道吧,安璃也很痛苦,我只是看着他们一样的痛苦想帮帮她而已,这也有错吗?”

  “景老师,你……”顾南歌欲言又止,她好像知道什么,但又不想听下去。

  “安璃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有关于她的一切……。你是杨淼的学生,安璃把你放在手下只是为了弥补对杨淼的愧疚,但也不得不承认你天赋高。”

  急诊科。

  尹主任和秦主任在尽力安抚患者家属,几位副院长也都在现场进行调节。毕竟死了人,闹得沸沸扬扬,医院大楼门口围观的群众,警察,法医已经围出了一个圈,拉起了警戒线。

  外面的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议论医生的错处,就是些官官相护。医院黑心之类的话。

  “我们会做协调的。您先别激动好吗?”产科的尹主任已经快招架不住了,只能用手去挡。

  “协调?两条人命是协调就能说的过去吗?法律程序不行。我们联系媒体,让记者好好整治整治你们这些庸医。”

  旁边的护士想用手机拍下来,却被患者的家属夺下手机一顿乱踩,这会儿已经不是患者婆家单方面的在闹了,患者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跟着闹起来了。

  “我告诉你们,今天要是不让那个医生出来说话,我跟你们没完。”患者家属一方如雷一般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楼道,其他的患者也都吓坏了。

  “别吵了!”景欣站在远处喊了一声,顾南歌则是找了个地方偷偷的打电话叫安璃过来。

  “各位院长,主任,这个病人是我的,应该由我来承担。”景欣敢作敢当的性子也是她和安璃最像的地方。

  “你知道她为什么跳楼吗?她心里的苦谁又知道,想要阻止为什么不趁早掐了这个苗头,她是因为对你的爱和愧疚才跳楼的,难道你不清楚吗?”景欣一句一句的铿锵有力,丝毫没有软弱。

  “那你告诉我她为什么跳楼自杀,她在你们医院住的好好的,为什么酒在你们医院突然楼了,你倒是硕啊!”患者的丈夫指着景欣的鼻子,像刀子似的砍过来。

  景欣还记得。她跳楼的前一天对自己说“大夫。我不想伤害他。求你别告诉它。孩子生下来,我会送人的。我不想看到他长大以后不像我老公被排斥。”

  不能说,不能说,这是她生前对自己的叮嘱。就算她跳楼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她也不能说。

  “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她不想伤害你。我作为医生,有义务帮她。”

  只听到“啪”的一声,景欣就的头撞在椅子上,流的全是血,人已经晕过去了。

  顾南歌则是等着安璃回电话,打了三个她都不接可急死人了,顾南歌只看到大家七手八脚的扶景欣,有的护士帮她清创,也好顾不上骂人的家属了。

  安璃辛苦了这么些天,补觉最正常不过,她搂着儿子,睡眼惺忪的摸索着床头柜上的电话。

  “喂,南歌,什么事情啊?”

  “安老师,你快过来吧,景老师的病人跳楼,患者家属在急诊科把她打晕了,打的可严重了。”

  “好你等下,我马上好过来。”听到景欣被打,安璃愣神了,景欣从上学的时候就是不服输的性子。这下被打了。过去看看,千万别出事。

  “妈妈你要去哪啊?”她起来的动作吵到了杨默旋,这个孩子,睡觉也跟杨淼一样睡得浅,见不得吵。

  “妈妈去看你景姨,她被人打了,你在家等妈妈回来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

  “嗯。旋旋等妈妈。”杨默旋点头让安璃放心。

  “那妈妈走了。你不许爬窗户不许去厨房知道吗?听话,妈妈一会儿就回来。”安璃边收拾自己的衣服边叮嘱孩子。

  安璃好不容易到医院,就被急诊壮观的场景冲刷了大脑,她谁也顾不上就只知道去留观的地方看景欣的情况,杨淼已经在留观室里给景欣做检查。

  “怎么样?没事吧。”安璃问道,景欣毕竟是自己的闺蜜,还有师妹,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没事,脑CT也我做了。没出血。只是头皮裂伤而已,你怎么出来了,孩子呢?”淼的神色有些凝重。

  “孩子在家啊,这这么乱,怎么敢带来。”

  “他这么小。放家里出事了怎么办,他是不是你亲生的啊,你就这么放在家里就走了?”

  “这不。这躺了一个。我又不是神,我能两头都顾吗我。”

  “你……。”杨淼无奈的说不出话。脸色也不好看了。

  “咳咳……你们别吵了”景欣清醒了。开始说话了。

  “阿欣,你怎么样。头疼不疼啊?对不起我来晚了。”安璃没有和杨淼再说什么就到床前握着景的手。

  “杨淼,你出去吧,我有话和安璃说。”景欣的气息微弱,像是用意识强撑着身体一般。

  等杨淼出去以后她才开口“你知道,那个病人为什么跳楼吗,因为她和你一样,都活在痛苦的阴影里,和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你只不过比她多穿了一件白大衣,其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阿欣,你好了我们在说好吗,你现在不能用脑。”是啊,只比她多穿了一件白大衣,没有什么区别的。

  “我记得,那年学校樱花盛开,显暄来找你,如今他在成都过得很好,他让我告诉你,他后悔当年对你说的话,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了他,我知道你过得辛苦。”

  “别说了,既然都说出那样的话了,我也和别人在一起了,还有什么用呢”安璃故作坦然的回答景欣,其实心里就像是一团乱麻。

  “我知道你放不下,你难道就不痛吗,我相信你和跳楼的产妇是一样的,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是,我们是一样的。可是她和我不一样的是,我没有肉体出轨,我的身体起码对杨淼是忠诚的,我知道婚姻来之不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付显暄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话我已经说了。你自己选择吧,我帮那个患者。隐瞒出轨秘密,也是因为她和你一样可怜。杨淼知道你精神出轨已经很多年了。精神是可以控制肉体的,你好自为之吧。”

  从留观室出来以后,安璃的大脑就像彻底被清空的硬盘一样,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的,她是为景欣了解自己感到欣慰,也是对自己的精神出轨感到耻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