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师父的下马威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526 2019.08.24 14:42

  这钥匙开门的声音倒是让安璃慌得很,关键是付显暄并不知道回国的赵可茗住在这里。

  赵可茗一开门,她这个徒弟的前任就坐在沙发上,她左顾右盼的,没缓过神来,付显暄是一脸的惊恐外加一点茫然。

  “赵……赵老师。”付显暄本就是个文弱书生,付家的家教甚严,再加上赵可茗压根不喜欢他,他更应该慌了。

  “好久不见啊,小付。”

  一旁的安璃挤眉弄眼,脸色瞬间苍白,因为她的老师她再清楚不过了,这眼看着自己上学的气氛要回来了,却束手无策。

  记得景欣说过。

  “咱们系的赵老师脾气不是盖的。”

  此时此刻,这里只能寂静五秒钟,因为付显暄跟赵可茗对视了五秒钟。

  “赵老师,我是来安慰璃儿的。”付显暄看了看身旁的安璃,终于开口为自己申辩了。

  “安慰啊,他有老公你知不知道啊,你的父母当初死活不让她嫁给你,嫌她是个学医的,她在我这儿哭了一个小时,你隔天就来打击她,你们家传统,但也不带那么作践我徒弟的。”赵可茗的脾气好久没有这么爆发过了,前夫加徒弟。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师父……你别说了。”安璃这个时候插话就等着被怼。

  “你别插话!付显暄,是你不要她的,是你们付家的人不能接受她未来的高强度临床工作,我不能看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毁在你手上!”赵可茗拿出了做教导主任的风姿。让这一对曾经相爱的恋人四目相对,赵可茗揭开了安璃伤疤。

  这本就是一个充满虚谎的梦。早就碎在从前了,付显暄走了,他远去的样子模糊了安璃的眼睛,正如那日在医大远去一样。

  你悄然远去,我却只能留在原地。

  “师父,你知道吗,我的梦就这样碎在他手里,我就只想看看他,只想看看。”安璃抽噎的样子刺痛了赵可茗的心,万棕凌何尝不是同样打碎自己梦的那个人。

  她刚失去一个孩子,这又是何必。

  “璃儿,你要是想哭,师父陪你。”赵可茗将安璃搂在怀里,安璃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去回望这段过去,而且她已经渐渐的爱上了另外一个人。

  门外的付显暄和安璃一同哭泣,他想恨安璃,但却没有资格恨她,因为背弃她的那个人,却是她所有的希望,如今她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志同道合家庭幸福,这个局外人,没有权力干涉。

  眼泪之后,唯独留下一点残酷的清醒。

  不同于安璃的是,去了中心医院的景欣,回归了平静,无影灯下她依然是一个敬业的妇产科医生。

  “来,剪脐带吧。”景欣收起了一贯的豪爽,或许妇产科的医生在某些时刻都有一颗柔软的心,比如新生命降临的时刻,那一声啼哭便是对于妇产科医生最好的奖励。

  “这个孩子是早产儿。赶紧送温箱例行的观察不能忘了。”

  “好的景大夫。”这里的同事对她还算友善,只是没有安璃在,她的心里总是空空的

  抬脚安顿好家属,白大褂也是没来得及穿,就开始给安璃发语音。

  “你干什么呢,有没有空到我这儿来一趟。”

  趴在床上思绪万千的安璃被手机的振动声打断。

  “话说,我老公把你从二院捞出来,你就是这么到中心医院打工的啊。”安璃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

  “罢了罢了,晚上到你家蹭饭,到时候老赵肯定要给我师父唠叨。”景欣虽然没有见到赵可茗的人,可是心里还是怕的。

  “尹主任才不会那么八卦,今晚不行,我老公要值班,我得去医院陪他。”安璃已经做好踏进了那个让她失去孩子的地方。

  “杨淼就是杨淼,老公叫的多肉麻啊。”

  “我的孩子都没有了,这个时候不去找老公求安慰吗。”

  “那你晚上给我打电话,”景欣听安璃提起孩子,语调顿时有些悲凉

  “好,那你明天来我家蹭饭。”

  安璃本想好好睡一觉,可是一想起自己的那个孩子就再也无法入眠了,那是多么深刻的愧疚和自责,因为医生这个职业,连自己孩子的命都要搭上,这是不是很可悲呢

  安璃环顾周围,杨默旋小时候的照片摆在床头的书架子上。那时候杨淼还没出国,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让安璃心里发酸,安璃伸手将那张照片拿了下来。抱在怀里。杨默旋是她唯一的孩子了。有他在身旁,心里总有几分慰藉。

  “璃儿,师父给你热了牛奶,你快喝……”推门而入的赵可茗见安璃已经睡着,她看着安璃怀里的照片,叹了口气。

  “也怪我,好好说不就是了,干嘛发那么大的火。”赵可茗放下手里的牛奶,为安璃盖好被子,就轻轻的退出去了。

  天色将晚,繁华的灯火为这座城市披上绚烂的外衣。睡了三个小时的安璃在闹钟的催促下从床上猛的翻起。

  “坏了坏了,我还没做饭呢,阿淼晚上吃什么,早知道就不睡了。”安璃用手整理了一下头上细碎散乱的头发,

  安璃急得撞门就出去,却发现赵可茗在厨房替她打点好了一切。

  青椒炒肉丝,西红柿炒鸡蛋,还有豆角烧茄子,拔丝苹果……

  “师父。你做这么多菜……。”安璃有些愣了。

  “我知道你担心杨淼没吃好,又不忍心打扰你休息。”赵可茗边往饭盒里盛饭边说着。

  “师父那我走了,今晚可能不回来了。”安璃提起饭盒拿了门口衣柜上的一件风衣就走了。

  神外。甚至整个医院都是一摊浑水,安璃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或者说,久未操刀的安璃已经快要忘却了当医生的样子。

  八楼,永远有着那么多猜不透的人情世故,消毒就连消毒药水的味道,都比其他科室要重。

  “亲爱的!”

  肯定是欧阳。

  “六岁,你今天是不是也值班啊?”安璃转过身来,看着欧阳这身无菌操作衣就知道。

  “瞧你着大饭盒,给谁送饭啊,见面分一半。”欧阳子衔说着就要抢安璃饭盒。

  “下次,下次,这是我老公的,”安璃说完就奔向电梯,连头都没回。

  “秀恩爱,死的快,”欧阳子衔只能在背后发怨言

  八楼的忙碌安璃是见惯了的,杨淼不在值班室就是在手术室,正想着这事情的时候,后面一个沉稳沧桑的声音传来。

  “安璃。”

  “楚老师好!”安璃反应过来是楚霄明,礼貌的点了一下头。

  楚霄明打量了安璃一会儿,脱口道“找你老公的吧,他应该下来了,快去手术室吧。”

  “好,谢谢楚老师。”

  “快去吧。”

  神外的人都心知肚明,安璃的孩子是在这儿没有的,所以看到她都没有勇气问好。

  安璃换上无菌操作衣,原来神外的手术室的那条走廊也是相当的壮观。

  走廊里都是在墙角睡觉的战友,杨淼也睡熟了,他的睡姿让安璃发自内心的笑了一声。

  口水都流到口罩上了,那口罩放下来的样子就像一个婴儿的口水帘。

  “咦,脏死了,幸亏别人不知道。”

  安璃看着他穿无菌服安睡的样子,用手指摸一摸他的鼻子,抚摸着他的眉毛,就这样蹲在他的对面,轻轻的用手,为他擦去口水,时不时的动一下他的嘴唇,看他不醒,就笑的更放肆了。他头上的这顶小花帽,让安璃觉得,他终于不再是座冰山了。

  我们从前错过了,很多很多,我再也不会辜负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