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捐款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530 2019.09.21 20:38

  黎明将至,已是凌晨五点。

  急诊的孟美姝枕在病历夹子上,睡的正香,景欣也是一晚上没回单位,就靠在急诊分诊台下面睡着了。

  护士在这个节骨眼上当然得一宿没睡,景欣很快的满血复活,但是看着这些曾经的同事挤着时间睡觉,也是心疼。

  哦对了,要给安璃打电话,不然就来不及了。

  景欣翻弄着电话名单,找出了安璃的名字,

  普外科手术室长长的走廊里,值班护士正奔跑着给安璃送电话,安璃的最后一台手术,凌晨四点才结束,就累的睡在走廊上。

  “安大夫,醒醒,有电话。”

  安璃还是被叫醒了,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头正枕在赵可茗的腿上,而大师兄莫九清直接趴在地上睡,拖鞋都掉了,

  “景欣,你这会打电话,还想不想让我活了。”

  “你下来,陪我去一趟烧伤科。”景欣有些着急了,

  “好,这会儿人少,我可以陪你去。”安璃起身嘱咐值班的护士给这些累倒的英雄们拿些吃的,昨晚就光胸腹联合伤的就和胸外合作了三台,普外的盛主任干脆就在胸外的手术室里不出来了。

  杨默旋醒来的时候,他的身上盖着爸爸的白大衣,小甜馨的身上也盖着一个小毯子。

  而杨淼,正坐在那里趁着空闲时间写手术记录。

  “爸……。”杨默旋轻声的唤了一句。

  “儿子,醒了,睡的怎么样,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杨淼赶紧起身给儿子端了一杯水。

  “爸爸,你没有睡觉吗?眼睛怎么是红的。”杨默旋揉了揉眼睛,上前摸了摸杨淼的脸,

  “爸爸睡觉轻,没有你妈妈在,爸爸就睡不着的。”杨淼把杨默旋抱在自己怀里,舍不得撒手,

  “爸爸,小甜馨的爸爸能救过来吗?你不要骗我,跟我说实话,”

  杨淼不知道,杨默旋醒来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如果就这么搪塞过去,以后他面对的挫折,会比这多上许多,如果把真相告诉他,对于他而言,将怎么在好朋友面前立足呢,

  算了,告诉他吧。

  杨淼摸了摸杨默旋的脑袋,拿出对待安璃同等的温柔态度去对待他。

  “儿子,爸爸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小甜馨的爸爸现在病情很严重,爸爸在关上他脑袋的时候,给他放了一个钛合金的颅骨,如果他一直这么睡着,很有可能就变成植物人,如果他醒过来,也不能陪小甜馨一起去玩了。”

  杨淼一字一句的说着,同时也在刺痛杨默旋幼小的心灵,这些悲欢离合,怎么是一个小孩子可以懂的,这些东西,对于现在的杨默旋来说,未免太残酷了。

  杨默旋再也意志不坚定孩子的天性,竟然趴在杨淼怀里哽咽起来,

  “爸爸,我要你陪我,不要离开我,不要……我不要做没有爸爸的孩子,”杨默旋搂着杨淼的脖子,把眼泪擦在他脸上。

  这叫杨淼一个心疼后悔,自己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何况小甜馨还在这儿呢。

  “爸爸不会离开你,爸爸和妈妈最爱的就是你了,”

  现在的杨默旋虽然不能明白什么是生离死别,但是他明白,爸爸妈妈虽然很忙,但是很爱他。

  急诊,分诊台,

  安璃朝着景欣过来的时候,才把白大衣的扣子扣好,景欣什么都没说的就拉起她。

  “快走吧,跟我去烧伤科,我这儿真的急的很,要不是你们医院的烧伤科和传染科一个楼,我怕屈主任不给我面子,我就不叫你了。”

  景欣这说客套话的油嘴滑舌竟然用到了安璃身上,明明是有事相求,搞得这么功利。

  “行了,客套话竟然用到我身上了,有事你说话就好了,我儿子还没人管我就下来了,看看我多重视你的事情。”

  “就我上次和你吃饭出的那个急诊,现在因为产褥期的后遗症还在院里躺着呢,这就是送医不及时的后果,恰恰他们住的那座楼煤气爆炸,把她老公跟她儿子给烧了。”

  安璃听了半截就明白了,景欣大概是看不过去这人间悲剧了,拉着她帮忙。

  烧伤科的的气氛有些诡谲,他们中有些人靠着呼吸机生活,有些人因为声带灼伤而说不了话,也吃不了饭,每天就靠营养针和护士的照顾活着。

  安璃和景欣也算二院的老人,安璃除了大五实习的时候,被分去烧伤可呆了一个月,就再也没有踏进这里了。

  “小景,小安,你们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烧伤科的主任屈锋也是加班加点的从死人堆里抢活人,别说现在是凌晨五点,就算是凌晨一点,这里的气氛也是依旧改变不了的。

  这屈主任两鬓斑白,又胖又矮的身体看起来很像马戏团里的小丑,因为职业的缘故,背也已经驼了,每个有些年资的外科医生,不是驼背就是颈肩综合征。他的眼睛看起来因为眼袋下垂太严重的缘故而变小,年纪大了的人嘴唇会发紫,就算是医生也不例外,他的声音沧桑沙哑,或许是因为说话声音大的缘故,又或许是声带已经老化留下的后遗症。

  “屈老师,您这里有一对叫谢虔和谢轩然的父子吗。”景欣先开口问,也没来得及闲聊。

  “你说他们啊,有,不过大人没有救过来,到了凌晨两点的时候就不行了,多衰综合征,烧伤并发症太严重了。”

  景欣的脸上浮起一层灰蒙蒙的失望,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谁也挡不住,安璃拍了拍景欣的肩膀,

  景欣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缓过神来继续问。

  “那,孩子呢,还有希望吗。”

  景欣生怕自己又被打击一次。

  “孩子啊,目前还在昏迷,不过面部烧伤严重,有后遗症在所难免,后续的康复治疗也很重要,”

  还好,还好,这不算太坏。

  “屈老师,我们想过去看看那个孩子,可以吗。”

  安璃见景欣愣住了,只能替她说话。

  “可以呀,小陈,带他们两个去重症监护室,去看看七床的谢轩然。”

  护士引了路,景欣怎么说,从前都算本院医生,重症监护室还是让进的,等着穿好隔离衣,戴好鞋套,安璃牵着景欣的手,这才进去。

  安璃也是有孩子的人,而且她还刚失去了一个孩子,看到这一幕,怎么能不揪心,虽然说从医多年,早都应该麻木了,可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心怎么能不疼。

  那孩子的额头上留着烧伤的焦灼,就算那伤以后能够愈合,头上的瘢痕也会对他面部表情肌造成一定的影响,

  他看起来和杨默旋差不多大,却因为一个人为的错误,遭受如此大的灾难,只见他手上和脚上都建立了静脉通道,烧伤是非常疼的,泵入罂粟碱止痛和平衡溶液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安璃见护士拿了棉签沾了水到孩子的唇边,就不由得心软,这里躺的如果是杨默旋,她大概一刻都活不下去了。

  “我来吧。”安璃拿过棉签和水。轻轻的沾到孩子的嘴唇上,护理的方式很到位,

  “说吧,要多少钱。”安璃知道景欣是为了这个孩子要她捐款的,景欣也猜到,安璃一定会这么做的。

  “你有多少,就给多少吧,咱们也只能帮帮他们。”

  “我现在能拿出七万,是我爸给我的。”

  “那好,明天你能拿过来吗。”

  “那卡,在我那里放着,我得回家去取,”

  安璃知道,杨淼也一定会同意他这么做的,这个病人是幸运的,因为她碰到了像景欣这样负责任的医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