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丢卒保车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502 2019.05.20 14:08

  院里开会决定对景欣的事做一个了结,所有的主任医,副主任医,主治医都会来参加,还有各科的护士长,手术室的巡回护士主管。

  等人都到齐了,院长坐在上面最中间的位置,在他旁边的则是四位业务院长以及院办主任,和几个书记

  “就我院妇产景欣医生的这个事件,虽然患者家属和我们的官司告一段落,今天就做个结果。”

  坐在下面的安璃心里提着气听这个结果,在她的记忆里,景欣那么像她,她们毕业以后又是同事,研究生也是一块读的,只不过景欣的老师是尹主任,而她的老师是普外科的前任主任赵可茗。

  “就这个事情,患者家属要求我们结束和景欣的解除合作关系,才可以撤诉,所以院里决定和她解除合作关系。”

  安璃听了这话,心已经凉透了,景欣这一身修为,还是抵不过人情世故世态炎凉,她只不过是替患者保守秘密,这也有错吗!踏入医科,一身医术,一朝否定,安璃的犹如被刀割一般,又像背封在九尺寒冰里。

  “院长。景欣是我的学生,这孩子,业务能力强,现在好多人都不愿意报考医科大学,就是医患关系的复杂,让人心寒,她只不过替患者保守隐私,难道患者自己跳楼,也要怪在医生身上吗?!”尹主任说话了,她在替自己的学生说话,安璃却只能坐在下面地头啜泣,因为,他没有勇气为她再多说一句。

  “尹主任,我也知道你心疼自己的学生,可是你这学生事都做在这里了,患者家属不谅解我有什么办法。”王坤泽心平气和的解释道。

  “院长,我是产科的护士长,景医生在我们科,对实习生好,尊重老师和患者,如果院里要开了她,大可不必说的这么婉转。”产科的护士长邹媛一直对景欣的事有所不满。

  “我们要给上级领导一个交代,这件事让卫委会的领导很是头疼,打官司已经造成负面影响了。”王坤泽还是把所有质疑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景医生医术高超,又没有吊销她的资格证,离开咱们医院,还是可以去别的地方工作的,呆在咱们医院反而对她不好。”杨淼起唇在众人的质疑声里支持了王坤泽。

  这话一出,安璃抬起头,冷如利剑的目光盯着杨淼让人发寒,为什么!为什么是你,杨淼,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变得如此冷漠,坐在前面的莫九清看情况不对。把手伸到后面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师妹……别这样……。”

  产科的人那种轻蔑的目光更加严重了,尤其是张荪言,那种眼神恨不得用手术刀砍了他。

  散会以后,等人都走远了,张荪言给了杨淼一个巴掌,把他的脸当场打肿。

  “你们是同学啊,是同学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张荪言已经遏止不了心中的怒火,撕扯着杨淼的白大衣。

  萧陆离和莫九清见状上前努力的将张荪言拉开,杨淼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安璃看他脸肿了也上去帮忙拉开,这才平静下来。

  杨淼在产科的医生鄙视的目光下没有任何反应,安璃觉得脸上烧得慌,拉着杨淼的手就走开了。

  普外,办公室。

  “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安璃对着他怒吼

  “我以后再给你解释,景欣并不适合呆在这里,让她走吧,否则后面的事情对她伤害更大。”他依旧温和,因为他不敢告诉她,自己是王坤泽的棋子。

  安璃气的想打人,伸手准备落在他脸上的时候,又是舍不得在他已经红肿的脸上下手,毕竟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你心疼我了?”他问道

  “没有。”安璃手捂着小腹,为了孩子,不能跟他动气,已经动了心火,气血上逆会导致胎气大动。

  安璃丢下他一个人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杨淼可以忍受任何一种排挤,唯独受不了的是她的冷漠。

  张荪言回到妇产科,心已经凉得彻彻底底,他没有想到会是杨淼落井下石,蒙着头坐在办公室一句话也不说。

  “我可以进来吗?阿言,我知道杨淼做的过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来看看。”安璃的敲门声很轻,声音也放低了一些,她和杨淼夫妻本为一体,他做的事就是自己做的,即使再没有脸见妇产科的人,自己也要这么做。

  张荪言念在她有着身孕,就让她进来了,安璃坐下来,安慰他

  “荪言,我知道杨淼做的很过分,我是来替他道歉的。”

  “道歉?出了这样的事,道歉有什么用,他们明争暗斗是他们的事,景欣事无辜的啊,你让她以后就要承担逼死患者的的执业污点吗?”张荪言质问安璃,但是没有责备她。

  “我知道,我……我有他的孩子,不能质问他,等以后我会问清楚的,”安璃觉得没有脸面在呆下去,就出门而去。

  杨淼坐在普外的主治医办公室发呆,他心痛的是安璃的态度,是啊,她不爱我,又怎么能理解我在神外的处境呢。

  许蕊湘刚下手术就听说了杨淼被打的事情,麻溜的就往普外赶,来的时候见办公室的门半开着,杨淼坐在里面发呆。

  许蕊湘不顾他有家室妻儿,也想不了那么多,只想站在他面前,安慰他,陪着他。

  “淼淼……疼不疼啊?”许蕊湘心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坐下来,让护士找来冰袋,替他揉着脸。

  “不疼。”他冷冷的一句。

  “我帮你敷一下,等会就好。”许蕊湘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耳畔。

  “不用,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出去吧。”他只是一句敷衍

  “我担心你啊。”许蕊湘的心也是同样的疼。

  “出去!”他的声音高了几个分贝。

  “好,我出去,你记得敷冰啊”安璃,为什么他那么爱你,你却是冷眼旁观,为什么我那么爱他,却永远比不过你,你在他眼里的一瞥一笑都那么美好,我喜欢了他三年,到头来,却只换来一句“我结婚了。”为什么你得到了他,却不好好珍惜呢,为什么你要对他那么冷漠,许蕊湘边想,边为他带上门,动作那样轻。

  安璃觉得医院里太嘈杂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一时很难接受,她接受不了,她的丈夫对自己的闺蜜狠下心,她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去医大看看,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见证了她的成长。

  手机响了,QQ里弹出来一条消息:“那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那天……很忙,我师兄做手术。”安璃回复。

  “你在哪?”他问

  “医大,心情不好,来看看。”她回复的是那样迅速。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今天全院会议,景欣被院里刷了。”那些字眼里带着苍凉的语气,她又在下面补充了一句“杨淼促成的。”

  “杨淼不像我,他心思很深,医院不是那么单纯的,杨淼是懂生存法则的。”他又回复。

  “是啊,我能看得透你,我看不透他,你和他总归是不一样的。”

  医大樱花已落,我们又怎么能回到从前,现在只是向你诉说我的苦罢了,又怎么能奢望从前的日子呢……。安璃心里一绷,低头看了小腹,孩子,我不知道你爸爸会变成什么样子,妈妈又该不该去追求的想要的东西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