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往事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301 2019.09.04 01:08

  “妈妈,你跟爸爸是同学?”在楼道里的杨默旋跺了跺脚。

  “是啊,爸爸妈妈从初中就是同学了,你爸爸学习可好了,经常给妈妈抄作业。”

  安璃在儿子面前不停的在贬低自己抬高杨淼,这可让房间里的赵可茗听的很清楚,还没等安璃拿钥匙开门,赵可茗就先来开门。

  “哎呀,是哪个小帅哥打听父母的事情呢?”赵可茗亲昵的摸着杨默旋的脸蛋。

  “哇,妈妈。你师父长得真好看。”杨默旋小小年纪眼睛都直了

  “妈妈的师父你都该叫师祖了。”安璃教杨默旋认清辈分,又叫他换了拖鞋,到自己房间睡午觉去了。

  安璃安顿好杨默旋,才坐在沙发上跟赵可茗聊起来。

  “开会结果怎么样了?”赵可茗拿起一个苹果给安璃。

  “我请调去叶老师那里了。”这本来就是安璃算好的,说起来当然很平和。

  “去朝阳那里也好,至少离医务处不用那么近。”

  赵可茗的脸上浮出一丝死寂的苦笑,那是尘封旧事练成的一副枷锁

  “师父。你还是那么爱他吗?”安璃拉过赵可茗的手。

  “你有多爱付显暄,我就有多爱他。”赵可茗笑的很痴。

  “可是这些是能放下的,就像我和杨淼……。”安璃欲言又止。

  “你是把你完整的身子给了杨淼,可你真的能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忘记付显暄吗,那天你在那里看他眼神,正如当年一样。”赵可茗的声音提高了一些,解开安璃藏在心里的秘密

  “是,我是爱他,但是这种爱只能在心里慢慢的埋起来,而且它会伤害到杨淼。杨淼那么好,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甚至比显暄更好。”

  其实安璃知道莫九清对赵可茗的心意。他默默的喜欢着那个在讲台上教他一身医术的女子。就像杨淼默默的喜欢着自己一样。

  “璃儿,我从医半生,在我手上救活过两千五百三十二个人。可我从未救活过我的心。”赵可茗一字一句的戳着安璃的心。

  因为,她也没能救活过自己的爱情。

  安璃很快的擦去了自己的眼泪,拍打着赵可茗的肩膀,她也明白,放下一个人很难,哪怕是一个医学专家,都没办法学会这个功课。

  在夏日的渐渐落下的暮光里,这一对师徒的影子是那么的渺小。脱下白大衣的他们,不过是茫茫人海中的伤心之人。

  每个城市总喜欢把学校建设在安静的地方,尤其是医科院校,渭州医大里的夜晚宁静又寂寥,但总有很多学生在晚自习下了以后去咖啡厅看书。

  坐落在医大旁边的一个咖啡厅里,传来付显暄和一个女子说话的声音。

  “为什么选在这里?”

  “碧雪。你应该知道,这事我第一次约她见面的地方,这么多年了,这个咖啡厅一直在。”

  她就是温碧雪,那个所谓的要嫁给付显暄女人,那个付显暄父母钟意的儿媳妇。

  “你是嫉妒了吗?”温碧雪有些讽刺的意味。

  “嫉妒?我有什么好嫉妒的,这是我自己造成的。还有你。”

  付显暄看着眼前的温碧雪,她的脸庞正如她的名字一般,雪是最洁白无瑕的存在,她的眉毛颦颦若蹙,只是眼睛里少了安璃的温柔,要知道安璃曾经也是满腹诗书的女孩子。

  温碧雪出自书香门第,父母亲都是老师,在她身上或许能看到世外仙姝的影子,可付显暄的眼睛一直停留在,她与安璃讨论诗词歌赋的时候。

  白色的裙子在这炎炎夏日应该算一道靓丽的风景了,可是这个穿白裙的女孩,终究不是心之所爱。

  “我今天看到了她在杨淼的背上,他们又说又笑,杨淼始终是赢了我,真的,我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哦对了,我还看到了她穿白大衣的样子,真好看。”付显暄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温碧雪却说着别人。

  他也只能用讽刺另一个人的方式,掩盖他对安璃的思念,是,她有家庭,有别人的孩子,这些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当初。要不是爸妈把你硬塞给我,我就可以抓住我的璃儿了,结果到现在我也没结婚,你们满意了,所以今天叫你来,就是让你回你爸妈那里,永远都别在来渭州了”

  付显暄知道,当初他就是太心软了,才会导致和温碧雪一直逢场作戏到今天,这样他又和《孔雀东南飞》里的焦仲卿有何区别。

  温碧雪没有说话就头也不回的走开了,只留下付显暄和眼前模糊的背影。

  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这渭州的万家灯火里,有一盏灯,是安璃盼望老公回家的最好证明。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都快十点了。”杨默旋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手里拿着一包薯片

  “乖儿子,你去睡吧,你爸爸可能在手术上呢,没那么快回来。”安璃摸了摸杨默旋的头。

  “不行,我要等爸爸回来讲大脑长什么样。”杨默旋趴在安璃肩上

  “大脑啊,妈妈不是神外的,只是在书上见过它长什么样子。”安璃又打算开发儿子对解剖的兴趣。

  “那我还是等神外的人回来讲给我听,反正明天是周六。”杨默旋继续吃薯片,赵可茗则在书房写论文,

  “儿子,你今天跟你师祖睡好不好,我今天找你爸爸有事。”安璃又软磨硬泡的跟儿子商量。

  “好说。好说,我才不当电灯泡。”杨默旋坏坏的撇了撇嘴

  十一点:……

  十二点……

  等杨淼回来的时候,安顿好儿子的安璃已经在沙发上熟睡。

  客厅的灯光下,杨淼的笑容有些惬意。溶解了他在医院的冰山脸

  “我还要收拾你呢,你怎么就睡着了。”

  杨淼又看了看那被吃的干净的薯片袋子,原来高级电灯泡超级小馋猫也来了。

  杨淼解下了自己的领带,准备把安璃抱进卧室。然后自己在去洗漱,换睡衣。

  杨淼将安璃轻放到床上,转身就去洗漱。

  卫生间的灯光有些晃安璃的眼睛。她知道杨淼回来了,但是现在她只想继续装睡,嘴角微翘。

  杨淼换好睡衣,蹑手蹑脚的躺在安璃身边。

  “老公,回来了”安璃假装刚醒的样子。

  “今天有个急诊,临时加台。”杨淼帮安璃盖好被子,

  “老公。你还记得我高中时候老抄你作业的事情吗”安璃慢慢的靠近他

  “谁不知道你理科差。当然记得,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跟儿子说到这个事情了。”安璃开始装弱

  “你还记得我要惩罚你的事情吗?”杨淼的眼神有点坏坏的

  “啊?”

  还没等安璃反应过来,杨淼已经栖身而上。安璃有些害怕了,低下头闭上眼睛。

  这样美好的夜晚,只留下他们影子互相纠缠,交颈而卧,缠绵辗转,宛如一曲绵长的小夜曲,以他们的气息作为动人的音符,十指相扣的柔美作为节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