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教会我爱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778 2019.06.05 15:06

  “你说,我肚子里的,会不会是女孩,那她长得像你还是像我?”安璃摸着自己的肚子,微微一笑。

  “她哥哥长得像我,她长得像你很公平,”杨淼起身坐在她的床边,离她更近了一些,白色的柔和,配上他的容颜,他朗目疏眉,不近人的冰冷下有火热的爱,他的唇单薄而红润,他的眼神明亮灿烂,瞳孔灵动如水晶一般,他的眼泪不轻易流下,一但流下,那就是动人心魄的契机。

  “你长得还是好看。”安璃凝望着他的脸,

  “这话你都说了几遍了,我在你这儿就剩下一副皮囊了?”

  “人家夸夸你,你就上天了?我这是庆幸,儿子像你。”安璃又仔细的看着他的胸牌。

  “还是你本人好看,这胸牌上的不像你。”安璃松开他的胸牌,靠了回去。

  “那你有这么帅的老公,是不是幸灾乐祸啊?”杨淼故意的把脸凑近了些

  “嗯,”

  我一定会学会爱你,一定会的,给我一点时间。

  “你靠我近一些。”

  “嗯,”杨淼慢慢的把身子侧过来。

  “我们重新谈恋爱吧,就像先结婚后恋爱的那样。”她吻了他,靠在他怀里。他怀里的冷冽,和他身上独有的清香散发出来。

  “真的吗?你真的要学会接受我吗?”他的喜悦浮上心头。

  “真的,我要爱你,我是你的妻子,请原谅我……”

  他用手捂住她的唇“只要你肯爱我,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他是那样的高兴。这样的话,已经融化了他在人前的冰冷。

  “我们一定要携手走完这一生,答应我,无论我曾经有多爱显暄,现在在我身边的是你,我们要举案齐眉。”

  “好,我答应你,永远做你的依靠,我们一起相伴到老。”

  安璃将头靠在杨淼的怀里,他的心跳和呼吸仿佛是可以触摸到的,她一定要忘记前尘过往,只对他一人倾心。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平静

  “进来。”杨淼将安璃的头轻轻安放在枕头上,然后转身道了一句。

  “师父,安老师没事吧。”顾南歌推门而入,这个孩子是很懂礼貌的,没有师长的吩咐是不敢轻易坐下的。

  “她没事,你过来坐吧。”杨淼推过自己身边的凳子。

  顾南歌整理了自己的白大褂坐了下来,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就开始削。

  “你这孩子,苹果让你师父削就好了,你怎么还削上了。”安璃看着她,想着当初给赵可茗削苹果,她还心疼的不让削。

  “师父的手哪是削苹果的,这种事还是晚辈来做就好。”

  “我怎么就不能削苹果了,你跟着她呀,嘴都学尖了,你就应该跟我回神外轮个十台八台的。”

  “她还小,你就舍得让她轮。等她年资历深一些,是主治了再让她轮吧。”

  杨淼看了看怀里的怀表,都已经一点多了,她还没吃饭。

  “你吃什么啊,我去买点,你要在这儿住一阵子,不吃饭可不行。”

  “我要吃炒土豆丝,你给我想办法买点?”

  “好,那我走了,你们聊自己科里的事吧。”杨淼说罢就出去了,他的脚步声一贯都是轻的。

  “明璐红包的事情怎么样了。”安璐问道

  “家属闹到医务处了,家属不知道你怀孕了,事后才知道,也是吓得够呛的。”

  “医务处的万主任可没那么好惹。”

  医务处的万棕凌是赵可茗的前夫,当年赵可茗执意要和他离婚,他自己出轨手术室的一个护士。当时赵可茗怀着孕,因为伤心过度,孩子也掉了。

  “南歌,把我手机拿一下,我给旋旋打个电话。”

  “好。”顾南歌从安璃脱下的白大衣里拿出手机递给她。

  二楼,医务处

  万主任正在和患者的家属交谈。

  “是你们普外科的那个明医生,拿了红包还不承认。”患者的女儿这会儿已经气的火冒三丈直敲桌子。

  “现在这个事情,也没有目击证人证明是明璐医生拿的,我理解你们的心情,要是您有什么不满,可以换主治医生嘛。”万棕凌除了说话圆润,长得也是一副艳骨,当初赵可茗和他本是双剑合璧,现在他退居医务处,再也没脸面在一线科室呆下去。

  “你们医务处和她们科主任都是帮着自己人说话。”

  “如果是明医生拿的,他为什么不装在身上,而且放在处置室等护士发现呢,而且你们要给他的时候,他也没拿啊,现在为什么就断定是他拿的。”万棕凌平时的风格就是,家属斥责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

  “要是不是他拿的,调监控啊,看看是谁拿的,而且我爸现在发烧到三十八度五,你们总要有个解释吧

  “老年人身体不比年轻人,何况这么大的手术,人的身体就像机器,总要有一个不能承受的极限。”

  医务处的主任都是“厚脸皮。”说话语调或轻或重都是要有分寸的。

  “什么都不用说了,下午就调监控,要是是他拿的,咱就把这事情闹大。”

  蛮横无理的人说话总是不找边际,走路都带着狂风暴雨。

  妇产科,病房

  “旋旋。妈妈好了就来接你,咱不手术了,妈妈送你上学,给你做好吃的。”安璃用极为温柔的声音,安抚着电话里的小家伙。

  “妈妈不用上手术了吗?”

  “不上了,陪你,让你看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妈妈最好了。”

  杨淼提着饭盒进来,就看到安璃做了一个让他安静的手势

  “谁打来的?”

  杨淼见他拿了手机。心里害怕极了,害怕那天窥探她电脑的事情被发现,因为QQ的登录记录会在手机上显示出来。

  “妈妈,下周运动会让爸爸来陪我跑嘛。”

  杨淼一听是儿子的声音,如释重负。

  “好,爸爸来陪你跑。”杨淼把头伸过去答应了一声

  “儿子,运动会让你爸爸陪你跑,妈妈看着,你可不许哭,咱们是比赛第二友谊第一。”

  “好了妈妈我挂了,要画画了。”

  “好。画完了记得拿给妈妈看看。”

  “妈妈再见,我会画的很好的。”

  “好嘞,儿子。”

  安璃如杨淼所料的放下手机,看着眼前的人。

  “吃什么啊?”

  “土豆丝,你最爱的,还有蘑菇鸡汤。”杨淼知道她最讨厌喝鸡汤,但是还是要买给她喝。

  “我最讨厌鸡汤了,不过…….看到老公你那么辛苦,我还是决定喝下去了。”

  “安儿……。”

  “嗯……?”

  “我……登上你的QQ,替你加了一下儿子的班群……对不起。”

  “什么?你动了我的电脑?”

  安璃的心灵秘密被他挖开,是怪他还是不怪他呢?呵,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她不想伤害他,可是还是让他看到了。她把付显暄放在置顶的位置,相信他也看到了

  “没什么,你要是……要是介意我把他放在置顶,我拿下来就好。”

  “不不不不,我知道他在你心里的分量,你要是不想拿下来,就放着吧,来我喂你你吃饭吧。”

  其实,我很生气,很在意,但是你的心,我只能一点一点的去挽回,别无他法。

  他喂她吃饭。是,在她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没有全程照顾,后来听人说,她生的时候,疼的咬破了嘴,也不肯喊叫。

  “你要是疼的话,这一胎,要不就剖了吧。”杨淼为她吹着鸡汤。

  “我又不是第一次生了,你害怕什么,难道害怕羊水栓塞?”

  “第一胎的时候你够疼了,我后来听人说,你都疼的没力气说话了,还是剖吧。”他已经有眼泪了。

  “肚子拉条口子。你以为就不疼了,而且我肚子上本来就有妊娠纹,再多一条口子,你看了能舒服吗?”

  “没事,咱们都是医生,我不嫌弃你,都老夫老妻还计较这个

  “我说你也真是的,看这眼泪,疼的是我又不是你,你要是实在不忍心,就做你的手术去。

  “疼的是你。还不如让我疼呢,免得我心疼啊。”

  “啧啧啧,心疼啊,去找欧阳啊,让他给你看看。”

  “哼,我才不找他。”

  “我说你这个人,你自己说的心疼的,让你去看大夫你又不去,没劲。”

  安璃拿着背后的枕头砸他,两个人嬉戏打闹,丝毫不顾这里是医院。

  安璃听了许蕊湘的话。她一定要好好对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