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投怀被拒绝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735 2019.08.29 21:00

  安璃的小动作杨淼怎么会不知道,一个睡觉本来就很轻的人,怎么会对安璃的触摸没有感觉,他只是暗自欣喜,没有作声,这样享受的时刻准,又怎么忍心打断。

  安璃越发大胆的逗弄着他的鼻子和嘴唇,旁边的医生都睡着了,看不到这样的安璃。

  “哈……。”杨淼突然睁开眼睛,安璃往后躲了一下。

  “你干什么呀,你吓到我了。”安璃照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

  “你调戏我。”杨淼一把安璃拽入怀中,安璃没有任何防备的贴在他怀里,他说这几个字的时候足以让安璃毛骨悚然。

  “这不你流口水了,我帮你擦擦,哦对了,别在这睡了,我给你拿了饭,还在外面呢。”安璃拽着杨淼就要走

  “你不好好休息,大晚上的给我送饭。”杨淼抚摸着她的脸颊,他的笑和他指尖的温度,会让安璃永远记住,记在心里。

  “你是我老公,我孩子的爸爸,就算我自己不吃,也要给你吃。”安璃或许早已经褪去了大学时一见钟情的向往,慢慢的变成了日久天长的平淡,从嫁给杨淼的那天起,他就已经融在了安璃的生命里。

  “你爱我吗?”杨淼的声音如同绵柔的酒,这个在他心里酿了很久的问题,终于问了出来。

  “我不说虚的,证明给你看。“安璃在他的唇角轻吻了一下。

  很是奇怪,安璃到今天的无法对杨淼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可是设想如果有一天他突然不在身边了,安璃很清楚,自己将会成为世界上最痛苦的女人,这并不是像她和付显暄那样惊艳了时光的爱情,而是把杨淼变成自己的过程。

  “走,去吃饭,正好饿了。”

  安璃没有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挽着杨淼的手,走出了手术室。

  普外科没有了安璃的助阵,其他的主治医要赶着管理实习生,还要加班加点的干活,当其他规培的住院医叫苦连天的时候,只有顾南歌还在写病历。这规培生的办公室,也只有她是安静的。

  “师姐,别写了,喝口茶吧。”

  “谢谢,你喝。我还有东西没搞清楚。”

  这个喝顾南歌说话的姑娘叫做苏云悦。是第一年的规培住院医,普外的规培医生里最不起眼的一个,没有什么心眼,说起来还真是像当年的安璃。

  “师姐,你认识神外的杨主任啊?”这孩子说话的声音极小,生怕问的顾南歌不高兴了。

  原本写着病历的顾南歌突然转身面对她“你找杨主任有事?”顾南歌也寻思着这个规培生为什么要找自己的师父。

  “我……我下个月就要转到神外去了,我怕做事情不好,杨主任凶我,毕竟他是美国回来的,肯定要教学……”苏云悦话都口齿不清了,单纯的孩子到哪都会得罪人。

  顾南歌噗嗤的笑了一声,这个师妹,嗯,很有意思。

  “你不用怕,杨主任很好说话的。神外顶他最好说话了,这样吧,我等会儿查完电脑上的这个,要去神外找他问几个问题,你跟我走吧。”

  顾南歌一直对于体内斩首的罕见病例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对于全世界各大顶尖的医学院,当属哈佛,耶鲁,霍普金斯,有相关的高精尖论文,所以要学习她也只能去找杨淼。

  神外科的值班室还是比其他科室宽敞的,毕竟待遇好,杨淼又是副主任,在这里值班,也算是舒舒服服的了。

  “老公啊,您请用餐,”安璃不同于往常准,竟然调皮起来,筷子也放到了杨淼跟前,还把饭盒放打开。

  “这么多菜,还有肉。”杨淼起身准备去倒水,却被安璃按下来了。

  “我去倒。你吃。”安璃很细心的将水兑好,又在杯子的边缘泯了几口。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要试试水温?对了,这菜是赵老师做的吧?”杨淼一尝这菜,都不是安璃做的,因为她嫁人以后,厨艺就大不如前了。

  “的确是师父做的,好吃吧。”安璃将旁边的凳子推过来坐在杨淼身边

  “有什么比你更加好吃。”杨淼又开始说出那种肉麻的情话。

  “你的老情敌,付显暄来了。”

  杨淼刚说了情话,就又被这个家伙扫兴了。

  “那你开心吗,他可是你喜欢的那个人“杨淼的语气有些怯懦,付显暄就像一道闪电,他生怕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被击碎。

  “我告诉你他来,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之间是没有什么秘密的,杨淼,我没能为你保住这个孩子,我的心很痛,真的很痛。”安璃缓缓的将头靠入杨淼的怀里,她做出一个很荒唐的决定。

  “你想碰我吗?”她说道

  杨淼的眉头倾刻间就皱起来,她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

  他立刻将她推开

  “你疯了吗,身子都没好全就让我碰。”杨淼有些害怕,因为他竟然想碰安璃,可是又怎么忍心碰她,怎么可以萌生这种念头。

  “我觉得我欠你的,我就应该补上……”安璃这个理由看似充分,实际上却是愧疚的根源。

  “师父,我可以进来吗。”

  杨淼气不打一处来,还没有接安璃的话,顾南歌就在外头敲门。

  这孩子,这会儿还来了。

  “进。”杨淼坐了下来,只说了一个字,安璃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是她第一次投怀送抱还被拒绝了。

  顾南歌示意苏云悦也进来,一看安璃站在那里,脸色极差,又看了看杨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安老师,你们吵架了?”顾南歌还准备替安璃讨回公道。

  “没有,我做错事情了,他正纠正我的错误。”安璃回了顾南歌,心里还是难受的。

  站在远处的苏云悦一直很崇拜安璃,这一出可把她吓住了。

  原来,安老师是夫管严,这么没有家庭地位。

  “你后面的这个姑娘是?”杨淼才看到后面的苏云悦。

  我怎么可以八卦别人的家务事呢,该死该死。

  顾南歌刚要开口,安璃却介绍了苏云悦

  “这是我们科室的规培生,苏云悦,”安璃竟然把她的名字说了出来。

  “安老师,你记住我了呀。”苏云悦惊讶的看着安璃。

  “我记得上次手术,你被针扎到手了。”安璃还是站着,没有坐下。

  “行了,别站着了,坐吧。”杨淼的语气有些装大爷的样子,安璃这才乖乖的坐下来,这让苏云悦可是看了笑话。也不敢相信杨淼好说话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南歌。”

  “师父,我想要霍普金斯大学关于体内斩首的论文。”

  “体内斩首?这可是罕见病例,你查它干什么。”顾南歌的好学之心,并没有让杨淼为之惊讶,只是她查这些还为时尚早。

  “我想看看,师父可以帮我吗?”

  “可以,我正好有这个,不过是全英的,看不懂来找我,”杨淼一副温和的样子,让顾南歌觉得更不对了。

  “谢谢师父,我先走了。”还没有等苏云悦说她的事情,就被顾南歌拉走了,

  “这两个孩子,毛毛躁躁的,怎么回事啊。”杨淼坐下来继续吃饭。

  “是你刚才发火的样子被他们看到了,以为你和我要吵架,吓跑了。”

  安璃丝毫没有透露出她有点伤感的样子,但是她明白,在科研和论文上不及杨淼万分之一,也帮不上他什么忙。

  “老婆大人我错了,你也骂我不就好了”杨淼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求原谅。

  “我只是恨自己在学术方面帮不了你什么忙。”安璃站在他后面,环抱着他的腰,柔声细语的说道。

  安璃的呼吸敲打着杨淼的耳膜,使他的心也软了下来。

  “答应我,虽然因为工作需要,我们不能戴婚戒,但是你不能离开我,永远都不能,”安璃在这一刻或许才明白了婚戒的意义,不能戴在手上也要戴在心里。

  “好了,你去睡吧,我还要写手术记录,万一凌晨有急诊,我就不睡了。”杨淼在她手上拍了拍,

  那夜,杨淼真的只是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安璃却睡的很沉,她真的放下了所谓的一见钟情,去接受另一个自己。

  一个,和另一个男人日久生情的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