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心虚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122 2019.09.27 22:43

  杨淼的课题因为这场灾害的缘故告一段落,这周要整理的病例很多,所以神外科的坐在一起开例会。

  杨淼一贯不怎么会爆发自己的情绪,坐在一起开会,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楚霄明的。

  “此次灾情,对于神外的死亡病例,做一个讨论。邢主任,你来说,”楚霄明把这个机会就让给了邢革阳,因为接下来的这个病人,是杨淼的,他自己也不好说。

  “患者蒋成杰,男,三十四岁的,一周前因煤气爆炸事故入院,经过头颅CT,显示为脑挫伤,颅内血肿,患者并无基础病史,经我院神外科手术,术中操作规范,后患者转重症监护室,于前天晚上九点十分,突发感染性休克,抢救无效死亡。”

  邢革阳很快的把这个病例简单的说了一遍,杨淼用食指敲着桌子,默不作声,

  “杨主任,这个病人是你接的,可以说说,你抢救时候的情况吗?”

  楚霄明这么一说,杨淼才说话了,他收回了手,很有底气的站了起来,

  “患者脑挫伤严重,在术中清除了破碎的脑组织,施行脑室外引流,经转重症监护室后,生命体征平稳,意识障碍,处于深昏迷状态,我们知道,这种情况下,患者恢复意识很难,但,突发休克,实属少见,所以就休克突发原因,我想和大家做个讨论,”

  杨淼刚把自己的质疑的时候,护士长突然进来了。

  “主任,有几个颅内高压的患者,家属正在外面等呢,”这护士长和主任的默契就在于,出了什么事情总能,及时报到。

  “哦,那就散了吧,看病人要紧。”楚霄明这话一出,讨论就被打断了,怕是家属又有什么不满。

  而安璃这边,也为这次救灾所用的药品数据在做统计,

  安璃正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发呆,也在回想近日在院里发生的种种,叶朝阳虽然参与了这次的救灾行动,但是说到底,神外的人也没有说什么。

  “安老师,喝咖啡吗?”

  懂事好孩子何嘉鹤,手里捧着一杯咖啡放在安璃的桌子上。

  “谢谢。”

  何嘉鹤坐了下来,就坐在安璃的旁边。

  “安老师,能跟我讲讲,你老公的故事吗,我听说他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那英语一定很好吧。”

  何嘉鹤不问医术,到问起英语水平,这可是第一次有人问语言水平的。

  “他托福考了五百分呢,可是呢,他初中,高中的英语成绩都不行。”

  “你们是同学呀。”何嘉鹤浮起一脸像是看偶像剧的样子。

  “是啊,他学习比我好的多,要不怎么能上霍普金斯。”

  安璃除了夸自己的老公,好像是什么都不会干了一样,杨淼如何如何好,她总能说的很认真。

  这或许,就是真正的真爱粉。

  普外科的一号手术室里,无影灯的光刚刚熄灭,顾南歌伸了个懒腰,看着巡回护士做完善后工作才出来。

  “你们听说没有啊,神外有家属正在找楚主任讨说法。”

  “这消息传的挺快的啊,都传到咱们这里来了。”

  从四号手术室出来两个护士,手里拿着一摞子记录去值班医生那里签字。

  顾南歌正好也要签字,于是就碰在一起了。

  “神外怎么了?”顾南歌别的事情不八卦,师父的事情,还是要问一下的。

  “你没看神外的人发的朋友圈啊,神外科多了两例颅内感染,这会儿,估计才开场,”

  顾南歌有些后悔了,谁让自己平时不八卦呢,这证事儿来了都帮不上忙。

  而院长办公室里,有人才把这个消息递上去。

  “什么!楚霄明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种事情都敢出,还坐的稳?”王坤泽彻底生气了,患者发生颅内感染这种事都坐得稳。

  院办公室主任是个直性子,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郑真,院办公室主任,学的是卫生管理专业,再大事上总是有言直柬。

  杨淼进来的时候,王坤泽理了理气,坐来下来,

  “院长,这次一共有三个颅内感染的病历,其中有两个发生了感染性休克,我想……。”杨淼话都没说完,王坤泽又拍了桌子

  “这个楚霄明,我平日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他这么放肆,这次感染他难辞其咎!”王坤泽越说越生气,就差摔杯子了。

  “院长,这次的感染,我觉得……很可能是颅内置管引起的。”

  杨淼终于把这话说了出来,他这也是有理有据的,由医疗器械引起的休克只是在万分之一的情况下,神外科的器械,是大包大揽,再清楚不过。

  “你这么说,也是有些门道的,这医疗器械引发的感染性休克,虽然并不多见,但很难保证他楚霄明的手里就没有点东西,这次,卫计委要是查下来,没人敢保他。”

  都说这墙倒众人推,就算楚霄明和万棕凌关系再好,这事儿都在这儿了,医务处想全身而退,也只能轻撇清关系。

  郑真也只能站在一旁看着,这个节骨眼上,救过来的,当然是好,休克致死的,还得赔钱。

  主任办公室的门紧闭着,楚霄明皱紧了眉头,手里握着一个茶杯,手指不停的在茶杯上敲打,发出的声音依然没有打破办公室的沉寂。

  他很清楚,这次的感染休克可能就是因为长誉制药的颅内置管造成的,这是他当主任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惶恐,很可能因为这件事情,他要接受审查,还有可能被追究责任。

  万棕凌也是听说了这件事,连门都没有敲就进来了,吓得楚霄明的手抖了一下,滚烫的茶水也倒在他手上。

  “你们科这三个病例,能救回来就好,救不回来这个责任谁来负,”万棕凌开口就问这个事的后果,让楚霄明更加害怕,他把倒在桌子上的茶杯扶了起来,并没有说话。

  “现在王院长正巴巴儿的找你的错处,接你班的人都给你找好了,只要你下台了,杨淼马上就能替代你,你不怕卫计委吗?”

  万棕凌并没有坐下,他把手撑在桌子上,看着楚霄明的眼睛。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不知道那个姓方的搞什么鬼,事情变成这样,我能保住这身白大衣就算万幸了。”

  神外科和医务处的主任,只能在这个时候面面相觑,没有任何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