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欧阳的烦恼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444 2019.09.06 20:59

  周鸢兰在药剂科流动的人群中寻找安璃的影子,她也没有来过药剂科的新大楼,只能往里走,这新大楼的实验室居多。

  “请问一下安璃安大夫在哪。”

  “您是?”

  “我是她妈。”

  幸好碰上的何嘉鹤,如果是旁人,恐怕人家又要不高兴了,还会说安璃怎么天天有人找。

  “安大夫在储备室,我带您过去。”何嘉鹤才来医院不久,怎么会认识周鸢兰,也只当普通的家属领了过去。

  “小璃。”周鸢兰朝安璃招了招手,喊了一声。

  正在清点药品的安璃一回头,周鸢兰只给了她一个笑容。

  安璃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出去,又把笔插进口袋,她也不想看到周鸢兰为她担心的样子。

  “妈,您怎么来了,这里人多味道也重,我本来今天下班打算去看您。”安璃拉过周鸢兰的手,愧疚的说道

  “我还没有老到走不动的地步,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说呢,淼淼也是的,你不说他也不说,要不是昨天戚主任的女儿来家里吃饭,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周鸢兰握住安璃的手,又是唠叨又是嘱咐的。

  “妈,我没事,你也不要怪阿淼,他忙,我们都没事。”

  安璃最怕长辈因为担心嘱咐这个那个的,尤其是两边的父母同时唠叨,那就更加壮观了。

  “小璃啊,我买了一条鲈鱼,炖汤,你看很新鲜的。”周鸢兰又递了小饭盒到安璃手里。

  “妈,我们有食堂的,哪能让你给我们送饭。”安璃平时在自己妈妈面前也是这样,从来不敢乱收家长的东西,因为收回来的都是唠叨,

  “食堂都是什么呀,都让淼淼把你带坏了,什么食堂外卖的,我看着都害怕,”

  安璃吓得不敢说话了,周鸢兰还是在唠叨,安璃只能又撒娇又说好话。

  “好了。妈不打扰你工作了,妈约了小姐妹去打羽毛球,妈先走了。”

  周鸢兰走的时候还在回头看安璃,还在嘱咐她没有说完的话,安璃看着手中的小饭盒,安璃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药剂科清净,各大外科却不一样,二院的四大公子有两个在上手术,还有两个……。

  “今天我们讨论的这个冠状动脉搭桥的这个手术记录,患者同时伴有深静脉血栓,术中静滴肝素钠建立升主动脉造影,出血量控制在四百毫升以内,这确实是个值得载入教学的点,但是……。”

  欧阳子衔这话还没讲完,电话就响了

  欧阳一看,上面的“老妈”二字顿时就不想接了,因为自从他一回国就有家长物色各路女孩给他,这就是中国式催婚。

  欧阳子衔心里一狠,又把电话挂了。

  “但是,对于这类精尖的手术操作,我们还是要多总结经验,甚至要踊跃的去更好的地方进修,昨天这例手术的成功,并不代表什么,所以还是希望大家以临床探索为主。”

  欧阳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极其强势的人因此他总是需要一个性格温和的人中和他的强势。

  “这手术研讨我本来不想在早上开的,但今天吴主任请假,索性耽误了各位几分钟。”

  散会以后,他的电话果然如期而至。

  “妈,你干什么啊,我都说了我要上班为主了,你干嘛硬来啊。”欧阳子衔遮遮掩掩的,他可不想让人知道他被催婚。

  “上班,上班,天天就知道上班,小时跟你玩的那些朋友都结婚了,你还在上班,留了一趟学就天天上班。”欧阳的妈妈的催婚模式一般人真的不敢想象。

  “你给我介绍的那些,没一个有感觉的,老妈,您别添乱了好不好。”欧阳哼哼唧唧的都快哭了。

  “明天,明天你必须去,明天下午六点,到你浓我浓咖啡厅,”

  我的妈呀,你浓我浓可不就是他出国前请安璃喝咖啡的那家吗,这是要硬来的节奏。

  “妈,妈,喂,喂。”欧阳子衔想强辩几句,没成想电话已经被挂了。

  不曾想后面的实习生当场就来了一句。

  “欧阳老师,签个字吧。”这句话说的欧阳子衔背后发凉,完了,被人家听到了。

  “你都听到了?”欧阳一脸惊恐。

  “欧阳老师,我什么都没听到。”

  其实她什么都听到了。

  不许说出去,不然我把你发配到急诊擦除颤仪去。“

  欧阳子衔骄傲的笑了笑,这点权力他还是有的。

  “欧阳主任,有急诊“胸外的护士长准时敲响了拯救之钟。

  欧阳子衔顾不上明天晚上的事情,先救人要紧。

  一楼,急诊科。

  欧阳先看到的。是一个挎着名包,身着爱马仕的女子,头发看起来也是刚拉直的,豆沙色的口红,看起来很像白领的样子。

  在看看床上躺的这一位,面色发绀,呼吸微弱,但年龄也就是三十多岁,不像是心肌梗死,心脏病啊

  “患者怎么了。”

  “欧阳主任,这个患者,无外伤,但面色发绀,呼吸音弱,左侧胸廓听诊为鼓音,血氧下降,我们考虑为自发性气胸

  “家属,家属呢。”欧阳子衔连忙喊到。

  “大夫,我是。”旁边的白领发话了。

  “他有心脏病史吗?”

  “没有吧,我不知道啊。”女子显得很无辜的样子。

  欧阳一听这话,马上上去重新诊断

  片子没出来的时候直接用叩诊

  “胸部有骨折,气胸很可能是由骨折引起的,做胸穿把气抽出来,然后进行手术。”

  “欧阳主任,胸片来了”

  欧阳子衔迅速的过了一遍片子

  “左肺有低密度阴影,是肿瘤,得马上手术,这位女士,去联系一下他家属,”欧阳指着片子对那个女子说道。

  “大夫,我是他相亲对象,联系家属这事,不归我管吧。”

  什么。又是相亲对象,这难道就是中国式相亲对象,还是不要给自己找祸害了。

  今天的这台手术,是整个胸外最窝囊的一台手术,还是院长亲自先签的字,大家都把那个病人称为,“相亲男。”

  这台手术一共用了六个小时,等欧阳子衔一下来,全胸外都在议论,相亲不靠谱。

  无奈欧阳子衔只能去药剂科把这个烦恼说给安璃听。

  “什么!不会吧,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安璃惊讶的看着欧阳子衔,而后又开始笑的前仰后合,

  “谁说不是呢,我妈刚叫我相亲,就遇到一个相亲男没人管,而且听说是被他相亲对象打的,不经意的还发现了恶性肿瘤。”欧阳子衔害怕的表情让安璃感到心疼。

  “那他可真倒霉,你也够倒霉的,你看你妈给你选的那咖啡厅就知道没好事。”

  “这指不定又是什么奇葩,你不知道现在还有那种带着七大姑八大姨去蹭饭的那种,老可怕了,亲爱的,我好害怕啊”欧阳子衔摇了摇安璃的手臂。

  “阿姨应该不会给你介绍那么奇葩的吧,那毕竟是你妈,像我不是我婆婆亲生的,还对我很好呢。”安璃准备给他一点安全感。

  欧阳子衔摆出一副只想流泪的样子,然后又死盯着安璃,灵机一动。

  “唉,亲爱的,你陪我去吧。”

  安璃的嘴张的半大,只蹦出一个字

  “啊!”

  “就这么定了你陪我去,我去值班,别给老杨说,我不想他知道

  这叫什么差事啊这叫,安璃闺蜜当着当着就变成了电灯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