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外科医生鉴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找人

外科医生鉴图 心所安 2728 2019.09.20 20:56

  安璃终于有了和师父同台的机会,不过是在这种紧急情况下。

  “璃儿,累吗?”赵可茗站在一助的位置上,拿着止血钳夹住脾动脉脉,安璃自退到二助的位置,给大师兄尊重。

  “师父,他估计是爆炸以后,逃走是逃走了,但是肯定是在哪摔倒了,摔在锐器上,扎到了脾脏。”安璃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调侃一下病人是什么原因受的伤,

  “这次的爆炸事件,把整个楼都炸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没毁容都算轻的,你看那毁容截肢的大有人在,就这都算轻伤。”

  莫九清说这次人为灾害的厉害,同时也算提醒普外的人要小心。

  赵可茗却什么也没有说,持着组织剪剪开胃脾韧带,

  “清清,你分离动脉吧,”

  “双重结扎,七号线,”莫九清手下的结扎动作快了很多,比起其他外科的人,普外科这边临危不乱,还是和这么多大神坐镇有关,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了,手术,抢救,依然紧张的继续着,杨默旋依旧陪着她的同学在手术室门外等着,等着杨淼出来。

  “杨默旋,你爸爸可以救我爸爸吗?”

  “可以,绝对可以,我爸爸是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我妈妈说那个学校可厉害了,”

  杨默旋安慰人的样子,继承了安璃,他温柔的样子也继承了安璃,杨默旋陪着小甜馨和她奶奶坐在外面。

  “那你爸爸总是忙,也没有时间陪你,你就不伤心吗?”

  “伤心,可是伤心也没有用呀,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还有那么多人要救。”

  杨默旋转过头看着身边的这个小女孩,她的头上的两个短短的小辫子,脸肉嘟嘟的,看着就让人很想捏,不开心的时候嘴上像吊着油瓶儿一样,安璃怕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这儿装绅士。

  里面的手术依然没有做完,脑室外的引流开始了,这引流管是手术的重中之重。

  清理了好一会儿才把淤血都清理干净,这个病人也算命大,能不能醒过来就看她的造化,毕竟现在连外面的壳子都不是原装的。

  杨淼在仔细对和硬脑膜的时候,手上的缝合速度比往常快了些,谁知进针的时候,却扎到了他的手指,

  “哎呀,淼淼,小心呀,幸亏这个病人没有传染病,不然你可麻烦了。”许蕊湘先把自己的担心全说出来了

  “没事,”杨淼只是淡淡一句

  “淼淼,你这怎么搞的,还能职业暴露”萧陆离虽然被口罩遮住了脸,但是细微的表情还是能看出来的,

  “唉对了,咱们科那些和家属失联的人得做好登记,完了给管床的医生说一下,让他们留个心眼儿。”

  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杨淼没有换衣服,这把杨默旋看呆了

  爸爸这绿色的衣服好有型,

  还没有等甜馨的奶奶上去,杨默旋就拉着甜馨上去了。

  “爸爸,蒋叔叔怎么样?”

  “你怎么还没回去,这里的多乱你不知道啊。”杨淼开始责怪杨默旋。

  “杨医生,别怪默旋,要不是他带我们上来,我们可就慌了。”小甜馨的奶奶一开口解释,杨淼的脸色缓和了很多。

  “杨医生,我儿子怎么样?”老人家一开口问这个,杨淼的心里直发怵,他还没有想好,怎么给老人家说,但是这么危险的病情,必须说实话。

  “阿姨,我给您说,现在没有脱离危险期,脑挫伤严重,意识障碍是肯定的,能不能醒,咱们还得看后续的治疗,麻醉过了以后,病人就会出来了,有什么事情,您可以给我打电话。”

  杨淼对病人总是这么温和,这种时候,医生就要显得和家人一样

  其实医学的宗旨就是。

  有时治愈,常常关怀,总是帮助,

  急诊的大门口,穿了一件黑色风衣的景欣放快了脚步奔跑。

  “你们这里有一个叫谢虔的人送过来吗,叫谢虔的。”

  景欣拉住护士台康苓的手就问,甚至连气都换不上来。

  “谢虔?这里太乱了怕是没有登记上吧。”

  景欣在急诊的留观室抢救室都转了遍,见孟美姝在那儿,只好去问她。

  “美姝,你们这里有一对父子送来吗,爸爸叫谢虔,儿子叫谢轩然。”

  “哦,有,不过大人送来的时候就不行了,孩子已经送烧伤科了,如果治不了,只能转专科医院了,”

  听了孟美姝的话,景欣有些泄气了,这两个人,就是那个产褥期中暑女子的丈夫和儿子,他们这个家已经因为婆婆的一时糊涂而支离破碎了,严重的产褥期中暑,造成的后遗症,儿子和丈夫也因为煤气爆炸被送到医院,景欣作为首诊医生,这事,必须得管。

  或许跟这个家庭比起来,小甜馨和她的奶奶也算幸运的,杨默旋看着情况不好,便领着她去了杨淼的办公室。

  “这是我爸爸的办公室,你陪着你奶奶等爸爸会累的,先在我爸爸这里休息一下,”

  杨默旋扶着小甜馨坐下,给她倒了杯水,

  “杨默旋,你叫我蒋初函吧,小甜馨叫的我太小了。”

  “好,我爸爸忙的连口水都不喝,就又进手术室了,我还没给他看我做的手工……。”

  “那也总比我爸爸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强,杨默旋,我没有妈妈,是不是以后也就没有爸爸了。”小甜馨说着说着就抽噎起来了,

  “别哭别哭,我也跟没有爸爸妈妈差不多了,你看我都不哭。”杨默旋很会哄人的拍了拍小甜馨的肩膀,

  杨默旋正哄着别人,自己反倒悲情起来了。

  我在爸爸妈呀眼里到底算什么,他们都不陪我,都不陪我,我连单亲家庭的孩子都不如了。

  杨默旋生生的把眼泪咽了回去,是,正伤心着,一个护士突然推了办公室的门。

  “默旋,杨主任上台前嘱咐我,让你自己给你奶奶打电话,让她把你领回去。”

  杨默旋彻底火了,但他依耐着性子,也不大声说话。

  “去告诉你们的杨主任,我就在这儿陪我同学等他下来,你替我问问他,只生孩子不管他是什么意思,他不管我,生我干什么!”

  谁知道,这护士真就给手术室里的巡护按杨默旋说的传了话。

  在手术室里的杨淼一听这话,口罩下的脸褪去了严肃,也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也是跟爸爸这样说话,

  “杨主任,有个工伤事故的病人,您快去一趟吧。”

  “淼淼,爸爸去看病人了,你在这儿等爸爸回来,不要乱跑,”

  这些童年的记忆在杨淼的脑子里回荡着,小的时候,他只要在医院,看到的总是爸爸匆匆的背影,可笑的是,作为儿子,他快记不起爸爸年轻时候的样子,他那个时候也在想,既然你那么忙。生孩子做什么。

  “淼淼,你别介意啊,小孩子,不理解你也是正常的。”许蕊湘的安慰把杨淼从回忆里拽了出来,

  不知何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熄了,杨淼进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了。

  杨淼进来的时候,杨默旋正哄着小甜馨睡觉,自己依然没有睡,

  “旋旋,你怎么不睡觉呢,小孩子不能熬夜……。”杨淼会愧疚的想去抱着儿子。

  “你回来干什么呀,你那么忙,那就别回来了呀。”杨默旋躲开了杨淼的怀抱,

  杨淼直到今天才发现,这个孩子的性格也像极了安璃,他生气时对自己说话的语气,眼神,和安璃一模一样。

  “旋旋啊,爸爸错了,爸爸错了,爸爸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是爸爸不对,可是今天有那么多人受伤,爸爸不能不管他们。”杨淼一把把杨默旋拉过来抱在怀里。

  “爸……爸,呜……”杨默旋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哭了起来。

  “好了,爸爸错了,爸爸不对。”

  “我要让安儿惩罚你,看你敢不敢欺负我,”杨默旋酸着鼻子,大张旗鼓的叫着妈妈的小名儿。

  杨淼给安璃打了电话,告诉她杨默旋在自己这儿,让她可以安心的去救人。

  杨淼就这样看着两个孩子入睡,而小甜馨的奶奶,却在重症监护室外站了一夜。

  这一晚,有许多人都,别夜未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