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什么都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碗阳春面(沈欢版本)

我什么都懂 俊秀才 5417 2019.09.11 19:33

  (原作者的《一碗阳春面》,虽为佳品,但不符合国内的环境和生活习惯。

  为了让各位读者读得更加顺心,特意改写了这个符合书里人物的版本。

  每一个字都是秀才写出来的,没有复制黏贴一个字,这也是仅能表达的对原作者的尊重。

  谢谢他写了这么一个暖人心的好故事,愿诸君都能喜欢。)

  ********

  ********

  对于小面馆来说,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就要属大年夜了。

  2001年的大年夜这一天,LA市明德巷2号的小面馆,老板水青山夫妇,也是从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

  刚刚出生的小千雨,就被妈妈背在身后,看着妈妈忙了一天。

  平日里哪怕是深夜12点也会很热闹的大街,今晚上一过了7点,就变得很宁静了,小面馆往日里络绎不绝的顾客,此时也好像忽然失踪了一样。这是因为偆晚要开始的缘故吧!

  就在最后一位顾客出了门,即将关门打烊的时候,店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走了进来。五岁和九岁左右的两个男孩子,穿着崭新的运动服。但女人却穿着并不符合这个寒冷季节的短大衣。

  老板娘夏荷迎了上去招呼着,“欢迎光临!”

  那女人怯生生的问道,“唔……阳春面……一碗……可以吗?”

  “行啊,请,请这边坐。”老板娘夏荷说着,便客气的领他们母子三人到了靠近暖气的二号桌,一边向柜台里面喊道:“阳春面一碗!”

  听到喊声的老板水青山,抬头瞥了他们三人一眼,应声道:“好嘞~~阳春面一碗~~”

  案板上早就准备好的、堆成一座座小山似的面条,一堆就是一人份。

  水青山抓起一堆面,继而又加了半堆,一起放进了锅里。

  站着的夏荷看到了这一幕,立刻感悟到,这是丈夫特意多给这母子三人的。

  很快的,热腾腾香喷喷的阳春面放在了桌上,母子三人拿着夏荷给他们准备好的小碗,几乎是头碰头的吃了起来。

  “真好吃呀。”哥哥说道。

  “妈妈你也吃呀!”弟弟夹了一筷面,送到了妈妈的口中。

  老板两口子看着,妈妈似乎眼眶有些红。

  不一会儿,面吃完了,妈妈从包里掏出了2块钱,递给了老板娘夏荷。

  “承蒙款待。”母子三人一起点头谢过,出了店门。

  “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老板和老板娘也是笑着回答道。

  过了新年的小面馆,每天照样忙忙碌碌,一年很快过去了,转眼又到了大年夜。

  和以往的大年夜一样,忙得不亦乐乎的一天就要结束了,过了晚上十点,老板两口子正想关门打烊的时候,店门又被拉开了。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男孩走了进来。

  老板娘夏荷看到女人身上那件并不符合这个寒冷季节的短大衣,就想起了去年大年夜的那三位最后的顾客。

  “唔……一碗阳春面……可以吗?”

  “请,请里面坐。”夏荷点着头,把它们带到了去年同样的二号桌,“阳春面一碗~~”

  “好嘞~阳春面一碗~~”水青山应声答道,顺手将已经熄灭的炉火,有重新点燃起来。

  “喂,孩子她爹,给他们下三碗好吗?”悄悄的来到丈夫的身边,夏荷在他耳边说道。

  “不行不行。”水青山瞪了她一眼,“如果这样做,他们会很尴尬的。”

  一边说着,水青山一边又抓了一人半份的面下了锅。

  不一会儿,桌上放着一碗阳春面,母子三人边吃边谈着,柜台里的老板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真好吃!”

  “明年还能来吃就好了!”

  吃完后,付了2块钱,母子三人又客气的和老板老板娘道别。

  “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夏荷对着他们的背影喊道。

  这一天,被这句说过几十遍乃至几百遍的话送走了。

  随着小面馆的生意兴隆,又迎来了第三年的大年夜晚上。

  从九点半开始,水青山和夏荷虽然谁都没有说什么,但都显得有点心神不定。

  已经四岁多的水千雨,也呆在店子里,等着爸爸妈妈关店以后,一起到后院休息。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小千雨便经常帮着干一点力所能及的活儿,比如扫地呀什么的,非常得到顾客们的喜爱。

  十点刚过,帮忙的大婶们回家了,老板和老板娘立刻把墙上挂着的各种面的价格牌,全都翻了过去,只留下“阳春面3块”的牌子,而且把它还给摘下,重新换上了去年的“阳春面2块”的牌子。

  嗯,去年因为物价的上涨,阳春面所以也涨价了。

  二号桌上,在30分钟以前,夏荷已经摆上了“预约席”的牌子。

  小千雨对此朦胧不懂,也没有多问。

  到了十点半,最后的一桌客人都走了许久,但老板和老板娘还在等待着,等待着心中挂念的人。

  “爸爸,妈妈,我们回家了吧?”水千雨眼睛都有点睁不起了。

  “哦,要不你先带孩子回去睡觉?我再等一等。”水青山这样对夏荷道。

  “这样啊……”

  夏荷正想要同意,此时忽然门就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了。

  又是熟悉的那三个人。

  他们来了!

  哥哥今年穿着的是中学生的制服,弟弟穿着去年哥哥穿的那件略大的旧衣服。

  短短的一年过去,弟兄两人都长大了,有点认不出来了。

  但幸好母亲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穿着那件有点不符合这个寒冷季节的短大衣。

  “欢迎光临!”夏荷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唔……阳春面两碗……可以吗?”女人怯生生的问道。

  或许是因为今年两个孩子很大了,她觉得哪怕是点两碗,都有点不好意思。

  “可以呀,请,请这边坐!”

  老板娘走在了前面,挡住了他们的视线,若无其事的将桌上的那块“预约席”牌子给揣进了围裙兜里。

  然后她对柜台里喊着,“阳春面两碗!”

  “好嘞~~阳春面两碗~~”水青山声音洪亮的答道。

  他顺手就把三人份的阳春面放进了锅里。

  母子三人吃着两碗阳春面,说着,笑着。

  “大儿,淳儿,今天,我做母亲的,想要向你们道谢。”

  “道谢?向我们……为什么?”

  “实在是……因为你们的父亲死于交通事故,生前欠下了八个人的钱。我把抚恤金全部还了债,还不够的部分,我都是每个月分期偿还。”

  “这些我们都知道呀。”

  老板和老板娘在柜台里,一动不动,凝神听着。

  而此时的小千雨,已经趴在了外面的桌子上,甜甜的睡了过去。

  “剩下的债,原本估计到明年三月就可以还清了。可实际上,今天就已经完全还清了!”

  “啊,真的吗?妈妈!”

  “是真的。大儿每天早上送牛奶赚钱支持我,淳儿每天买菜烧饭帮助我,所以我能够安心的工作。因为我努力工作,得到了公司的特别津贴奖励,所以今天就全部还清了债务。”

  “太好了!妈妈,哥哥,从现在起,每天烧饭的事还是包给我了!”

  “我也继续送牛奶。弟弟,我们和妈妈一起努力吧!”

  “谢谢……真是谢……谢……”妈妈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和弟弟也有一件事瞒着妈妈,今天可以说了。11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到弟弟学校参加家长会。其实那时弟弟已经藏了一封老师给妈妈.的信……弟弟写的作文如果被选为浙越省的代表,就能参加全国的作文比赛了。正因为这样,家长会那天,老师要弟弟自己朗诵这篇作文。

  老师的信如果给妈妈看了,妈妈一定会向公司请假,去听弟弟朗诵作文。于是,弟弟没有把这封信交给妈妈。这事儿,我还是从弟弟的朋友那里听来的。所以,家长会那天,是我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后来呢?”

  “老师出的作文题目是,《你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弟弟的作文题目是《一碗阳春面》。一听题目,我就知道写的是小面馆的事。弟弟这家伙,怎么能把这种难为情的事情写出来呢?我当时有点不好意思的想着。

  作文具体的内容是:父亲死于交通事故,留下一大笔债。母亲媒体那从早到晚拼命工作,我去满城的送牛奶……这些弟弟全都写了出来。

  他接着又写: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母子三人吃一碗阳春面,非常好吃……我们三个人虽然只买了一碗阳春面,可小面馆的叔叔阿姨还是很热情的款待了我们,谢谢我们,祝我们过个好年。

  听到这声音,弟弟的心中不由的喊着,‘不能失败!要努力!要好好的活着!’因此,等弟弟长大成人后,想要开一家全国第一的面店,也要对顾客说,‘努力吧,祝你幸福,谢谢!’……弟弟大声朗读着作文……”

  此时,柜台里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听着母子三人说话的水青山和夏荷不见了。

  在柜台的深处,只见他们两人面对面的蹲着,一条毛巾,各执一端,在擦着那不断夺眶而出的泪水。

  “作文读完后,老实说,‘今天小淳的哥哥代替他母亲来参加我们的家长会,现在我们请他上来说几句话……’

  “因为突然被叫上去说话,一开始,我什么都说不出,最后才壮着胆子说了:‘大家一直和我弟弟很要好,在此,我谢谢大家。弟弟每天需要给我们做饭,必须第一时间赶回家,因此不得不放弃了学校的所有课外活动,我这个做哥哥的,感到很难为情。

  刚才,弟弟的《一碗阳春面》刚开始读的时候,我感到很丢脸。但是当我看到弟弟激动的大声朗读时,我心里更感到羞愧。这时候我想,绝不能忘记母亲买一碗阳春面的勇气。

  兄弟们,让我们齐心合力,为守护我们的母亲而努力吧!从今以后,请大家也多多和我的弟弟成为好朋友。’……我就说了这些。”

  哥哥的话语停下了。

  母子三人静静的,互相握着手,什么话都不说。

  但是随即的,他们又欢快的笑了起来,和去年完全不一样。

  “承蒙款待!”

  一会儿过后,母子三人深深的低头道谢着,走出了店门。

  “谢谢,祝你们过个好年!”水青山和夏荷一起大声的向他们祝福着,目送着他们远去……

  ……

  又是一年的大年夜降临了。

  小面馆里面,晚上九点一过,二号桌上又摆上了“预约席”的牌子,等待着母子三人的到来。

  可是,在小千雨五岁多的这一年大年夜,并没有等到他们的到来。

  一年,又是一年,二号桌的预约席始终默默的等待着,没有一年间断。

  可母子三人还是始终没有出现。

  小面馆因为生意越来越好,店里重新又进行了装修,桌子和椅子都换了新的,唯独二号桌什么都没有变。

  水青山和夏荷不但没有感到不协调,反而把二号桌安放在了店堂中间。

  “为什么把这张旧桌子放在店堂中间啊?”有顾客感到奇怪的问了。

  于是,老板夫妇就把“一碗阳春面”的故事告诉了他们,并说,看到这张桌子,就是对自己的激励。

  而且说不定哪一天,母子三人还会再来,那个时候,一定要用这张桌子来接待他们。

  就这样,关于二号桌的故事,使得二号桌成为了“幸福的桌子”。

  顾客们到处传诵着,网上也流传着这个故事。

  许多人特意从远方赶来,有女学生,也有年轻的情侣,都要到二号桌上吃一碗阳春面。

  二号桌也因此越来越名声大振。

  时光流逝,年复一年,转眼就到了2014年,又是一年的大年夜来临。

  这是,小面馆已经是明德巷一条街商店互助会的主要成员。

  大年夜这天,亲如家人的朋友、邻居和周围店铺的老板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都来到了小面馆。

  在小面馆吃了过年面,听着除夕灵隐寺的钟声,然后亲朋好友聚集起来,一起到灵隐寺去烧香磕头,以求神明保佑新的一年顺顺利利……这样的情形,已经有五六年的历史了。

  今年的大年夜当然也不例外。

  九点半一过,以鱼店老板双手捧着做好的酸菜鱼大盆子进来为信号,平日里附近的邻里朋友们大约三十多人,也带着酒菜,陆陆续续的聚集到了小面馆。

  店里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

  已经快14岁的水千雨,如今长得是亭亭玉立,甜得不得了。

  她在店里到处忙碌着,显得很欢快。

  知道了二号桌由来的朋友们,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可心里都有在想着,今年二号桌也许又要空等了吧。

  但按照惯例,九点半的时候已经被水千雨摆在了二号桌上。

  虽然她懂事以来,在每年的大年夜就没有见到那三个传说中的母子,但这并不妨碍她很期待有一个大年夜,他们能出现。

  大家坐在了几张桌子前,吃着菜肴喝着酒,有人还在热情的招呼吃到的朋友,有人到柜台里帮忙,有人拉开冰箱随意的拿来东西。

  他们聊天的也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过说起来挺有意思,嘻嘻哈哈个不停。

  十点半的时候,小面馆的气氛已经热闹到了顶点。

  就在这时,店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人们都听到了声音,然后转而向门口望去,屋子里忽然奇迹般的安静下来。

  水千雨一下子就冲到了前面,想看看来的是不是母子三人。

  可是,走进来的却是两个西装笔挺,手臂上搭着大衣的年轻人。

  大家都叹了一口气,随着微不可见的失望神情,店里转而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

  水千雨也叹了一口气,客气的到“两位,真不凑巧,店里已经坐满了。”

  就在她拒绝两位青年的时候,一位穿着漂亮大衣的中年妇人,深深低着头走了进来,站在了两位青年的中间。

  等一等!

  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人!?

  三个母子一样的人!?

  店里的人们,再次屏住了呼吸,耳朵也竖起来了。

  重新忙碌的水青山和夏荷,也径直的看了过来。

  “唔……三碗阳春面……可以吗?”穿着漂亮大衣的中年妇人,抬起了头,柔声的道。

  不经意间,大家看到了她脸上流出了泪水。

  “啊……啊……”

  夏荷指着他们三个,一边大叫着,却不知道说什么,一边转移了目光,和丈夫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面对不知所措的众人,青年中的一个微笑着开口了。

  “我们就是13年前的大年夜,母子三人共吃一碗阳春面的顾客。那时,就是这一碗阳春面的鼓励,使得我们母子三人同心合力,渡过了艰难的岁月。在还清了债务过后,我们就搬到了母亲的老家去了,所以一直没有过来。

  我今年通过了医生资格的国家考试,现在在华京大学附属医院当实习医生。明年的四月,我将回到临安的省医院工作。还没有开面馆的弟弟,现在在华京银行里面工作。

  我和弟弟商谈了,计划了这生平第一次的奢侈行动,回到老家这里来,看看小面馆的老板、老板娘和可爱的小妹妹。

  就这样,我们母子三人今天特意来拜访,想要麻烦你们煮三碗阳春面。”

  边听边点头的老板夫妇,泪珠一串串的流了下来。

  坐在靠近门口桌上的蔬菜店老板,嘴里喊着一口东西听着。

  直到此时,才把东西咽下去,站起身来,“喂喂喂,老板娘,你呆站着干什么?这十年来的每一个大年夜,你都为等待他们的到来而准备着。这十年后的预约席终于来了,不是吗?快!快请他们上座呀!”

  被蔬菜店的老板一拍肩膀,夏荷才清醒过来。

  “欢迎……欢迎,请,请坐!孩子他爹,二号桌阳春面三碗!”

  “好嘞,阳春面三碗!”

  小面馆里,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和鼓掌声。

  已经长成亭亭玉立姑娘.的水千雨,看着这暖心的一幕,眼中同时流出了欢喜的泪水。

  店外原本还在纷纷扬扬飘着雪,此刻也停了。皑皑白雪印着明净的窗子,那写着‘小面馆’的布帘子,在大年三十的清风中,摇曳着,摇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