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不要穿越去古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火海中的意外穿越

我不要穿越去古代 AnneGuGu 3689 2020.06.30 21:29

  当我们赶到了皇宫,玄武门和东华门已被攻破。宫门敞开,实在太危险。正黄、镶黄两旗已开始应敌。博果尔带着我进入了慈宁宫,然后就去找皇帝了。

  我到达了慈宁宫,看到皇太后和苏麻喇姑正在里头。

  “皇太后,你们没事吧!”我下跪行礼。

  “颜儿,你怎么来了?”皇太后皱着眉头,将我扶起。

  “我听说天和帮余孽杀到宫里了,到底怎么回事?我担心你们的安慰,所以让博果尔带我进宫。”我因为刚刚奔着进来,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皇太后叹了口气,望着我说道:“难为你了,孩子。”皇太后顿了顿,笑着说:“你还担心皇帝吧?”

  “我…”我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点了点头。

  “快去吧,我这儿不用你。慈宁宫皇帝本就派了重兵把守,倒是皇帝那儿,我不放心。”皇太后说道。

  “不,我不会武功,我过去只会成为他的掣肘。我留在这儿照顾您,您是她的皇额娘,他一定最希望您安然无恙。”我认真地说。

  皇太后和蔼地笑说:“行了,那你就留在我这儿吧。”

  不一会,听到慈宁宫门口已经开始有打斗声。慈宁宫太监总管秦公公冲进来向皇太后禀报:“皇太后,贼人已打到宫门口了,您还是去密道躲躲吧。”

  皇太后正襟危坐着,端起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悠悠放下了茶杯,说道:“不要慌!我不会逃,大不了我这把老骨头死在这里。”

  这个时候,我打从心底佩服这位中年妇女。在危难时刻,才更显她的气度不凡。

  我和苏麻喇姑就一直陪在皇太后的身边,直到反贼在宫门口放了一把火。火势蔓延极快,我和苏麻喇姑硬拉着皇太后进入了密道。

  这个时候,我余光瞥见慈宁宫角落里蜷缩着两名小宫女,正抱头哭泣。我冲出了密道,然后跑了过去。

  “你们赶紧跟着太后一起进入密道,快走!”我拉起她们,可是她们惊慌失措,连走路都觉腿软,我只能搀着她们一步步往密道挪着。

  我听到里头苏麻喇姑正在唤我,我大声喊道:“嬷嬷,您先搀着太后走,我带两名小宫女垫后。”

  我将两名小宫女推入了密道,当我正想往里头钻时,却被房梁上烧断的横梁挡住了去路。熊熊烈火直接阻隔了密道与外界,我冲着小宫女们喊:“赶紧往里头跑!不要回头看!”

  而此刻的我,必须冷静下来想办法。没有出路,周围都被烧着了。我只能将房内的家具迅速移成了一个圈,让自己躲在这个圈里。这样,也许还能坚持到有人发现我。

  乾清宫西侧——

  文轩正在应付着天和帮的人。

  “兄弟们,我真的不想伤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斗争了。”文轩步步退让,可惜他们并不领情。

  “文帮主,反清复明是文老帮主的遗志,你身为他的独子,居然背叛了他。”一名天和帮的兄弟用剑指着文轩。

  “反清复明,会让老百姓活在在水深火热当中,你们不要如此钻牛角尖了。百姓们希望的是安居乐业的太平日子!”文轩边反驳,边反击。

  “文帮主,如果我们成功,我们拥戴您做皇帝如何?这样,你喜欢的女人,也不用被那狗皇帝抢去!”

  此人的话,更加激起了文轩的愤怒。

  “我不屑做什么皇帝,也不用你替我编排。”文轩与那几人打得难舍难分。

  突然间,博果尔赶来。

  “你怎么来了?颜儿呢?”文轩看到了博果尔,担心起了我。

  “我把她送到了慈宁宫,就来找你们。皇兄现下在哪里?”博果尔的加入,让这里的战斗迅速收场。

  “他和我分头行事,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文轩说道。

  “我去找颜儿,皇上这里交给你,你告诉我慈宁宫往哪个方向?”文轩焦急地问着。

  博果尔帮文轩指了个方向,然后,文轩就狂奔而去。

  终于到达了慈宁宫,火势已经蔓延开来。文轩疯狂地叫道:“颜儿!你在哪里?颜儿!回答我!”

  我听到了文轩的声音,立刻回应:“文轩!我在这里!”

  “颜儿!在哪里?”文轩听到了我的声音,激动地又喊道。

  “文轩,我在里头,可是没有出路。”我不停叫唤。

  “呵呵,他还是对你放不下,为了你,不惜放弃整个天和帮。为了你,对我如此绝情。为了你,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为了你,又来到京城…如今,他又想冲进火场救你。”只见火海中,走出了一名女子。

  她穿过浓烟,我这才看清她的模样。是丘山!王丘山!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疑惑地问道。

  “我当然是跟着你进来的,我就是要看到你怎么死?或者,怎么生不如死!哈哈哈哈…”王丘山的样子实在渗人。

  “为什么?”我不解,她不是曾经救过我的人,为什么要我死?还有,她为何要说到文轩?难道…我这才反应过来,“你是岳玲珑!”

  对!就是岳玲珑!她会易容术。王丘山,丘山合二为一则是“岳”字,玲珑都有个“王”字。

  “哈哈哈哈,你终于想起我了。”岳玲珑撕下了她的人皮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这么说,今夜对着我和博果尔下药的原来就是你!”我狠狠地看着她。

  岳玲珑掏出了一把匕首,然后慢慢地走了过来。“是啊!不止如此,我还故意勾引你的皇上,成功地让他封我做了答应。”

  我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一步步往后退着。

  “可惜,你也中了计。皇上从头至尾都知道你是谁。”文轩终于冲进了火海。

  岳玲珑看到文轩冲了进来,立刻挟持了我,将匕首抵在我的脖间。

  “不会的!他明明说我颇有姿色,才封我做答应,还让我不要告诉索绰罗颜,如果他知道我是谁,为何还要如此?”岳玲珑难以接受地否认。

  “你先放开她,我再慢慢告诉你。”文轩一步步地逼近。

  “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就划花她那漂亮的脸蛋,看你和皇帝还怎么对她爱得起来,哈哈哈哈…”岳玲珑几近疯魔。

  “玲珑,你本是个善良的姑娘。这也是我最珍惜你的地方,不要将你最美好的东西,让它消失殆尽。”文轩打着感情牌,希望能争取时间,让他想到怎么解救我。

  这招果然见效,岳玲珑情绪有些崩溃,她流着眼泪。我见到她有些分心,立刻用了我在现代学的防身术,将她的手肘往前方一拎,然后弯腰给了她一个过肩摔。文轩见状,立刻上前钳制她。

  岳玲珑完全放弃了抵抗,文轩抓着她的双手,说道:“你小看了皇帝,他如此做,全是因为想将你身后的势力一网打尽。你最不该的就是利用帮中的兄弟来完成你的私仇。”

  岳玲珑这才反应过来,不知外头现在到底战果如何,她落寞地问道:“他们是否都死了?”

  文轩回答:“是!”

  岳玲珑继续问:“谷岳湖呢?”

  “他从头至尾,都希望你能悬崖勒马,他陪在你身边,是因为你是他同母异父的亲妹妹。”文轩将这个秘密告诉她,是希望岳玲珑能找回点真情真心。

  岳玲珑露出一丝苦笑,悠悠地说道:“我早就猜到了…他一直默默陪着我,从小照顾我,他的姓名中有一个岳字,我曾问过他,他说因为他母亲姓岳,而我又随母亲姓。他说他有个同母异父的妹妹…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他口里的妹妹…”岳玲珑掩面大哭起来。

  然后她擦了擦眼泪,转头问向文轩:“他呢?”

  “谷岳湖是一位忠孝仁义的好兄弟,他看着你疯魔,越来越失去人性。他说,他要救他妹妹,哪怕自己死,也不想你万劫不复。他虽然由着你做了这些事,但是最终他还是幡然醒悟。就在刚才,他在我面前,对着我说了这番话,希望让我转告你,不要再用恨来过日子,收手吧。然后他自刎而死了。”文轩难过地说道。

  岳玲珑听了以后,没有再掉泪。而是十分冷静地说:“对不起,文大哥。我希望你能原谅我。”说完这句话,岳玲珑抬起文轩右手的剑,抹了脖子。

  “玲珑!”文轩与我叫道。

  只是谁也没来得及阻止她。

  火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可是外面已经烧得没有任何出路,文轩也是打湿了自己,施展轻功进来。

  “颜儿,我们不如搏一搏!再下去,这里也支持不了多久了。天花板快烧的坍塌了。”文轩放下了岳玲珑的尸体,转身对我说着。

  是的,此刻已容不得我们再耽误时间伤心难过,而是想办法出去,刚刚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好!”我坚定地说。

  文轩将我打横抱起,选了一条火势相对小的路,准备用轻功飞出。但是,这样大的火势,不要说带着我了,就连文轩一个人都不太可能飞得出去。我们这么做,无疑是一次必输之赌。但是我们的骨子里,谁都不愿意坐以待毙。为了这份默契,我们愿意共同赴死一试。如果能与好友一同进退,一同赴死,也是一种美好的结束。对不起了,皇上,我无法陪你继续走下去。知道了岳玲珑的事,我先前错怪了你。如今,我也没有遗憾了。我心里想着。

  与此同时,皇帝在乾清宫前正处理着反贼的事宜,却见博果尔奔了过来,心里升起了一抹不祥。因为临走前,是将我交托在襄郡王府。

  “皇兄,臣弟救驾来迟!”博果尔跪在地上请罪。

  “颜儿呢?”皇帝直接问道。

  “她在慈宁宫,说是去护驾皇太后。”博果尔回答。

  “谁让你带她进宫的?你明知道她没有武功,如果碰到了天和帮的人怎么办?”皇帝急忙赶去慈宁宫。

  此时,卓远怀也收拾了东华门那头的余孽,奔了过来。见到皇帝,立刻回禀:“皇上,不好了,奴才刚才看到慈宁宫方向火光冲天,像是走水了。”

  皇帝听了以后,心中更加焦急万分。

  颜儿!你不能有事!朕不容你有事!皇帝心里默念着。

  众人冲到了慈宁宫,只看到漫天火海,根本看不到人。

  “颜儿!皇额娘!你们在哪里?”皇帝正准备冲进去,却被博果尔和卓远怀硬拽着。

  皇帝疯狂地撞开旁人,用轻功冲进了火海,但仍然在衣角上沾上了火苗,衣服开始烧了起来。皇帝见衣服烧着了,干脆在腾飞的半空中脱下了衣服,扔下去的片刻,脚踩着衣服,正好有了着力点,冲了过去。

  而就在同时,文轩抱着我正想冲出火海,可是,始终没有赌赢,我俩不幸深陷火海中。火苗烧在了我的身上,我感到了生生的疼,痛不欲生的疼。但是没过多久,我失去了意识,不再感到疼痛了。

  再一睁眼,那熟悉的巴洛克风格的水晶吊灯,白色的窗帘,闹钟“答答”的声音…

  我知道,我回到了现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