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见习刺客与千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傻大

见习刺客与千金 或归止 3142 2019.07.12 06:00

  当我接到徐行的电话后,便和复起一起赶往李家,留下复希和阳桦在家中等消息。

  我们赶到时,徐行正在李家大门口不安地来回踱步,远远地看到我们,立刻向我们挥手示意。

  “徐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跑到徐行身边,问道。

  “有金,复起,李续他昨晚出门之后,到现在一直没有回过家,现在李家已经乱成一团了!”

  我看着李家的大门口,仆人们手忙脚乱地在打着电话,一会跑这边一会跑那边,看来李家现在的情况的确如徐行所说。

  “从昨晚出门……那不就是在我们过来和他谈过话之后么!”复起叫道。

  “的确如此……看来我们昨天的行动有些打草惊蛇了,不过这也证明李续这个人的确有问题!”

  “但是如果他会去哪呢……”徐行说道。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开了过来,在李家大门口来了一个急刹车。

  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银色风衣的男子。

  咦……这个人为何看着如此眼熟?

  我想起来了!这个人不就是在我和克用当服务员的那天和阳桦不停套近乎的那个银风衣男么!

  阳桦跟我提起过他的名字……叫李延!

  李延,李续……

  原来这个李延就是移民理事官的大儿子,和李续是兄弟?!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遇见的人,好像在冥冥之中有一条线,把这些都给串了起来。

  李延仿佛也注意到了我,但他只看了我亮眼,就匆匆进家门了,或许他已经忘记我了吧。

  “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复起问道。

  “李续的失踪……无疑对我们来说是个最坏的消息,一旦找不到他,那么就没有证据说明陆不铭陷害复起了……”

  我仔细想了想,然后说道:

  “我总感觉,这件事情和陆不铭也有关系!很有可能是陆不铭帮助李延躲了起来,等过了这一阵,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再把李续送回来。”

  “那现在我们就去找陆不铭!”

  “不,我们不能都去,复起,你现在去保安局找到陆不铭,拖住他;我和徐行潜入陆不铭家中寻找证据。

  记住,在我们找到证据之前,一定要拖住他,不能让他回家!”

  “好!”

  “行动!”

  ……

  ……

  陆不铭的新家在边郊的一个小别墅区,那里人烟稀少,很多房子都是富豪买来做第二住宅的。

  至于为什么需要第二住宅,我也不是很清楚,各位就自行想象吧。

  我们照着木行部提供的信息,很快就找到了陆不铭的房子。

  那是一座非常平平无奇的房子,坐落在一个平平无奇的位置。

  如果不是特意来找的话,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栋房子。

  就在我们计划着怎么进去的时候,这时向我们摇摇晃晃走来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

  起初我以为他喝醉了酒,近看却发现这个人原来是智力有一些缺陷。

  “我来找你了……我来找你了……”

  他的嘴里说着一些意义不明的话。

  这时,从我们旁边经过一个路人,他对我们说道:

  “你们不用理他,他就是个智障,成天想找人和自己玩捉迷藏。”说罢,这个路人就扬长而去。

  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人,我们觉得他有些可怜,但是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潜入陆不铭的家中,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就在我们转头想要不再理他的时候,他突然伸出手紧紧抓住了我,嘴里依旧说着:

  “我来找你了……我来找你了……”

  我看向他,他的眼神空洞,嘴角还不受控制地抽搐;我竭力想摆脱他,这时,他的眼睛突然流出了两行清泪,嘴里依旧喃喃地念道:

  “我来找你了……我来找你了……”

  此时此刻,他原本无神的眼睛中仿佛闪现出了一些光芒,带着一些无助,又带着一些急切的期望。

  徐行在一旁急切地看着我,意思是说赶紧狠下心来甩开他。

  但我总觉得,这个人,他并不是想找人玩捉迷藏这么简单。

  虽然他的智力可能确实有问题,但我从他的眼神中却能看出灵魂的闪光。

  我没有把他推开,反而握住他的手。

  【镜中花】

  周遭环境变换,此时这里的小区还没有完全建好,大多数别墅都只打了地基,建了一半。

  衣衫褴褛的他正坐在工地旁,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傻笑着。

  “傻大,今天又有啥高兴事啦?”一旁的工人冲他叫道,原来别人都称呼他“傻大”。

  “嘿嘿,开心,开心,每天!”傻大依旧傻笑着说道。

  “每天都高兴呐?那敢情好!人呐,就是要每天都高兴才好呢!”另一个工人擦了擦汗,对着大家伙说道。

  “可不就是!我看人家傻大才不傻!知道怎么开心!哪像有些人,整天顶个苦瓜脸咧!”又有工人叫道。

  “你说谁顶苦瓜脸呢!长八字眉是老子的错么!”一个长着八字眉的工人叫道。

  工地里爆发了一阵大笑。

  看着大笑的工人们,傻大依旧坐在原地开心地笑着,虽然他听不懂,但是他能看懂笑容。

  我试着加速了时间,很快别墅就已经建成了,工人们也理所当然地离开了这里,只有傻大一人还留在这。

  每一天,他依旧会坐在相同的地方,看着来往的行人,露出憨傻的笑容。

  只不过,这次没有人再搭理他,投向他的都是嫌恶的目光。

  但是傻大脸上的笑容从来没有消失过。

  ……

  直到有一天。

  ……

  一辆黑色厢型车刹车的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也打破了大傻的梦境。

  傻大望着从黑色厢型车上走下的男人。

  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径自走向车的后备箱,从车内抬出一个麻袋,扔到了地上,麻袋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发出“唔唔”的声音。

  “给老子闭嘴!”男人狠狠地朝麻袋踢去,在狠踢了十几下之后,麻袋失去了动静。

  这时傻大突然惊觉,脸上不再浮现往常的笑容,走向男人,男人这时也注意到了他。

  “你都看到了?”男人说话的语气透出一股杀意。

  “不打,不打……开心,开心。”傻大努力地从嘴里蹦出不连续的词。

  “原来是个白痴么……”

  男人嘀咕道,犹豫了一会,突然男人狠狠给了傻大一拳。

  “想骗我?装傻?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傻!”

  傻大被男人打倒在地,被男人不停地拳打脚踢,身体蜷缩成一团,任凭男人施暴却不知道反抗。

  “说啊!你只要说饶了我吧我就不打你了!不然我就把你活生生揍死。”男人狠狠地踹着傻大的头。

  “不打,不打……开心,开……心”傻大嘴里依旧在重复着这几句话。

  男人又踹了几脚后,仿佛确信傻大不是装的,于是就啐了一口,说道:

  “晦气!真遇见个白痴!”

  男人抬起麻袋,撇下躺在地上的傻大不管,想要离开。

  这时,傻大突然强撑着自己站了起来,身体发着抖,抓住了男人肩上的麻袋,说道:

  “不打……不打……”

  “你找死!”男人再次把麻袋摔在地上,转过身去继续殴打傻大。

  傻大趴在地上,边承受着男人的凌虐,边艰难地努力爬向已经失去动静的麻袋,嘴里依旧在说着:

  “不打……不打……”

  男人在打了不知道多久之后,似乎也累了,于是先扛起倒地不起的傻大,扔到一边的行车道上,回身扛起麻袋,走到旁边的一栋别墅门前,消失在夜色中。

  在他路过我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和木行部提供的陆不铭的肖像一模一样。

  而他走进的这栋别墅,也正是陆不铭的新家。

  记忆再次推进,周遭的一切一如既往,唯一不同的是,傻大再也没有回到原先坐着的地方,他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在一幢幢别墅构成的迷宫中,嘴里念着“我要找到你……找到你……”,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地寻找着他要拯救的那个人。

  我解除了【镜中花】。

  在我面前的傻大,不像正常人一样感到困惑,他甚至察觉不到刚才自己走神了,依旧在不自觉地说着:

  “找到你……找到……”

  “傻大,放心吧,我已经帮你找到了。”

  “找……找到了?……”大傻看向我,问道。

  “啊啊,找到了。”不知为何,我的眼睛有点模糊。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们可是要每天都开心,对吧?”

  大傻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了久别重逢的笑容:

  “开心,开心,每天……”

  ……

  ……

  陆不铭,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就在今天。

  ……

  陆不铭的别墅四周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就连最基本的自动识别也没有。

  换句话说,陆不铭的四周没有任何设备可以接入网络,意味着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在远程黑入他的家中。

  他家中发生的一切事情,只有亲身在现场的人才会知道。

  当我和徐行使用花组长送来的机械飞钩从二楼破窗而入时,电磁干扰器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果不其然,陆不铭是在刻意规避现代网络带给他的泄漏隐私的风险,所在他在家中完全没有电子设备。

  而正是由于这里的偏僻,加上这栋别墅本身位置不显眼,陆不铭才能一直将自己隐藏得那么好。

  那天晚上,被他放进麻袋里的人,到底是谁,是否还活着,这一切的答案就在这栋别墅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