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福尔摩斯.陈深(3更)

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毕旭火 2080 2018.12.31 21:30

  马腾飞一直坐在张琳旁边,看到张琳往后栽倒,他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

  张琳身后就是陡峭的山体,马腾飞抱紧她,用一直胳膊搂着她腰,另一只手使劲把她的脑袋护在自己脖子前边,两人往下滚了没一会儿,马腾飞就感觉‘咚’的一下,脑袋撞在了一棵树上。

  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腾飞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屋顶的灯在亮着。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干什么?

  马腾飞浑浑噩噩中,还没想清楚自己是谁,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阵惊喜的呼声。

  “腾飞醒了。”

  “快,快,叫医生,快叫医生过来。”

  惊喜的叫声刚落下,就有人趴到了马腾飞面前。

  “张琳?”马腾飞迷糊道。

  “是我,腾飞,你怎么样了?”张琳眼里含泪。

  马腾飞头脑有些迟钝,往旁边看过去,陈深也在,还有梁永斌和娟子,还有小周。

  “我怎么了?”

  “你撞树上了。”梁永斌插嘴道。

  娟子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就听陈深道:“腾飞,你跟张琳从山上滚下去,被树根磕到头了,想起来了么?”

  马腾飞眨了两下眼睛,这才慢慢回忆起之前的事儿。

  这时候门口传来凌乱急促的脚步,医生走进来,分开众人,趴在马腾飞面前,伸出一张手晃了晃,问马腾飞:“能看见么?”

  马腾飞用嗓子发音:“嗯。”

  “这是几?”

  “二。”

  “这是几?”

  “四。”

  “你叫什么名字?”

  “……马腾飞。”

  医生松了口气,站起身来,对周围人道:“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张琳紧张问道:“大夫,他真的没事了吗?”

  大夫微笑道:“放心吧,他只是头部受了碰撞,导致暂时昏厥,看情况不太严重,如果有颅内充血事儿就大了,现在既然醒过来了,只要稍微恢复一下,应该很快就好起来,你们尽量不要打扰他,给他一个相对安静点的环境。”

  脑袋里的问题,尤其是没有明显物理症状,其实医生也没把握治疗,多数还是看病人自身的恢复。

  张琳礼貌的对医生鞠了个身:“谢谢您了,大夫。”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

  医生走到旁边,跟护士说了几句,让他们负责帮马腾飞测量各种数据。

  马腾飞刚才就像是没睡醒,随着睁开眼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精神头也好起来,看着还在流泪的张琳道:“琳琳,别哭了,哭的我怪难受的。”

  “我才难受呢。”张琳使劲抿着嘴,眼泪还是往下掉。

  从下午一点半出事,到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陈深站起来,让梁永斌带着娟子和小周先回去,然后等张琳情绪平复些,让她先去买点东西吃。

  张琳不饿,陈深就说你不饿腾飞也饿,现在我帮你看着腾飞,等会儿我走了,你再想买东西也走不开,反正先买点吃的准备着没错。张琳这才红着眼走开。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陈深这才面色一变,愧疚道:“腾飞,我对不起你?”

  马腾飞这时候已经清醒多了,闻言道:“老陈,你在胡说什么啊?”

  陈深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赵雅丽找过我,让我帮她追你,我这人你知道的,看似精明,其实弱点也很明显,被她拍了几句马屁,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马腾飞就猜到他是要说这个,闻言并不惊奇。

  “老陈,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张琳也知道,她还说不要让我问你,怕伤了咱们兄弟感情,其实我明白,你这人虽然心眼多,但人挺仗义,不会害我的。”

  马腾飞的话,让陈深更加惭愧。

  他确实没想过要还马腾飞,甚至他帮赵雅丽,也是认为在帮马腾飞。

  大家都是男人,陈深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马腾飞,手里有那么多钱,绝对不会满足只跟张琳一个人好,赵雅丽虽然拜金,但是玩玩还是可以的,陈深跟张琳又没什么交集,马腾飞跟谁好他都高兴。

  可是他没想到,张琳早就知道这事儿,还为他着想,让马腾飞当不知道。

  自己在算计人家的男朋友,人家却还在顾及自己和她男朋友的兄弟情,这让陈深有点无地自容。

  “腾飞,咱们先不说这个,我想跟你说的是,赵雅丽这人太阴险了,今天这事儿,很可能和她有关。”

  听到这话,马腾飞顿时激灵起来。

  “你指的是哪件事儿?”

  陈深严肃道:“就是张琳从山上栽倒的事儿,你刚醒来,有些事不知道,其实在你醒来之前,张琳也昏睡了三个多小时,她根本没受什么伤,头部也没有碰到什么地方,醒来后也一切正常,就跟睡了一觉一样,这很不可思议。”

  陈深的话说的不清不楚,但是马腾飞却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说,张琳摔倒不是意外?”马腾飞震惊了。

  大家都是同学,如果张琳是被人下药迷倒,才栽下山去,那给她下药的人,也太丧心病狂了。

  陈深道:“我不敢确定,但是张琳的情况确实不太正常,而且你应该也看到了,赵雅丽没有跟我们一起过来,因为她在你们摔下山后也曾迷糊过一段时间,所以我们让她自己先回学校去了。我记得咱们在休息的时候,赵雅丽和张琳喝过同一瓶水,而且赵雅丽在喝完水以后,没有把水瓶直接扔掉,而是收进了自己的包里。”

  没有扔掉水瓶,而是收进包里。

  是因为赵雅丽比别人更文明吗?恐怕不见得。

  很大可能是,她知道瓶子里有安眠药一类的东西,怕扔掉后被人找到,化验出里边的药物成分,所以装进包里带走,等找个安全的地方才扔掉。

  马腾飞的手都在颤抖。

  他突然想起,在白头上厕所里的时候,赵雅丽听到张琳电话里的内容后,脸色变得很阴霾,当时她语气虽然平静,但马腾飞能感觉到,她当时心里正压抑着什么。

  看来就是那时候,她下定决心要治张琳于死地。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女人,这种行为是谋杀啊。

  而且她要杀的人,是自己一个宿舍三年的室友,就因为张琳不准自己跟她接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