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马同学,你也在这(3更)

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毕旭火 2056 2018.12.24 20:18

  “没事,我没往心里去,再说当时我确实跟了你一路,被误会也是正常的。”马腾飞笑着安慰。

  看来这女人也没之前看起来那么高冷,起码知道道歉。

  叶维茹咬着嘴唇,自我介绍道:“那个,我是建行的职工,我叫叶维如,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我叫马腾飞,是卧龙大学的一年级生,今天刚租下这间房子,要不进来坐坐?”马腾飞只是客气一下,其实真正意思是,没话咱就别在这站着了,赶紧关了门,各干各的得了,我待会儿还得回学校呢。

  谁知道叶维茹张口答应:“好呀,那就打扰了。”

  这让马腾飞有点措手不及,尴尬的敞开门,把她让进屋里。

  “哇,这边装修不错,我之前就听说房东买这边的房子是要出租,没想到装修这么好。”

  “哪里哪里。”

  马腾飞关了门,接了杯过滤水端给叶维茹。

  “谢谢。”

  “不客气。”

  叶维茹接过水,放在嘴边抿了一口,这么轻易就喝男人端过来的水,也不知道她这些年怎么保护自己的。

  “那个,我能问一下,您买保险柜干什么吗?”叶维茹突然说道。

  “哦,保险柜啊。”马腾飞不想把自己的底细随便告诉一个刚见过两面的女人,随便敷衍道:“我打算投资点小玩意儿,保险柜用来锁合同的。”

  叶维茹哦了一声,心想果然如此:“那您准备投资什么呀,我们在银行工作,对一些投资行业也有些了解呢,说不定能帮您提个意见。”

  这种急功近利的文化方式有点低级,完全是靠过分的热情来打动客户,大部分跑业务的人员都是这副德行,碰到脸皮薄的客户,可能会觉得拒绝他们有些难为情,不过马腾飞从来不要脸。

  他随口敷衍道:“我就是有这个打算,具体还没想好呢。”

  说着掏出手机看了眼:“哎呦,七点半了,我学校还有事儿,要不咱们改天再聊吧。”

  一边说着,马腾飞已经站了起来。

  叶维茹脸皮没那么厚,只好也跟着站起来,两人一起往外走,叶维茹还在尽力劝道:“马先生,现在投资市场风险大,好多都是大鱼吃小鱼,有些东西看起来有前景,搞不好刚投进去就砸在手里,您现在上大学,我建议您还是等多了解了解再做决定。你那么多钱,存银行里一年下来也有一万多块呢,交学费都够了是吧。”

  “这是我的名片,我对投资者方面也有些研究的,以后我们可以多交流。”

  马腾飞接过名片,扫了一眼装进兜里,对叶维茹道:“那就先谢谢你了。”

  锁了门,马腾飞在等电梯,叶维茹一直陪他直到坐进电梯,才跟他摆手再见。

  被美女这么殷勤对待,让马腾飞很有压力。

  可是他明白,叶维茹肯定是盯上他的钱了,无非是想让他把钱存她们那。但是马腾飞又不敢把钱一直放银行,起码现在他还不敢放。

  这毕竟是好几十万,再谨慎也不为过。

  回到宿舍,

  马腾飞和陈深吹了会儿牛逼,突然发现李铁的床铺有点问题。

  平时李铁的床底下总是摆着好几双鞋,可是今天干干净净,只有一双拖鞋摆在那。

  “老陈,铁哥呢?”

  “不知道啊,晚上回来就没见他,打篮球去了吧。”

  马腾飞一开始也以为李铁去打篮球了,他晚上经常去篮球馆打球,可是打球也没必要把好几双鞋都带走啊。

  床铺都好好的,如果搬出去了不可能只带鞋,被褥应该也会带走,而且铁哥如果搬出去住,起码能跟这些人说一声,眼前这情况倒像是提前放假回家了。

  马腾飞掏出手机,给李铁打了个电话。

  “喂,铁哥,在哪儿玩儿呢?”

  “腾飞,我家里出了点事,现在已经坐上火车了。”

  马腾飞一听就叫起来:“啊?出什么事了?兄弟能帮上忙不?”

  “没什么,等回头再说吧。”

  李铁情绪有点压抑,不太想谈论这个话题。

  马腾飞估计应该是家里有人老了,这时候他需要的是冷静,和家人的团聚,自己问来问去只会让李铁心烦,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铁哥家咋了?”陈深问。

  马腾飞摇摇头:“他没说,我估计应该是家里老人不行了。”

  “哦。”

  陈深没再说什么,拿着手机在那巴巴发微信,突然冷不丁问道:“老四,你在哪儿租的房啊?”

  “就校门口对面的小区。”

  “几栋几梯几户?”

  马腾飞呵呵笑道:“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

  陈深干笑道:“我就随便问问,万一哪天电话打不通,我好知道上哪儿找你。”

  马腾飞不以为意,说道:“十号楼,三梯六楼东户。怎么,你要是用得着,兄弟可以先让你进去住几天。”

  陈深嘿嘿一笑:“算了吧,我可没这福气。”

  一夜过去。

  第二天,马腾飞早起跟张琳一起跑步。

  前天张琳睡过头,昨天马腾飞喝多睡到快十点,今天两人终于赶到了一块,肩并肩跑了三圈,破了马腾飞大学长跑记录。

  张琳身体好一些,跑完三圈只是出了些汗,有些气喘,马腾飞就像被煮了似得,不但浑身湿透,两条腿还一个劲儿打颤。

  “你也太虚了吧?”张琳嫌弃道。

  男人的身体,怎么能说虚呢?

  马腾飞反驳道:“我是忙事业忙的太多,疏于锻炼,不出一个月我肯定跑的比你远。”

  “行呀,我等着。”张琳说完又问:“中午还去打篮球么?”

  马腾飞中午还要去银行取钱,要不然等晚上放学可能银行就下班了,就说中午有事,想打球等晚上放学再去打。

  就这么一上午过去。

  中午放学铃声响起,马腾飞骑着小黄车出门,先是去银行把钱取出来,然后用报纸包好兜进上衣里,踩着自行车,一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兜着衣服下摆,小心翼翼往小区骑去。

  好不容易进了小区,一直骑车到十号楼底下。

  马腾飞刚支起自行车,抱着三十多万准备进楼,突然从身后传来一把惊喜的女声。

  “马同学,你怎么也在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