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世之卡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世之卡徒 分开两个我 3639 2017.02.17 21:27

  痛

  不知道是紫滕以五级的实力杀了两个大意的七级还是其他原因,放下的钩迟迟不见有鱼咬。由于紫滕的眼睛的缘故,紫滕也很少参与佣兵工会的业务管理。

  但是最近穆老狐狸安排紫滕和维克暗杀的任务多了,但大多数都是子雇凶杀父、妻雇凶杀夫、兄弟之间相互雇凶。这些简单的任务似乎在为了一个大任务做准备,紫滕觉得最近穆老狐狸该找他了,当初找到紫滕估计就是为了让他来做不得见光的事情。紫滕有隐身的能力还有穆老狐狸给他的紫卡,紫滕不去做杀手真的是再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做杀手了。

  紫滕早上还在自己的房间中做着晨练,就听见有人咚咚的敲门。

  “你好紫滕先生,我是穆先生派来请你到内厅坐坐。”

  紫滕:“好了我知道了,我等会就会去你先回去吧!”

  紫滕收拾好早饭也没吃,就朝着内厅的方向走,一路上还遇到了维克。穆老狐狸今天这么早把我们俩找来,肯定这阿尔克城要变天了。

  维克:紫滕早上好啊。都说男人都有晨勃,我却没有看你样子你也没有。我是改变了作息,晚上拼命白天休息,你真的是晚上拼命白天休息。我是有人帮我而你是自己帮自己,真是拼命啊!跟我去五欲场不好吗?非要把自己搞的这么憔悴!

  紫滕用鼻子发出笑声来回应维克的这一席话。我最多是累死,而你就不知道是怎么死了!

  两人相互嘲讽着,一路到了内厅。推开门紫滕和维克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待着穆老狐狸装逼,穆老狐狸每次有事叫他们来都是先装一波逼再说正事!

  穆:你们知道吗?接着穆老狐狸就开始扯了,从地球扯到木星,又从木星扯回地球。听的紫滕和维克阵阵睡意来袭,当紫滕听不到声音了就知道穆老狐狸该说正事了,俩人双双打起精神等着穆老狐狸将接下来的事。

  “你们这几天去观察一下,暗炎家族的情况,等观察好了你们就把暗炎的组长杀了。这阿尔克城是时候换几个人说话了。”

  听到穆老狐狸说到暗炎家族紫滕开始发呆了,紫滕想起啦暗炎的音容笑貌。直到维克用手碰了碰紫滕,紫滕才从自己的世界出来。

  穆:“紫滕你是怎么了,为什么听到了暗炎你就发呆了?”

  “没有我刚才在搜索有关暗炎家的资料。”

  穆:“不用等会一切资料都会送到你的手上,我刚想了一想这件事情不能拖,等到他们有了防备你们就不好下手了。今天晚上你们就动手,你们只要根据我给你们的指示行事就行了。”

  紫滕心事重重的回到家,又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了好久,终于紫滕推开门留下刚才紫滕刚刚自言自语的空荡荡的房间。紫滕找到了维克看看周围没什么人,就拉着维克往自己房间走。不知道紫滕注意到没!维克不停地向路过的人指紫滕,然后脸上还有一丝惊慌一丝惊慌中还带有一丝小激动。路人凭着紫滕的动作和维克的表情联想着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好好的一杆枪非要做搅屎棍!

  等维克到了紫滕的房间,悄悄地把门口写上请勿打扰几个大字!

  “紫滕看不出来你还喜欢这种玩法。维克一下跳到了紫滕的身上,用双腿紧紧地缠着紫滕的腰。紫滕没想你的火这么强,大白天就来找我。”

  紫滕看着维克的贱样恨不得立马把他扔到皮皮虾的小拳拳上,让皮皮虾好好治一治维克的病!紫滕一想到自己有求与维克就把心中的怒火压下来了,紫滕不停地深呼吸试图平静一下自己波涛翻滚的心情。没想的紫滕的出气呼到了与他不足十五公分的维克的脸上,维克把脸贴到紫滕的胸膛上,感受着紫滕极速跳动的心。

  紫滕看到维克这样立马,大脑一片空白。慢慢的维克从紫滕的胸膛一路吻到了紫滕的耳根处,紫滕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仿佛是默许了维克的行为。紫滕仿佛是呆了一样,任凭维克在自己身上的任何行为。

  维克:“小伙子可以嘛!我这老手都撩不动你!看来你和我一样发现了他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回过神来的紫滕一脸的羞红。“那时你看我的戏演的真不真?”

  维克:“说吧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等到行动时,你留意下一个女的,她贴别好认看起来特别冷的就是她没错了。”

  维克:“我当什么事,就这事把我火急火燎的拉到你的房间来。浪~费~我~的~心~情~啊!!!”

  两人交谈完后,维克从紫滕的身上跳了下来。看了一下紫滕的下半身,“小伙子不错嘛!挺有资本的。”

  紫滕低头一看,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居然被一个男人弄的起反应了!

  “维克你等着,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上!”紫滕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维克。

  维克:怎么样?不服来咬我啊!哎呀妈呀!不好意思,请注意,“咬”是一个字,而不是两个字。就是这么霸气,就是这么牛逼!轻轻地,我来了……突如其来的浪,搞的你惆怅!

  突如其来的骚,闪了你的腰!突如其来的贱,伤了你的前列腺!我就是这么的浪—骚—贱!不服我们来……

  紫滕被告知今天晚上就行动,还好提前跟维克打过招呼,也不知道炎娜最近怎么样了。紫滕一想到炎娜就莫名的牵动,但又想到维克就立马心情不爽。

  紫滕和维克穿着着黑袍来到一个,在大富商名下的豪宅里。紫滕在过去一直想找暗炎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头绪,要不是这次任务紫滕也不会知道暗炎居然在一个引人注目的豪宅里。

  紫滕和维克按照指示一点一点的进入豪宅的内部。果然一到里面守卫的人员多了,还有不少埋藏在暗处,要不是紫滕和维克按照指示行动,恐怕还没有进入内部就被外围的人发现了。

  紫滕和维克按照指示躲在一个无人的房间里,等待着保卫人员换班。在黑暗中紫滕感受有一只炙热的手伸入的衣服之下,紫滕连忙一把拍掉。正当紫滕想骂维克时外面响起了,激烈的战斗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剧烈的爆炸声和房屋倒塌的轰鸣。

  紫滕和维克一把推开门,试图弄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紫滕和维克往里走发现很多尸体残缺不齐躺在地上,这些尸体想要告诉紫滕那一瞬间的战斗有多激烈。紫滕和维克继续往里走,越往里走战斗破坏的程度越严重。紫滕心开始慌了,脚下也开始奔跑了,双眼不停地搜索者那个熟悉的身影。

  紫滕和维克来到一个花园,看见前面还有人在战斗,等到二人看清战斗的双方,一方已经倒下了。紫滕看着那个似曾相似的背影倒在地上,就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千万不要是她,千万不要是她~!!!’

  等到紫滕完全看清后。“不……!撕心裂肺的喊声从紫滕干涩的嘴唇中传出来。

  紫滕亲眼看着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倒在自己的怀里胸口的血洞垂下了的鲜血和碎肉濅湿了他的衣衫。”紫滕看着已经逃走的黑衣人,充满血丝的瞳孔倒映出紫滕心底无限的怒火。维克缓缓地后退,试图把空间留给悲痛的紫滕。紫滕看着周围数百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抱着安详入睡的炎娜,缓缓的,一步步走出豪宅。周围不停跳动的火光渲染了他漆黑的衣衫,就像他此时的心情一样充满了痛。

  次日阿尔克城的官方宣布,三大势力的暗炎家族于昨晚被袭击,所有直系人员全部被杀!紫滕看着躺在身边的炎娜,向她说起了自己和她的点点滴滴。一个除了父亲再也没有关心过的紫滕,另一个是被救助的大小姐。两个人还没有相互的弄明白,是否以后会心连心另一个已经沉睡不醒了。

  “炎娜我还没有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紫滕努力的不让眼泪滑过悲伤的脸庞。

  世:“紫滕你不该这般,虽说她有恩于你但你别忘了你也就过她的命。你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情爱,只觉得谁对你好就是爱你。你这是不对的她给你那张紫卡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的爱只是你单方面的,她从来没有表达过她对你的任何爱意。”

  “醒醒吧!孩子。”

  世:你们两个人只是见面的场景有些微妙,可能彼此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你只是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更加无法描述这究竟是一种怎么的感觉,你只是错误的把这种感情归到了你所谓的爱中!

  就像这世上有些陌生人之间初次见面,对彼此什么都不了解的时候,就会有各种莫名的感觉,可能是熟悉,亲近或者厌恶。它往往是突如其来的或者是你应景而生的,对于这种情况,有时只能归结于直觉的错觉,或者得出一个结论——人和人就是有着不同的缘分。两个互不相识的人相遇的相识的机会最小有多大,就知道缘分是多么神奇!

  紫滕拿出黑炎剑,轻轻的刺破了燕娜的手指上的皮肤,炎娜在黑炎中慢慢的变成一堆黑灰。紫滕把黑灰收集起来放到了一个瓶子中,紫滕带着瓶子出去了,他要把它洒在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一切从哪开始一切也在哪结束!

  ‘多情最是着红妆,一点抚媚一点殇。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紫滕回到城中也已天黑,夜晚明亮的灯光和紫滕的心情完全不相符。

  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想着为她报仇。你别忘了你自己的愁还没有报!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一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妄想改变这个扭曲到只剩贪婪和欲望的世界,你紫滕,还不够资格,现在的你也没有这个能力!”

  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紫滕,气息越发的变得冷漠无情,他的气息此时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质”的变化,一种扭曲的改变变得跟这个扭曲的世界完美的匹配。

  这就像冬天流动的水,为了适应冬天就把自己变成寒冰一样。

  紫滕回到佣兵工会后被穆老狐狸叫过去问话,紫滕收敛起自己的气息就好像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穆老狐狸问了问紫滕当时的情况,紫滕当然没有说炎娜的事,紫滕相信维克也没说炎娜的事。穆老狐狸一句我知道了就让紫滕走了。

  紫滕开始在房间谋划着某事,现在的紫滕还很势单力薄不出一些险招就没有办法控制阿尔克城,没有机会到更大的城市发展。

  (喜欢本书的书友,给我投一投推荐的票票啊!在顺手收藏了,方便你们及时看到我的更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