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世之卡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世之卡徒 分开两个我 3248 2017.02.06 23:11

  划水

  (这是划水的一章,我在知乎看到的。作者是seaseeyoul来源是知乎。

  我在手机上看到这篇文章之前,我还在想着如何写我的新的一章,紫滕的故事到底会怎么发展。等我看完后满脑子都是这篇文章的影子,我不知道它什么吸引了我但就是有那种看一眼就挥之不去的感觉!

  我给大家讲一个冷笑话吧,不然我没有办法开头!

  说是一位乘客在路边等车,好不容易等到一辆出租车。一上车司机老师傅就开始跟乘客聊天,毕竟司机师傅一天都在车上坐很无聊而且也可以缓解乘客在乘车时的紧张感。司机师傅在乘客一上车就说“我虽然是个司机,挣不了多少钱但是我老婆孩子也有了。我这辈子不奢望挣大钱,我就喜欢开着自己的车载着不同的人听着他们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谁也不能管着我老子想干啥就干点啥,谁也不能命令老子。”

  乘客说:“师傅前面的路口右转。”

  司机师傅:“好的没问题。”

  不知道大家懂了什么,我仅知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活出的样子,只不过社会阻拦太大了。每一位活出自己的样子的人都跨过了社会的阻拦,让社会承认他。

  我写到这突然发现我就跟那个什么一样,想一想真可笑。自己都没有活出自己的样子,却来给别人写鸡汤!(┬_┬))

  我们村子里最酷的老人,终究还是死了。

  之所以说他很酷,是因为他和其它所有的老人都不一样。他不会唠唠叨叨个不停,不会倚老卖老的训小辈,也不会因为时日无多而性情大变。

  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在村口站着,孤独的像一棵树,眼睛里流露着我不能理解的感情。

  老人一直高高瘦瘦的,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年轻时估计是个美男子,村里的其他老人证实了我的猜想,他们都称他为十二少。十二少是我们这一带最大地主的儿子,年轻时家境殷实,在家里排名十二。建国后的一场大运动,家产被全部抄空,他的爸爸被活活打死,妈妈也疯了,哥哥姐姐死的死跑的跑,他年纪最小算是没受什么苦,躲到了我们村子里以前的雇户家里,这么一躲,就是五十来年。

  我听很多老辈人谈起来,都觉得很惋惜,十二少的父亲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相反的,作为一方申豪,逢年过节的时候会给穷人家送吃的用的,遇到那些揭不开锅的苦人家,还会免费把土地给人家种。一大家子人都比较和气,有钱归有钱,却从没干过仗势欺人的事,颇得民望,倒是和很多书中对地主的描写大相径庭。十二少性格温和,遗传了父亲的性情,对每个人都很真诚,在那个年代,他就和所有的农民都不一样。

  他会写诗,一手好字铁画银钩,过年的时候大家排队求他写对联。

  他懂音乐,会拉二胡会玩古筝,偶尔露一手就能引起围观,村里的老太婆偶尔聊起他的时候就和现在的小姑娘说起周杰伦一样,眼睛里都是倾慕。

  他会画画,没事的时候就在木桌子上铺一张白纸,用毛笔勾勒心中的理想乐园。

  他还会烹饪,据说是从小就贪吃,跟着家里请的厨子学了几手,做的菜芳香四溢,让人垂涎三尺。

  他唯一缺少的,就是一点志气。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也许他也曾经有过志气,经过那么大一场磨难,人的思维很难不被改变。

  收留他的雇户是个老实人,生了一个女儿,比十二少要小八岁,长到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很水灵,上门提亲的人如过江之鲫,有钱的有势的有力气的,雇户都没有答应。小女儿告诉过父亲,她这辈子要嫁给十二少,大概是朝夕相处时对这个兄长产生了感情,雇户没有反对,他想起要不是老东家对他施恩,他早就饿死了。

  雇户去和十二少谈了谈,十二少害羞的说出了自己的心意,他对这个小妹妹也一直很喜欢,不大敢说出口。

  雇户憨厚的笑了笑,开始张罗他们的婚事。

  不过命运似乎从来没有眷顾过十二少,县长的侄子也看上了小女儿,提亲被拒绝的时候就憋了一肚子火,听到这个消息后勃然大怒,带上一群人就去了雇户家,把雇户和十二少打的满身是血,还威胁着要把十二少给整死,那时候大运动还没过去,十二少的出身确实不好,以那小子的人脉能力,这种威胁不是空谈的。

  小女儿被吓的六神无主,眼泪流了一夜又一夜。

  农村女孩没读什么书,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为了救自己的父亲和情郎,她只能舍身嫁给了那个恶霸一般的人物。说实话我不是很相信这个故事,太像偶像剧里的剧情了,村里的老人却众口一致的对我说了这个事,他们总是愤怒地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做官的就开始坏了。

  小女儿嫁到了州城,生了两个孩子,她出嫁后的两个月,雇户就死了,估计是有了心结自己和自己过不去,雇户死之前拉着十二少的手含着眼泪说:少东家,我对不起你。

  十二少没有多说话,像照料父亲一样送走了这个老实人,每年祭祖扫墓的时候总是恭恭敬敬的坟上磕三个头,对着墓碑说话,一说就是一下午。

  小女儿没有回来过,但生活还是得往下过,十二少还是那样,农闲的时候写诗画画拉二胡,只是脸上很少有欢愉。他开始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收拾屋子,一个人对着星空发呆。区别于其它光棍,他衣服总是干干净净的,走路的时候腰杆笔挺,从来没有露出颓态。他写了很多信,每个月都会去邮局里寄出,却一次次的被退回,这个习惯维持了几十年。

  十二少慢慢的老了,两鬓生出了白发,老一辈的人还是习惯性的叫他十二少,孩子们开始叫他十二爷爷。十二爷爷人缘很好,从未听说与人交过恶,有人找他帮忙他都是一口答应,尽心尽力的给人家自己能给的帮助,渐渐地,成了村子里最德高望重的老人。

  他优雅的像一个绅士,本不属于这个世俗的环境。

  命运从来没有眷顾过他,他却从来未放弃过生活。

  十二爷爷对小孩子总是很和气,脸上会露出难能可贵的笑容,我小的时候和奶奶闹脾气,一个人跑到他家,当时他正在吃饭,看到我在窗外怯生生的偷瞄,笑眯眯的招呼我过去,去厨房又做了一条鱼,给我盛了一大碗饭,我不好意思不敢下筷子,他却和气的说:吃吧,吃了我送你回家。

  吃完饭后我在他的房间里看个不停,他家里有很多书,居然还有一些连环画,这可乐坏我了,我坐在椅子上看的入了迷,我奶奶找了过来,气冲冲的把我耳朵一揪骂个不停,十二爷爷却说我蛮听话的要我奶奶别发脾气,奶奶立马就不打我了,笑着对十二爷爷道谢。走的时候十二爷爷摸了摸我的头,把那些连环画送给了我。

  回去的路上我问奶奶:奶奶,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喜欢十二爷爷啊?

  奶奶给了我一个爆粟,疼的我差点哭出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离开了那个破旧的村庄,去了大城市读书,每年也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趟。去年春节,我祭祖以后回到村子,正和小时候的玩伴聊天喝酒时,一群大人慌慌张张的叫着什么,过了几分钟,村子里的人都出来了,他们带着悲伤的神情,一齐去了十二爷爷的家里。

  我这辈子见过最酷的老人,终究还是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床上,柜子上有一些钱和一张纸条,钱是给自己办葬礼的,纸条是给帮忙的乡亲留的,大意是自己大限已到麻烦大家了。女人们开始哭起来,从小声的哭泣汇集成刺耳的嚎哭,男人们开始张罗着葬礼的事。

  十二爷爷无儿无女,也无亲无故,孝子孝孙的礼仪没人能做,倒成了一个麻烦事,我的三叔把我一推,说:就让他做孝孙吧,十二叔在他小时候就照顾他。

  我有点尴尬,却没有推脱,在灵堂前跪了一天一夜,黑白照片上的十二爷爷风华正茂,眼睛炯炯有神,嘴唇紧闭,眼神里却带着一丝哀伤。第二天那些村民又找到我,说我把孝孙的事儿干了,那么十二爷爷的遗产就给我了。我连忙摆手说不要,他们却不由分说的给了我一个木箱子。

  我打开了箱子,里面有很多信,都是十二爷爷没能寄出去的信,里面全是对那个小妹子的思念,他总觉得小妹子还能回来,所以一直不结婚也不离开这个村子,我终于能理解十二爷爷在村口边的眼神了。

  最新的一封信上,落尾处写道:菁妹,我自知时日无多,不知死后是否真有灵魂,愿我们有朝一日能重遇,奈何桥上能互识。

  我放下信,眼泪却不知觉的滑下。

  从前的日子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我一直觉得是现代人矫情的意淫,未曾想过真有此事。

  信纸随风飘走,我连忙扑了过去,却还是没能抓到。村口停下一辆高档轿车,从里面缓缓下来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婆婆,老婆婆的眼睛里满是眼泪,信纸缓缓地飘过去,在她的身边转来转去。

  风突然停了。所有的故事,都找到了答案。

  我也一直在找寻自己的方向,我发现真的很难,稍不注意就会陷进泥潭。

  有的人一生都在追求自己的答案,到头来究竟是谁骗了谁?

  某年某月某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