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万兽神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天骇怒麟

万兽神谭 等疯子 3760 2016.12.30 15:11

  清晨。

  龙天放已恢复了饱满的精神,起床后,便习惯性的去找火云晴,可火云晴已经去灵念崖上进行静修了,龙天放这才想到,自己现在不用每天去参加集体训练了,不由感到有些失落。

  无聊的龙天放在前院中瞎转悠,碰到了阿爹火傲,火傲见到龙天放气色不错,问道:“天放,感觉好些了吗?”

  “已经没事了,爹。”龙天放回答。

  “那我陪你去摘一朵蚀火冥昙回来,先看看你体内的地火纯度。”火傲说道。

  “我有一朵蚀火冥昙啊。”龙天放边说边从怀中拿出那个装着冥昙的小木盒,突然才意识到自己是背着阿爹去摘的冥昙。

  “你怎么会有蚀火冥昙?”火傲疑惑地问。

  “呃,是……是南爷爷送给我的。”龙天放脱口而出。

  火傲好像并没有对龙天放的话起疑,接过龙天放手中的小木盒,打开盖子将蚀火冥昙取了出来。

  龙天放发现这朵蚀火冥昙没有刚摘回来时那般鲜翠了,并开始显现枯萎的迹象。

  “地火纯度通过它的颜色即可辨识,依次为青、蓝、黄、赤、紫,紫色的地火纯度最高,你刚刚才获取地火之源,还无法形成焰团,因而也就看不到地火的颜色,这种情况下便可借助这蚀火冥昙……”火傲将蚀火冥昙拿到龙天放眼前,继续说道:

  “这蚀火冥昙是由土壤之下的地火孕育而生,因此它的花瓣与地火是相同的这几种颜色。”

  龙天放刚刚摘到这朵蚀火冥昙时就已经注意到,其五片花瓣虽然乍眼一看都是毫无差异的雪白之色,但仔细查看便会发现,在这雪白之下还有一层极淡极淡的色泽,而且每片花瓣各不相同,现在再定睛识别,果然,每片花瓣的颜色分别就是阿爹刚才所说的五种地火之色。

  “过来这边……”火傲让龙天放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

  “现在你将一根手指放在冥昙的花蕊上。”火傲在旁边也坐了下来,继续说道。

  龙天放接过阿爹火傲递过来的冥昙,一手拿其茎干,一手伸出食指向蚀火冥昙的花蕊靠近。

  指尖刚一接触到花蕊,龙天放就感觉到花蕊处仿佛有股小小的吸力,将自己的指尖吸附上去,然后,指尖上痒痒的,蚀火冥昙是在通过龙天放的指尖,吸蚀着龙天放体内的地火!

  看到抬起头来一脸困惑的龙天放,火傲自然明白他此时的顾虑,开口解释:“没有关系,蚀火冥昙不会吸蚀太多地火,更何况地火之源在你体内是可不断再生的。”

  龙天放安下心来,任由蚀火冥昙贪婪地吸蚀着自己体内的地火,只见蚀火冥昙由刚才快要枯萎的状态,又逐渐变得生机勃勃。

  五片色泽各异的花瓣中,一片淡紫色的花瓣开始发生了变化,其色泽变得越来越艳,并且将这抹浓艳扩散到了另外四片花瓣上。

  不多时,蚀火冥昙的花瓣全都变成了相同的艳紫之色。

  火傲完全被震惊,刚刚获取地火之源的龙天放,体内的地火竟然已达到了最高的紫纯度,想当初自己将体内的地火由赤纯度炼到紫纯度都花费了整整三年时间。

  “难怪天放体内的地火如此浓烈,看来地火王赠予他的是地火之源的精华啊。”火傲暗道。

  通过火傲之前的讲解,龙天放自然也知晓眼前这蚀火冥昙变成了艳紫色意味着什么,不由兴奋不已。

  “天放,地火王经历了万年潜修,即将再度凝合心源而重生,可今次他却将地火之源的精华赠予了你,恐怕会令他的重生之日延后数十年上百年,甚至更久。”火傲说道。

  龙天放脑海中回想起了在地火洞中,那位像东长老那样德高望重的老者,坚定地立下誓言:“我绝不会辜负地火王前辈的!”

  火傲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翻手,掌中凭空出现了一本厚厚的书籍。

  “这时《玄黄人灵诀》,是兽人系各族人在静修人灵念力方面,使用最为广泛普及的心诀。”

  龙天放接过火傲递来的这本书籍,眼中充满了期待,造就有所耳闻,达到合一之体的兽人通过这《玄黄人灵诀》可吸取天地之灵气,自然能令体内的人灵念力提升极快。

  “随我来。”

  火傲将龙天放带到距离麟王大宅不远的一片树林中,龙天放和妹妹火云晴的小时候就经常到这里来玩耍,二人开始参加每日的人灵静修和兽灵训练之后,再来这里的机会就少了。

  一道清泉自山顶飞流而下,汇成一汪湖泊,树林就位于这湖岸之上,林中绿草如茵,树影重重,艳阳被茂密的树梢阻隔,只能星星点点地洒下光斑,使得在这片树林之中倍感凉爽宜人。

  “天放,现在我将麟人族的功法《天骇怒麟》传授于你。”火傲说完,随即引动体内强大的人灵念力,一阵隐风顿生,将散落在地面的落叶片片拂起。

  目光如炬的火傲伸出一手,打开掌心朝上,呈白烟形态的人灵念力流至掌心迸出,腾腾升起后又收回堆积于掌心之上……

  逐渐,白色念力流形成了一本书籍的形态。

  由人灵念力流组成的书籍在火傲掌中越发分明,平且连书面上的“天骇怒麟”四字都清晰可见。

  火傲再将另一只手伸出,五指并拢,将先前那只手中的念力书籍往前一推……

  随即,从那本念力书籍上跃起一条白烟,白烟径直飞向龙天放,从龙天放眉心处缓缓渗入,白烟不断渗入龙天放眉心的同时,火傲手中的念力书籍也在渐渐消散。

  白烟越来越的渗入,龙天放感受到《天骇怒麟》功法的内容在自己的脑海中也越来越完整。

  兽人系中的各族群,对于本族功法,都不会有实体书籍,而是将功法内容融入灵珠当中,一代一代传承,这样便可以绝对防止功法外传的事情发生。

  待念力书籍在火傲的掌中完全消散进入龙天放的眉心,火傲才手掌垂下,缓缓道来:

  “《天骇怒麟》功法在我们麟人族已经有数万年的历史,一万年前,金龙天神将地火之源留在我们麟人族后,麟人族祖先则将地火之源融入到了此功法中进行习练,使得此功法的攻击力更强……”

  “《天骇怒麟》共有十二个层次,越往上的层次,施展出来的威力也就越强,但是,每个层次的习练都有兽人等级的限制,比如第一层次是成为合一之体便可习练,你已经符合条件,而第二层次则要达到灵满之躯初境阶段,因而现在也就还无法习练。”

  龙天放闻言,迅速查看起已经在自己大脑中的那本《天骇怒麟》功法,果然,现在书中只显示出了第一层次的内容,后面的页码都已变成了空白。

  “从今天开始,每日你就来这片树林中习练一个时辰的功法,切记千万不可超过一个时辰,你现在还无法驾驭你体内的地火之源,因而最近只能适量食用兽灵,以免地火之源在你体内爆发。”

  “是,爹,孩儿知道了。”龙天放回答。

  星移斗转,春去秋来……

  四年的时间很快过去。

  云娥站在麟王大宅中的一所阁楼之上,遥望不远处的那片茂密树林,依稀可见一道道巨压气浪在那片树林中连连爆发。

  “天放的功法提升真快……”云娥浅笑。

  “这十四年的期限终归还是到了……”笑容慢慢消散。

  树林中。

  两条浑厚的人灵念力流环绕着龙天放,龙天放已经完全激发出了体内兽灵,强劲臂膀上布满的金色鳞片隐隐放光,双掌中的紫焰嗤嗤燃烧跳跃。

  “天骇怒麟!”

  龙天放双掌胸前结印,单手握拳击落地面,顷刻间,狂风骤起,地动山摇!

  落拳之处立即扩散开一圈烈火,强大的威力使地面裂开一条深深的沟壑,沟壑以极快的速度延伸向前,绕开了诸多树木,直至那池山泉湖中。

  一声炸响,湖中冲起巨大水柱,余威之力从水柱中释放开,撕裂虚空,形成一道道滔天气浪!

  在这四年时间里,因为顾虑地火之源会在体内爆发,所以前两年龙天放都保持每天只习练一个时辰的功法,大多数时间则通过心诀来静修人灵。

  后两年才将重心放在功法的习练上,如今,龙天放的《玄黄人灵诀》已修到了第九重,《天骇怒麟》功法已练到了第六层次。

  龙天放在兽人等级上的提升速度更是令人瞠目结舌,这四年时间,龙天放就由第一等级合一之体的圆满阶段,一步步突破到了第二等级灵满之躯的圆满阶段。

  如此惊人的等级提升速度,在麟人族的历史上市从未出现过的。

  刚才,龙天放已经将功法《天骇怒麟》第六层次的威力运用到了极致,以往龙天放在习练功法的时候,常常会摧毁林中的大量树木,而现在,龙天放所施展出的功法,可达到任由自己控制,聚合力量,直击目标!

  龙天放明白,这也是为什么阿爹火傲会选择这片树林当作练场地的原因。

  完全掌控,收放自如,方位功法极致。

  余威散尽,水柱落入湖中,刹时溅起漫天水花,环绕在龙天放身体周围的人灵念力流将其全部阻挡在外,没有一颗水滴打湿龙天放的布衣。

  “天放……”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龙天放转过头,见到娘亲云娥正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

  “娘!”龙天放急忙将人灵兽灵收回体内,几步跨到云娥身前。

  “今天差不多了,该休息了。”云娥柔声说道。

  “娘,我们麟人族与狼人族第二次竞技赛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我想在此之前突破第三等级,成为一名双圣士。”龙天放向娘亲云娥道出。

  “跨等级的提升本就是瓶颈阶段,要慢慢来。”云娥说道。

  “孩儿明白,对了,娘,这次的竞技赛阿爹应该会同意我参加了吧?”麟人族和狼人族曾在两年前举办过一场竞技赛,当时因为龙天放还没有能压制体内的地火之源,火傲担心过度使用兽灵之力会导致地火在龙天放的体内爆发,因而就没让龙天放参加两年前的那场竞技赛。

  “这……还没有听你爹提过。”云娥无法做主,如是回答。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龙天放十四岁的生辰,也就意味着龙天放要背负起羲皇赋予的使命离开奇焰山谷前往盘古天国,是时候要将真相告诉龙天放了,可又不知如何开口,火傲最近为此越来越焦心,至于竞技赛的事宜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因而确实还没有和族中几位长老商讨本次参赛的人员名单。

  “娘,我体内的地火之源早已经稳定了,现在每天习练三个时辰的功法都无碍,参加竞技赛肯定不会有事的……”

  龙天放试图先将娘亲云娥的思想工作做好,可说着说着才发现娘亲魂不守舍,根本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娘?娘……”龙天放唤了两声。

  “啊?”云娥这才回过神来。

  云娥似乎是在心中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脸凝重的再次开口:

  “天放,娘亲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