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英勇行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麻烦来了

英勇行动 清风不变 3823 2017.01.08 13:38

  钱宁还是开枪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打中敌人,但这个时候的我已经飞出去了,我希望我能像当年在大学打橄榄球时那样飞扑出去抢到我的球,现在我必须更加使出我全部的力气跳出去,我的眼前没有球,但却有活下去的希望。

  一个绿色的火箭弹屁股后面冒着白烟,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旋转的飞来,当然这些我没有看见也没有心思去看。

  “轰!”

  “该死!”我叫骂了一声,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但却一动也不敢动,爆炸声震得我头晕眼花,因为距离较近所以巨大的冲击波震得我快要吐了。

  我没有在关心其他人到底有没有趴下,有没有伤亡,我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天旋地转的非常恶心,但是感谢上帝我还活着。

  “啊……”我哼哼了几下,实在是太难受了,我能感受到我的双手还听使唤但不知道我的腿还在吗。

  “麦克恩!”

  好像有人再叫我,但我真的听不清楚真该死!

  “我的腿还在吗?!”我确定是我的队友在叫我,我现在感觉浑身散架了一样。

  钱宁跑过来拍了拍我:“你现在好的就像牛一样”

  我也不知道缓了多久,但我在地上趴了一会感觉好了一点,听力也恢复了不少,但浑身疼痛,我打赌我肯定断了几根骨头。

  钱宁看见我动了,慢慢把我扶起来蹲在地上,我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清醒:“你没事吧兄弟!”

  我的分贝不自觉的扩大,钱宁看了看我笑了笑:“你的命很硬吗,回头你必须要请我喝杯啤酒,我知道你还藏着几瓶从美国带来的啤酒”

  该死,我为数不多的秘密都被别人发现了,我要好好反省一下了,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慢慢靠着墙伸出头看了看,悍马已经燃气熊熊大火,那个开炮打我们的人也躺在地上看样子是去见他们的真主去了,这个混蛋。后来他们告诉我钱宁开的几枪没有打中他,是拉塞尔中士反应过来击毙了这个混蛋。

  “B组五分钟赶到H点请做好接应准备”我的耳机传开友军的声音,我们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做的就是保证撤离路线的安全,等到B组的汽车一到我们马上全员上车撤离现场返回基地,然后再做一次周全的计划和准备重新回来干死这帮狗娘养的。

  “收到,E组尽全力保护撤离路线”拉塞尔向后面扔了手雷跑了过来。

  “猛犸象,火力掩护”我喊了一声,大块头跑到我们的前面借助房屋的掩护架起机枪。

  我喘了气:“我刚才的表现可不可以拿一个奖金?”

  “战斗英雄就是你了兄弟”拉塞尔半跪在地上举着枪:“这帮混蛋真顽强,非要搞死我们吗?!”

  钱宁把我扶到子弹打不到我的地方接着他跑到拉塞尔身边。我坐在地上只要我看着我们身后这条路线没有敌人的袭击就好了,我右手握着枪把,左手去撑了一下地,天哪又一次糟糕的感觉弥漫了我的身体。

  我低头看了看左手按着的土地,地面微微隆起,我小心翼翼的挪开手,跪在地上,尽可能的去观察,我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来想去触碰一下,但我犹豫了,不过这个时候不能犹豫!理智很快使我扒拉开盖在地上的土,我发现这里的土很松动,里面肯定有东西,没几下我就愣住了。

  “嘿兄弟们……”

  “怎么了下士,放心你非常安全”

  “完蛋了”我完全愣住了,我看到了一排密密麻麻的引线红色的蓝色的,连接着一个计时器。

  “我的上帝……”钱宁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我顺手抓起一根引线跟着它后面的方向发现这些线离我们有大概两米多的地方有几个自制的炸弹。

  “这帮亡命徒制造出来的炸弹非常不稳定,但杀伤力极大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其他的”拉塞尔冷静的说话把我们从吃惊的状态中拉出来。

  猛犸象和拉塞尔负责掩护,我和钱宁在附近十几米又发现了大小不一的炸弹,均为武装分子自制的,数量有二十几个。

  “需要呼叫拆弹单位吗?”钱宁擦了一下汗说道:“这些家伙足可以把我们炸得骨头都不剩一根!”

  “所以你要把我们的工兵炸飞吗?”我看了一眼钱宁道:“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

  我非常害怕,我来到这里已经快半年了,但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炸弹,而此时这些东西就埋在我们的脚下。

  “我们必须拆掉它”

  “什么?”钱宁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疯了吗中士?”

  钱宁瞪大了眼睛看着拉塞尔,拉塞尔回头看了一下说道:“如果你仍然质疑你的指挥官那我保证,今晚的啤酒就没有你的份了菜鸟先生”

  钱宁摇了摇头,我笑了笑,猛犸象说道:“我还知道钱宁藏着巧克力在哪哈哈……”

  气氛稍有些缓和,我低着身子慢慢的走到拉塞尔旁边,抬头望了望,对面的武装分子离我们大概有三四十米,各自躲在建筑物后面谁也没有了刚才那样的疯狂。我们的人趴在地上躲在撤离地点处,拉塞尔看着我,他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写满了疲惫。

  “我们来拆掉它!”拉塞尔中士很坚定:“让我们搞定它!”

  “我支持你兄弟!”机枪手猛犸象咧了一下嘴,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我们喜欢挑战,也一直在做不是吗?”

  我扭头看了看钱宁,他向我耸耸肩表示无法反驳。

  “好”我和拉塞尔猛犸象碰了一下拳头:“我去搞定它!”

  我顺势要向炸弹方向走,拉塞尔一把把我拦住。

  “你会拆弹吗下士?”拉塞尔表情一紧。

  我愣了一下,拆弹这件事我好想还没有受过什么专业的训练。

  “我想我以后可能会学到这个技能的”我晃了晃头道。

  “好了我的兄弟”拉塞尔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想让我们都去见上帝吗?”

  拉塞尔从口袋里掏出匕首和一个多功能组合军刀:“你们掩护我”

  拉塞尔毕竟是比我们早来到这里一年开始服役的,相信他接触过拆弹这种鬼差事

  我没有在说什么,跟在他的后面,拉塞尔冲我挥挥手:“你们都离我远一点,别让我分心,搞不好大家都要完蛋!”

  “就算我们离你再远可能也没什么用”钱宁扶了扶战术护目镜道:“这些炸弹数量非常多我的长官”

  拉塞尔捡起一个石头块向他扔了过去:“那你就给我躲远一点,不要让我看见你”

  钱宁笑了笑还是没有离他很远,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我在拉塞尔的正身后十米的距离掩护他,我要确保周围不会有武装分子向他开黑枪。

  “哦该死!”拉塞尔咒骂了一声:“这里的线排布的乱七八糟,真是在挑战我的心里承受极限”

  “中士,报告你的情况”我用无线电呼叫了拉塞尔。

  “我正在试图排除用来迷惑的引线”拉塞尔擦了把汗,他非常紧张,他知道一个闪失就可能造成一个小作战单位的阵亡,显然把这些炸弹留在这里给别的部队是不行的。拉塞尔成功排查了几条假引线,接下来就是要把这个定时器想办法拆下来。

  一切都还算是有条不紊,又过了五分钟我的无线电传来了B组的友军声音,他告诉我路上遇到抵抗,还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我观察了一下每个人的情况,拉塞尔正在拆弹,钱宁在他的前方我在他的后方掩护,猛犸象时不时的开几枪震慑一下路那头的武装分子,我稍稍松懈了一口气,从我的背包里拿出一瓶饮料,打开塞子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低着身子快速跑到拉塞尔身边把饮料递给他。

  “喝下去中士”

  拉塞尔看了我一眼:“快回到你的掩体”

  “你需要补充水分!”我抓了一把他的衣领。

  拉塞尔被我抓着衣领,居然还冲我笑了一声:“放轻松伙计”我放开了他,他拿着我的饮料一饮而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喜欢这个苹果味”

  “嘿下士,你看见了吗?”

  我一抬头看见钱宁叫了我一声:“你发现什么了菜鸟?”

  “在我的一点钟方向,有一个人你看到了吗?”钱宁举着枪半跪在地上瞄着他的方向。

  我突然紧张起来端起枪顺着他说的方向看。

  “你看到了吗,这个人的行为有点不正常”

  我慢慢的移动,尽量保持身体平衡保持随时开枪。

  “我看到了菜鸟,中士,这些交给我们”我发现了钱宁说的那个人,一个中东中年人离我们有三十多米,就在我们要撤离的路线上,他的手里拿着手机一样的东西,站在一栋一楼的建筑阳台里。

  “他拿着是什么东西?”我喊了一句

  “谁他妈知道是什么,是手机吗?”钱宁一动不动用枪口指着对方:“嘿!这里很危险,回到屋里去!”钱宁边喊边向那个男人挥手。

  “让他放下手里的手机,不然就击毙他!”我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汗水,因为我不确定那个男人手里是不是什么引爆遥控器。

  “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钱宁站起来慢慢向那个男人走近。

  那个人突然挥了挥手,嘴里不知道念叨的什么,像是对我们在解释什么,我也不确定他能不能听懂我们说的话,但他肯定已经发现了我们对他的威胁。

  “给他一枪菜鸟!”我死死的瞄着他的头。

  “不”钱宁加快了一点速度:“我们还不确定这个混蛋是什么人,我还不能开枪”

  钱宁似乎是为了安抚他:“嘿,我们是军人,是来保护你们的,放下你手中的东西好吗?”钱宁离他在还有十五米处停了下来。

  “出了什么事伙计”我的耳机传来拉塞尔的声音。

  “发现一个可疑分子,钱宁试图去制服他,我在掩护”我没有再回头看他,拉塞尔也没有抬过头,仍然鼓捣那个该死的爆炸装置。

  “嘿,我们没有恶意,你把东西慢慢放在地上,然后走出来,OK?”钱宁仍然想用更加和平的方式化解这个危机。

  这个男人不知道有没有听懂,看了一眼我们手臂上的臂章,看了看我们正对着他的枪口,他慢慢抬起双手:“OK”

  “该死他说话了,盯死他!”我也慢慢走了出来,我需要钱宁确保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这是你家吗?”钱宁试图消除我们之间的紧张感。

  他没有说话,我感到很不正常,突然他开始狂按他的手机按键,我像被针扎了一样刺激到了头皮。

  “该死,这是个混蛋!”我马上半跪在地上,和钱宁同时开枪。

  “哒哒哒……”这么近的距离内,他瞬间被我们打成筛子。

  钱宁迅速跑了过去,这个人的血留了一片,钱宁一把拿过来他的手机,这是个老式的翻盖手机,但不管他在怎么按,屏幕也没有一个字显示出来。

  我也跑了过去看了看这个手机跟普通的没有什么区别,但不能正常使用。我看了看周边,没有任何其他人。拉塞尔也向我做了个一切正常的手势,我突然舒缓了一口气,钱宁拿起这个手机狠狠的扔向了地面,瞬间这个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

  “嘿,士兵们”我们的耳机都传出了拉塞尔的声音:“真糟糕这个计时器开始跳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