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谪仙经商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荒兽猼讬

谪仙经商记 爱妃吃荔枝 2444 2017.01.04 10:42

  “你个小样你还会变马啊!看给你能耐的!老子这边都还有色心没色胆呢,你就先下手了,还真是色胆包天!敢对姑娘无礼!看我今天不教训你!”

  狼君将式微胯下的坐骑一把扔在了雪地里,一边大骂着一边拳脚招呼着,纯肢体攻击,不带任何法术效果,虽然打在那荒兽身上没什么感觉,但很爽!

  狼君爽的式微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狼君,你先别打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看起来也怪可怜的。”

  荒地的猛兽长相大多怪异,正如《山海经》中所记载的一样,都是人间罕见的怪胎,眼前这只也不例外,长的和羊一样,却没有眼睛,有四个耳朵,屁股后面还跟了九根短短的羊尾巴,虽然总体看起来还算正常,但一眼就能看出它不是凡物。

  狼君看了一眼式微,然后轻蔑的看向那头荒兽道:“姑娘真觉得这家伙可怜?”

  式微有些不解,都打成这样了,应该够可怜的了:“我觉得它也没干什么啊。”

  式微看向那荒兽,那荒兽连忙可怜兮兮的叫了两声,狼君又是一脚踹了上去,然后将它翻了个身,背对着式微:“这家伙叫做猼讬,本是南荒的荒兽,因为向往川途的繁华便跑到这里来,四处骗吃骗喝,这都没什么,关键是这家伙有个特别的地方,那就是眼睛长在背上,可祸害了不少姑娘,今天亏得姑娘穿的不是裙子,日后若是姑娘没有发现,还把它当作是你的马,哪天穿了裙子骑了它……”

  狼君边说还便将那荒兽背上的毛撩了开来,果然一双硕大的眼睛藏在了背上的长毛之中,若是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

  “给—我—打!狠—狠—的—打!”

  听了狼君的话式微顿时大怒,然后亲自上前去拳打脚踢。

  打了一阵过后狼君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劝到:“好了姑娘,打也打够了,我们赶紧进城去吧。”

  式微虽然还没出气,但打了半天也有些累了,听了狼君的劝便停手了,然后看着躺在雪地里的猼讬道:“可是我的马没了,我要怎么进城?”

  狼君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地上的猼讬,又看着式微笑了笑,身形一变,化身为一匹巨狼:“姑娘若是不嫌弃,就让我载姑娘一程吧!姑娘放心,我是玉帝钦封的隐山圣君,绝不是坏人。”

  式微看了一眼眼前的巨狼,这狼君倒也真不像是坏人,而且又是玉帝钦封的圣君,应该可信,最关键的是现在她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思量片刻后道:“好吧,那就麻烦狼君了。”

  “哎呀!不麻烦不麻烦,赶紧上来吧!”狼君连忙满脸笑容。

  一头巨狼,这么满脸笑容,式微看着实在是有点瘆得慌,不由便又犹豫了,不过狼君却依旧满腔热情:“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来啊,放心,我的背上没有眼睛。”

  在狼君再三催促下,式微只能硬着头皮坐了上去,待式微坐稳之后狼君笑了笑道:“姑娘可坐好了?我要出发了!”

  说完没等式微回答狼君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得意道:“怎么样姑娘,我这速度可比你的马快多了吧!”

  狼君这速度的确快的吓人,就算式微自己飞也都没这魄力,所以式微根本这没发适应这么快速度带来的大风,吹的她根本说不出话来,于是狼君见式微不说话,便以为式微是不屑这个速度,卯足了劲又加速了!

  式微面对这个速度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随他去了。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后,一座高大巍峨的城楼便出现在了眼前,城楼之上甲士排列严整,城楼之下身穿盔甲的士兵和巡防的城捕一同把守着城门,检视来往的行人和商队,一切都秩序井然,就如同九洲中原地区的大都城一般,丝毫没有荒地垂城的感觉,式微都不敢相信,自己这是到了北荒来。

  狼君将式微放了下来,然后化为了人形,笑着道:“怎么样姑娘,这速度还满意吧!”

  式微当然“满意”,本来自己要走上三四个时辰的路程,现在不到半个时辰就走完了,她敢不满意吗?

  尽管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尽管他还带着自己到了川途城,但是,式微真是不想再和他一起了,她恨不得现在就离他远远的。

  式微看着狼君礼貌性的笑了笑:“满意,当然满意,有劳狼君了,既然川途城已到,那我们就此别过吧!”

  “别过?为什么?”狼君满脸不解的看着式微问道。

  式微笑了笑:“狼君既然是这城中城捕的头,那想来应该有很多公事要忙吧,我怎么敢耽误狼君大人您的时间,而且我还有我的事要办,实在不好意思再劳烦狼君您帮忙了。”

  “不浪费,不浪费,我平时就很闲的,没什么事,现在遇到姑娘了,那姑娘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狼君死皮赖脸的笑着道。

  式微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看眼前这情况,这货是故意的了,想来今天想甩掉他是没可能的事了,深知这点的式微只能无奈看着狼君道:“那就麻烦狼君了,再陪我进城去吧。”

  狼君连忙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然后领着式微往城内走去,因为中午休息的时候城门会关上一段时间,所以有不少人便被堵在了城外,现在城门开了不久,便有很多人依旧被堵着,城门前排起了一条不短的队伍。

  狼君向来是来去自由惯了,便领着式微往城门前赶了过去,若只是狼君一人,他很轻易就进去了,可现在还多了一个式微,按常理来说,狼君这种身份的人,带一个人进城是很容易的事,在这里却偏偏行不通。

  “狼君大人,你可以进去,但她不行,必须要出示文牒,查明身份。”守门的卫士毫不客气的拦下了式微。

  狼君见状顿时便不乐意了,上前跟那人理论起来,故作威严道:“怎么,我带来的人也不行吗?”

  那守门的卫士微微笑了笑:“狼君大人,说了您别生气,您就别在我们面前装了,神督使大人交待过,无论是谁,进城都要有文牒,谁带来的都不行,特别是狼君大人您。”

  “这个梅千雪,丫的怎么老是和我做对?看我回去不找他麻烦!”狼君愤愤道。

  “这可不能怪神督使大人,关键是狼君大人您做的那些事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妨,今天您带来的要是个男的我也就勉强能让您进了,可这……”

  那守门的侍卫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然后看着式微礼貌的笑了笑:“还是请姑娘把文牒拿出来吧。”

  狼君还是不服气,赌气道:“就不能放人吗?出了事算我的!”

  “可别,上次您把幻花姬带进城的事还没了呢,还有上次您打麻将输给神督使大人被罚到城门口站岗的事您也没来,这次真的不能怪我不给您面子了。”那守门的卫士几句话便将狼君给堵了回去。

  看来这个狼君是个惹事精,果然还是要离他远些的好,式微连忙拿出了文牒来平息事端,那守门的侍卫接过文牒看了看,然后满脸奇怪的看着式微道:“你是从天庭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