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谪仙经商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贴身丫鬟

谪仙经商记 爱妃吃荔枝 2390 2017.01.23 21:25

  本来式微对川途饭菜是并不抱有太大希望的,毕竟这里已经荒芜了几千年,而且从一路走来所住客栈的伙食情况来看,这里的食物也的确不怎么样的。

  但是到了圣君府式微的态度就不由的改变了,单从这里的气派奢华来看,这里吃的也应该不错。

  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一张大桌子,八个碟子,四荤四素,外加一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很是恐怖的烤肉,总的看起来还是很诱人的。

  神仙不吃饭的原因一是不需要,他们有仙气提供能量,五谷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累赘,二是因为太过麻烦,五谷轮回的过程实在是太麻烦,因此式微之前很是不明白,为什么神仙还会偷偷到凡间去吃东西,更有甚如灶王者,竟年年都让凡人上供。

  现在式微总算是明白了,如今的食物,充饥果腹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还美味解馋,像自己这般的神仙,在天宫中一待就是千年万年,难免有嘴馋的时候。

  对于那个烤肉式微是丝毫不感兴趣的,她整只都给了梅若虚,梅若虚因此十分激动,对式微的好感度瞬间飙升。

  说来也怪,这里明明是北荒,式微一路走来所吃的食物也都稀疏平常,大多是千篇一律的蛮荒菜式,或煮或烤,最有甚者也不过会炒两道小菜,可是这圣君府中的菜却和九州中原无异,各种菜系一应俱全,就刚才式微吃的八道菜中就包含了许多不同的做法,或蒸或煮,或煎或炸,丝毫不像是北荒应该有的。

  如果说这梅千雪是从中原来的,那没必要连做饭的厨子也从中原带过来吧,而且一个神督使而已,能有多大的谱?就算后来在川途发家了,又有几个厨子会愿意到这荒地来干活?而且他一任神督使,总不会到九州绑几个厨子回来吧。

  算了算了,真是越想越离谱,有饭吃就行,管他那么多呢,反正自己又不是什么救世的大神,不过是个被贬谪的小仙罢了,好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

  一顿饭式微吃了小半个时辰,待式微吃完梅若虚的烤肉还没啃完,式微无奈的看了一眼梅若虚,然后摸了摸他的头笑着道:“小若虚啊,姐姐马上要睡觉了,你就不能待在我的房间里了,你快点吃,吃完也回去休息吧。”

  “嗯!”梅若虚应到,然后一口将兽腿整个吞了下去:“我不用回去,我去外面休息就行了,都使大人说过,让我寸步不离的跟着姐姐。”

  说完梅若虚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接着就听见屋顶上传来瓦动的声音,这一套动作连贯,只用了眨眼的功夫,式微一脸蒙圈,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姑娘快入寝吧,明天都使大人应该很早就来了。”那领头的婢女催促式微道。

  式微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转过身便上床睡觉了,那些婢女见状也纷纷退了下去。

  出门前,式微隐隐听到了那群婢女的议论。

  “我还当是什么人物呢,原来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毛仙,真不知道大人为什么这么在意她。”

  “就是,你老她刚刚那吃相,一辈子没吃过饭一样。”

  “小点声,这话可千万不能传到都使大人耳中。”

  “怕什么,都使大人现在这么看重她多半是因为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要赶她出府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赶紧走吧!”

  式微听了这话虽然生气但却没有发作,这些话倒也提醒了她,可不能对这个梅千雪太过信任,得想办法搞清楚他的底细才行。

  不过现在她也没心情想这些了,她现在很累,被子又被熏过了安神香,没多久她便睡死了。

  等到她再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了,式微刚翻了个身动了一下,便立马一个女子跑了过来,上前问道:“姑娘你醒啦!”

  式微看着她,虽然她表现好像跟自己很熟的样子,但是式微却真的不记得认识她,而且现在她才刚睡醒,脑子里正一片浆糊,也没功夫去细想,便坐起身来看着她问到:“你是谁啊?”

  “我是姑娘新来的贴身丫鬟,日后姑娘的起居就由我来照顾了,姑娘叫我梓荫就好。”那女子连忙回到。

  “贴身丫鬟?那昨天晚上的那群丫鬟呢?”式微看着她不解的问到。

  “她们不过是府上事情做的比较好的几个丫鬟,昨天临时来伺候一下姑娘罢了,如今都打发了。”梓荫笑着回到。

  “原来是这样,算了,先不管这些了,我记得昨天他们好像说过今天梅千雪会来的比较早,现在什么时辰了?他来了没?”式微环顾了一下周围问到。

  听了式微的话梓荫连忙笑了起来,式微满脸不解:“你笑什么?”

  梓荫继续笑着,然后回到:“现在都已经到晌午了,都使大人在门口等了一上午,见姑娘还没起,就先回去的。”

  “什么!都等了一上午了?!你们怎么不喊我!”式微顿时醒了七分,连忙掀开被子要起床。

  梓荫看式微着急成这样连忙笑着道:“姑娘莫急,都使大人交代过了,不要喊姑娘起床,若是姑娘醒了,直接带姑娘到南院找他就行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式微说罢便要起床出门,梓荫见状连忙一把按住了她:“姑娘你还没穿衣服呢!”

  梓荫这么一说式微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怪只能怪自己在天庭时太穷了,就一套官服,睡觉时候也都穿着,起来都不用更衣,直接抖抖袖子就能走了。

  说到这里式微又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那群婢女说的话,她连忙开始注意仪态,以免再被人家笑话。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真有这么土吗?好歹自己也是天庭来的,可不能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丢了面子,她连忙故作镇定:“更衣!”

  “姑娘今日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梓荫微笑着问到。

  这一问还真把式微问到了,她在天庭之时一共就一套官服,一年四季都那么穿着,现在要问她想穿什么样的衣服,她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丢了面子,一定要淡定,她假装想了想,然后冷冷的回到:“今天就穿的简单一点吧,不要太麻烦了。”

  “是!”梓荫连忙应到,然后朝着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连忙退了出去,过了片刻领着几个婢女捧着几件衣服走了进来。

  虽然式微已经要求是简单的了,但是这身衣服还是超过了式微对于简单这个词的理解,里里外外足四层,将式微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外面还坠了不少饰品。

  式微真的不敢想像,在这里,隆重,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式微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本来就迟来了半日的一天,刚开始就碰到了一个大钉子,她刚穿好衣服出门没几步,远远的便看见梅若谷朝自己走来。

  那个从昨天自己进府就看自己很不爽的圣君府大总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