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悬疑侦探 与傻妞一起伏魔的日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唐鸭的本事

与傻妞一起伏魔的日子 诺吕梁 3369 2018.08.10 18:50

  关门就是再傻,也知道当时有鬼。

  我倒下去的时候,关门正好悠悠转醒,看见铜钱散落了一地,而我又头破血流,当时就吓懵了,他自然也看不见那女鬼。

  正当关门手忙脚乱的准备将我扶起来时,听见门外唐鸭在哇哇大喊,又见唐鸭的一只脚卡在门上,就急忙先给唐鸭开门,问这到底怎么回事,谁将我的脑袋打破的。话还没问完,就又见我忽然之间躺在地上浑身剧烈的颤抖,犹如触电一般。

  这自然是那女鬼又开始吸我的阳气。

  唐鸭哪里有闲工夫给他解释,从身上摸出一张符,念了句咒,将符朝我一丢,我便不再颤抖。唐鸭对关门喊:“关老板,将我的包袱扔过来。”

  关门依言将包袱扔给唐鸭,唐鸭准确的从里面取出她的罗盘,和一个布娃娃。

  她把布娃娃在我的额头上擦了点血,扔到关门手中,关门一看,那布娃娃的背上写着我的名字与生日,头上还插着跟银针,虽然他不明就里,但此刻他也不敢插嘴多问。

  唐鸭环顾了一下房间,冷笑着道:“山野小鬼,竟敢在本姑娘面前猖狂,看你这回……”

  话还没说完,关门就看见唐鸭脸色发紫,肩膀上微微渗出一点血,又看见唐鸭似乎被什么东西打了一拳,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当然唐鸭也不是省油的灯,将罗盘横胸往前一挡,就看见房内的电灯闪了几下,窗帘往外一飘。

  关门其实当时也吓傻了,正准备夺门逃走,唐鸭急忙拦住他:“关老板,你不必惊慌,女鬼现在暂时被我打败逃出去了,我需要你留下来帮我将她捉住。”

  “那鬼不是……不是逃走……逃走了吗?”关门吓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那女鬼狡猾的很,过不了多久又会回来。”

  “我……我怎么帮……帮你?我又看不见那女鬼。”

  “没关系,我有办法让她现身。”

  鬼除不了,关门的旅店就没法经营,所以他也有责任留下来帮忙,唐鸭将我头上的血抹在她的天罗追魂网上,就立即撕下一块纱布为我包扎。

  刚把我头上的血止住,唐鸭便感到不对劲,小声对关门道:“关老板,她进来了。”

  关门更加慌了神,连问怎么办,唐鸭虽知道鬼在房内,无奈看不见,也许是她在这方面已经有了相当的经验,她从罗盘后面摸出一根银针,嘴里也不知念了句什么咒,将银针插在我的头顶百汇穴处。

  关门以为唐鸭要杀我,正不知如何办才好之际,本来昏迷的我猛然之间站了起来。

  “什么?我站了起来?关老板,你别吹牛了,这怎么可能。我完全不知道我还站起来过。”听关门讲到这里,我惊讶的从病床上坐起来。

  “是真的,云小法师,这都是唐大师的手段,你说她小小年纪,怎么就有如此高深的法力呢?你当时虽然站了起来,可是眼睛还闭着。”

  “为什么?”

  “我哪里清楚,大概是你透顶的银针扎的不深。”他傻笑道。

  我摸摸头顶的百会穴,果真微微有些疼痛。

  关门又道:“云小法师,更怪的事还在后面呢。”

  “快讲,快讲。”我急不可耐。

  关门见我站了起来,以为我清醒了,认为是唐鸭将我救醒了,正松了口气,唐鸭却小声说:“关老板,云昊现在就是你手中那个布娃娃。”

  终于关门发现,他将手中的布娃娃的胳膊抬起,我的胳膊也跟着抬起,他把布娃娃的头往左扭,我的头也跟着往左转,关门既惊又喜,更是感到好奇,把布娃娃的放在地上,两腿往前拨了几下,我就跟着往前走几步。

  他跟个吃奶的孩子似的,忘了房内还有个鬼在虎视眈眈,竟然玩起来了,这混账东西。

  关门虽然傻,但唐鸭清醒,她现在哪里还敢耽搁时间,嘴里又咕噜咕噜的念了几句什么,大喊一声:“开眼。”

  我的眼睛立即睁开,眼中两道亮光激射而出,如两只手电筒,但光线更亮。

  “关老板,抬起布娃娃的头。”

  关门依言将布娃娃的头往上一掰,我的头就仰了起来,亮光到处,只见房顶一角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色女人停留在此。

  这女鬼大概也是头发长见识短,从未见过唐鸭如此奇葩的捉鬼方法,竟然忘了吸我的阳气,反而也在欣赏着唐鸭的做法过程。

  等她看见唐鸭对她冷笑,她才反应过来,扑向唐鸭。唐鸭抓住墙上的天罗追魂网,如弹古筝一般“争”的一声响,那女鬼的一条胳膊便脱离了膀子。唐鸭再是“争”的一声,女鬼的左腿便卸了下来,比切豆腐还利索。

  女鬼重伤之余,哪里还有心思再吸我的气,现在逃跑要紧,拖着残缺不全的身子就往外爬,那场景残不忍

  睹。

  那女鬼爬到哪,唐鸭就命关门将我的眼睛照到哪。女鬼实在没有力气爬出去了,只得用一条腿跪在地上,向唐鸭告饶。

  唐鸭松了口气,取出一只布袋,对女鬼道:“我现在将你收进我的乾坤袋中,你虽然隐居此地吸人阳气,但你并未害人性命,等七日之后我将你下葬,为你超度,让你早日投胎。如果你答应,就点点头。”

  女鬼现在哪里还敢不从,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完事后,关门与唐鸭两人急急忙忙的将我送进来医院,缝住了伤口并做了相应的一些检查,确认我的伤口并无大碍,两人才放下心来。

  从此,我的额头上就留下一条一寸来长的蜈蚣疤,以后想去媳妇那就难喽。

  “那后来呢?唐鸭去哪了?”我问关门道。

  “她去……咦!云小法师,她不是你师父吗?”

  “是,是,我师父她去哪儿了?”

  “她说要先给那个女鬼做法超度,然后去西藏。云小法师,你师父去西藏干什么呀?是不是那里也有鬼怪出现?”

  “应该是吧。”我应付了他一声,其实我当然知道唐鸭去干嘛了,她必是又沿着青藏公路磕头朝拜,用虔诚的心去向先知求牛眼泪了。这牛眼泪不知道与奶牛的泪区别在哪,但确实是个无价之宝,通阴阳开天眼,还可以当手电筒使,难怪唐鸭一听说牛眼泪被我挥霍光了就发那么大的火,要扣我的钱……

  对了,钱。

  我急忙问关门:“关老板,唐鸭……我师父有没有给我留下钱?五千块钱?”

  “何止五千。”关门眯着眼,拿过床头那个公文包,拍了拍,交给我:“我付给她一万元的报酬,她一分没要,让我全部交给你。”

  我颤抖着双手打开公文包,里面果然整整齐齐的一沓毛爷爷,我数了一下,正好一万。

  关门又道:“云小法师,唐大师有句话让我捎给你,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啊,有什么不当讲的?”

  “说了,你别生气。”

  我依稀感到不是什么好话,说道:“没事,你但说无妨,我不会生气的。”

  “唐大师说……唐大师说让你……让你滚的……滚的远远的,以后别让她看到你,不然就打断……打断你的腿。”

  我一怔。

  关门又急忙补充:“这是唐大师说的,我也很奇怪,云小法师,你怎么得罪你师父了?”

  他见我好半天不开口,提醒起来:“云小法师,云小法师,你……你没事吧?”

  我确实没事,如果唐鸭这句话放在昨晚,我一定与她没完,但现在,我反而觉得她可爱到了极点,忍不住哈哈大笑。

  关门纳闷的问我在笑什么,我摇摇头,没有回答他,关门看我的眼神好像在说:“骂你还笑,欠骂。”

  唐鸭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她的肚量也不是那么的小。

  其实我与她现在谁也不欠谁,首先她为了捉鬼,骗我做诱饵,而我贪那五千块,甘心被她骗,也用光了她的至宝牛眼泪,在我性命攸关时刻,她又拼命救我,事后还给我双倍的薪酬,算是补偿我被骗受伤的代价了。

  我问关门:“关老板,以前怎么就确定你的店里闹鬼呢?”

  关门道:“在我们旅店住过的客人,第二天都感觉浑身乏力,头昏脑涨,起初我还没在意,突然有一天一个在我店里住过三晚的客人告诉我,他连续三个晚上都能梦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半夜来亲他的嘴,吓的他再也不敢在店里住了。我才注意到店里面不干净。于是我托朋友帮我找个法师来店里做做法,驱驱邪。”

  “你是不是先找到一个茅山派的道士?”

  关门挠挠头:“你咋知道?哦!你师父一定给你说过了吧?”

  我笑道:“是的啊,这种长自己志气灭他人威风的光荣事迹,谁都忍不住要讲给别人听的。”

  关门更是哈哈傻笑:“是啊,唐大师别看年龄小,还是个女娃,动起手来可真不是盖的。茅山道士那么状的体魄也不是她的对手,她要是参加世界散打锦标赛,一定能拿个冠军。”

  “对对,她会猴子摘桃,哪个男的是她对手。”

  关门不理解我说的猴子摘桃是个啥,不停地追问,我只说唐鸭学过猴拳。

  我再问他,就不怕以后店里再闹鬼。

  关门很自信的道:“没事了,那女鬼是靠旅店门前的八颗招阴柳树寄存,现在柳树被砍了,没有鬼再上门了。唐大师说的。”

  “那你旅馆前面突然多出了一座荒坟,那是怎么回事啊?现在还在吗?”

  问起荒坟,关门竟笑的前俯后仰,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荒坟,是关门昨天早上给地里拉到一车鸡粪,因为昨天他还要伐柳树,就没时间撒开。晚上的时候,离远一看,真如一座荒坟。

  “云小法师,你知道一车鸡粪能让来年的庄稼多收成多少吗?起码两千斤,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纯天然的鸡粪比市场化肥都有效果、有营养,它里面含有丰富的维生素、蛋白质……”

  我都快睡着了,关门还在自顾自的喋喋不休。

  我他娘的还是首次听说屎里面也有蛋白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