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治愈快穿之反派养成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我是男主女朋友(九)

治愈快穿之反派养成记 左小乖 2208 2019.10.31 00:02

  南晚其实还想再吃点,不过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为自己好,而且东西还是人家带来的,也不好意思要求说再吃一点。

  南晚吃完,傅璟又将东西收拾好,还把餐具洗干净放好。

  随后坐回病床,动作温柔地给南晚调整了一下位置,让她躺的舒服些,做完这些这才坐回床旁边的椅子上。

  “好了,现在可以问了。”声音温润柔和。

  南晚歪了歪头,终于想起了傅璟是谁:“你是那位向日葵先生?”

  “这是外号吗?不过算你想起来了。”傅璟眼里闪过开心,语气故作无奈地调侃。

  南晚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头,把别人忘了确实是很失礼的。

  “先生你没有告诉过我你的名字,我只能这样记你了。”突然想到这点的南晚语气突然带着一丝理直气壮来。

  和自己之前几面见到的南晚都有些不同,这让傅璟很开心。

  他又多了解了她一点。

  “傅璟好感度+2,当前好感度68。”

  “我是傅璟。”她应该是知道的。

  从安雅那里。

  果然,南晚听见这个名字反应了一会儿,愣住片刻,随后有些诧异地“看”向傅璟,语气里带着一点不可思议:“你是安雅的丈夫?”

  不知道为什么,问出这句话时,南晚的心里有些难受。

  “现在不是了,我们婚约取消了。”傅璟解释道。他捕捉到了南晚的那一小点不开心,这让他即高兴,又有些心疼。

  高兴她其实对自己其实也是感觉不同的,心疼她遭遇了这样的事,如今又要细致的回忆起来。

  南晚果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情绪有些低落,甚至眼里隐隐有些许泪光。

  “也是……”

  南晚轻声呢喃。

  他的妻子在结婚当日和自己的男朋友私奔了。

  她突然不想再问,怕问到不想知道的东西。

  随后声音有些闷闷地开口:“傅先生,我现在能出院吗?”

  “当然不能,你现在才刚醒。”傅璟语气带着一丝强硬,心里有些心疼,他是真的怕南晚固执地想出院。

  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这样做,她现在的身体可不允许她这样任性地乱来。

  无声地叹了口气,默默在心里告诉自己,慢慢来。

  自己心仪的小姑娘的男朋友和别人的未婚妻一起逃婚了,但这不代表他的小姑娘就能放下她那个男人。

  他查过的,她和那个男人交往了三年,而且在他们交往以前他的小姑娘还暗恋了那个男人几年。

  一想到这里傅璟就觉得烦躁,他嫉妒了,嫉妒那么一个混账玩意儿却拥有小姑娘的真心!

  但他也有自信,只要给他时间,他绝对可以代替那个男人在小姑娘心里的位置。

  他还是了解南晚的,梁时亦背叛了她,还利用了她,她不可能再和梁时亦有任何的发展可能。

  只不过现在需要给她一点时间去让她适应,让她慢慢将那个人移出她的心房。

  “……”南晚沉默了一会儿,皱着眉头,神情有些焦急,咬了咬下唇说:“傅先生我真的必须回去,我养了一条狗,我睡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它怎么样了。”

  南晚身体向前倾,坐起来,手撑着床边的扶手就想下床。

  可是她高估了自己如今的体能。

  睡了一个月时间,人早就睡软了,吃饭都没力气,哪还有力气站起来。

  刚要起身,手上根本使不上劲,手臂一软就向床下倒去。

  还好傅璟眼疾手快的把人接住了。

  刚刚南晚突然一下动作,把他吓了一跳,心跳都快了几拍。

  语气有些严厉,略带了些责备的意思:

  “你啊,有什么事都给我坐着好好说。现在自己身体什么状况自己不清楚吗?还敢乱动,万一再磕着碰着哪儿怎么办?”

  一边说一边把人扶回床上坐好,顺便伸手给人把被子掖好。

  南晚捏着手指,低着头,像个犯了错正接受老师批评的小学生。

  “那个…对不起,我…”她还不是担心她家大金毛。

  傅璟叹了口气,见她这幅样子,哪还有心责备她,有些亲昵地用手指点了点南晚的头,说道:“放心,那只大金毛在一个月前,你出事第二天就被我接到家里了。所以不要着急,好好养伤,早点康复就能早点见到你家大金毛。”

  南晚现在心神都在自家大金毛身上,完全没注意到刚刚傅璟的动作有多么亲昵。

  南晚抬头,眨了眨眼,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感激:“傅先生,你真是好人!”

  不仅救了自己,还帮她照顾多多。

  突然被发好人卡的傅先生也只是笑了笑,眼神温柔地不像话,可惜的是南晚看不见。

  傅璟也庆幸南晚看不见,现在还太早了。如今在她眼里,自己和她都属于受害者,他们之间也只是陌生人。

  或者更进一步,算是普通朋友。他没有忘记婚礼那天南晚对安雅真诚祝福的神情。

  也忘不了他在先前查到的那些资料里看到的她和梁时亦的合照里,她脸上甜蜜耀眼的笑容。

  她现在还没忘记梁时亦,而自己在她眼中也只是那个和她男朋友私奔的好朋友的倒霉丈夫。

  甚至对他还有一丝迁怒。

  所以如果现在让南晚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她只会以最快的速度远离自己。

  随后,病房里变得沉默。

  傅璟不说话是害怕多说多错,容易流露自己对她的情感,让南晚察觉出什么。

  而南晚则纯属是不知道说什么。

  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有一些尴尬。

  她的男朋友拐跑了他的妻子。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不能问你老婆和我男朋友怎么样了吧?

  她现在有很多想问的,可这些问题都是关于婚礼那天发生的那些事。

  这些事都不适合和眼前这位傅先生讨论,即使他人很好。

  想到这里,南晚不得不再次感叹傅先生是位好人,不仅救了毁掉他婚礼的人的女朋友。

  其实她也算是毁了他婚礼的人,虽然自己也是被骗了,但不可否认…自己仍算其中之一。

  南晚半躺着在病床上胡思乱想,而一旁的傅璟则一直看着床上的人,观察着她的表情。

  傅璟看着床上的小姑娘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抿唇。

  表情也一会儿从纠结到舒展开来,一会儿又变成纠结。着实有趣,让人忍不住猜测床上的人在想什么。

  其实也不用刻意猜测。床上的小姑娘眼睛太干净,情绪也全写在脸上,他很容易就能明白小姑娘的想法。

  傅璟撑着头一边观察着南晚,一边在心里思索着该怎么去让南晚忘记梁时亦,随后让自己入住她的心房。

  ———————————————————

  说明:

  姜芜在做任务的时候会将自己带入原主的情感状态,也就是说当她进入世界时,她就是原主,性格,处事方式,都会和原主相符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