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曾几何时不归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曾几何时不归期 曾曾行六 3170 2019.04.23 00:17

  高心雅觉得这哪里是想屎壳郎的球,是自己想的太不好了,这明明就是屎壳郎!!

  “拿去!!”一口气把整个袋子带着里面的鱼饲料都扔过了高辰朗,让他把袋子里的鱼饲料放好袋子就给他了

  高辰朗眉毛一挑,开心的一边说谢谢一边往家里走,主要是急着把袋子空出来好装他手里的四小袋鱼饲料

  清空好依旧拿着个小花袋子蹲坐在门口,他想着徐翼乐是不是在他还在写作业的时候就回家了,还是还没从王婷婷家出来呢,还是明天再给她好了?

  嗯,不在外面喂蚊子了,明个再说吧,干脆的回家看电视准备吃饭

  徐翼乐走的步子加快了许多,因为在王婷婷家耽误了太多时间,平时都已经到家了不说,作业都写完了

  紧赶慢赶回到家已经出了层薄汗,徐老还是照常让徐翼乐下次早点回家,徐奶奶倒是什么都没有说,拉着徐翼乐进了房间,拿出了今天和徐研丽忙活了半天的成果:用红绳穿起来的木藤和磨好的桃心,像个项链的挂在了徐翼乐脖子上,徐翼乐有些新奇,她知道这些是什么,只是都是看人装起来了,第一次看戴在脖子上还是自己戴

  “这是我和你妈给你弄好的,不许拿下来知道吗?”

  “洗澡也不拿下来?”徐翼乐有些新奇掺着疑问

  “洗澡也不拿下来,一直戴着不要拿下来,还有,今晚你和我睡,你妈去清河镇办事去了”

  “我妈去清河镇就去清河镇了,我怎么今晚又和你睡了?”徐翼乐脖子上的还没摆弄够呢,听着许奶奶说的话又抬起头纳闷的问着

  “和我睡还委屈你啦?奶奶太久没和你一起睡觉了,想带你睡觉给你讲故事还不可以啦?”徐奶奶当然不能把真话说出来,但她也有的是法子哄哄徐翼乐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啦,那我去写作业了”

  “赶紧去吧,待会要吃饭了”徐奶奶摆摆手让徐翼乐赶紧出去写作业,看着徐翼乐欢快的背影,心想着小孩子,忘性大,昨晚在清河镇的事都忘了,又想起徐星河,不知道星河在a市过得怎么样,想到前段时间那孩子哭着和自己和老伴说想自己了,一点也不喜欢待在a市,徐奶奶这心啊,就揪着闷闷的

  也不知道星河是怎么了,过的是不是不开心

  a市(前段时间)

  徐星河紧皱着眉头,半蹲着身体仔细的盯着眼前的钥匙和钥匙孔,她没看错的话,这,这是钥匙对不上孔,为什么???

  徐星河往后退了半步,抬头从上到下的把大门看了一遍,又走到楼下望着自己的大楼,望着周围的街景,是啊自己家没走错啊

  怀着纳闷和一无所知的恐慌心理徐星河再次回到了家门口,深呼了一口气,干脆直接就蹲了下来,将唯一的一个大门钥匙对着钥匙孔,别说对上,钥匙顶着外面的锁孔连一丝一毫都进不去

  徐星河懵了,全身上下唯一能进家里的只有这把钥匙,才上初一的她家里并没有给买手机,徐星河拍着门,将耳朵紧紧贴在门缝上,没有听到一丝声响..

  徐星河蹲坐在门口的地上,住在学校的她周末才回来一次,回来了却连门都进不了,徐星河觉得自己在a市是个没有家的孩子,她的家在遥远的凤凰镇那个背靠许多大山的小地方里

  邻居家的菜香味传了出来,徐星河站起来走到长廊窗户望外看,天已经朦朦胧的暗下来了,不久就要完全陷入黑暗,进入夜晚的状态。

  外面的路灯亮了,各家各户的灯也亮了,暖黄色的灯看的徐星河想哭,只觉得这万家灯火,没有一盏是属于自己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起初蹲麻了腿后就干脆坐下,一坐坐到天黑,路灯在黑夜下被衬托的越发明亮,可这命令照不进这高高大厦的走廊里。徐星河将头侧靠在门上,看不出脸上的神情,旁边的手垂在地上,手心紧握着一本书,每隔一会便要以书击地,不然徐星河就要完全陷进黑暗

  “叮咚~”

  也忘了敲了多少次地板,转角处的电梯缓缓打开门,杜红梅从里面走出来,徐星河习惯性回头看去,在看到杜红梅的那一瞬间,她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马上便站起来,脸上不带一丝情绪

  杜红梅一出电梯刚走不到两步就看见蹲在地上的徐星河,她嘴角带着控制不住的笑,看着徐星河没门进的样子让她心生愉悦,她就是故意换了门锁让这个小杂种没门进

  “星河回来啦?”

  “姨,为什么我的钥匙打不开门了?”

  “哦,我前两天钥匙丢了,就换了把锁,看我这记性,一忙就忘了你今天要回家,等了有一会了吧?”

  徐星河不去看杜红梅那有着两层下巴带着的那层假面,挤过杜红梅那略显臃肿的身躯,换着拖鞋就往房间里走。杜红梅看着徐星河进了房间就上了锁,嘴里哼了一声,关上门就拿出手机打给徐星河的爸爸,徐家第三子:徐长林

  “喂,长林,你都不知道,刚刚我回家,星河发了好大的脾气..嗯,是我换锁忘了告诉她,但我好歹也是你老婆她名分上的妈呀..”

  徐星河趴在床上,抱着枕头只默默的流泪,杜红梅是她的后妈,她亲妈她从未见过,杜红梅是自己生不出孩子来便百般的折磨,使下作手段来欺压徐星河这个现任丈夫的女儿

  徐星河想家了,想凤凰镇的家,想徐老徐奶奶,想徐翼乐了..

  ...

  “钱都烧给你了,你不要再来找翼乐了,我会对小勤和成伟好的..”

  “我困了姨姨~”

  “好,我们回去睡觉了哈”

  徐研丽带着康成伟烧完最后一点纸钱,就牵着康成伟的手从后院走回家,也就两三米而已,走进屋内回暖很多,康勇就在屋内等着,见着两人回来,康勇便起身看向徐研丽

  徐研丽点点头,示意都烧完了

  “成伟陪着姨姨好勇敢,困了吧,我们去睡觉吧”

  “来,爸爸抱”康勇抱起康成伟,也是夜深十分困了,趴在康勇的肩头闭着眼睛不一会就传出平稳的呼吸声

  徐研丽在后面跟着上了二楼回到房间,现在她就安心等第二天正午洗干净了盘就先回凤凰镇了

  徐翼乐睡的香甜,一如她所有在凤凰镇的夜晚

  后面上学时王婷婷都是早早的就到了学校,又恢复了从前还没认识徐翼乐时的情形,独自一人。

  徐翼乐没有将她和王婷婷之间的事情告诉第四人,温宁心她们看到徐翼乐没怎么和王婷婷在一起玩了也没怎么在意,毕竟她们和王婷婷都合不来,翼乐和她合不来也正常,倒也没去问徐翼乐

  期末考试将近了,王老师身为班主任经常督促班上散漫同学,但小学的学业也不会太重,平时的课程也是照常的上,只不过体育老师偶尔请假不出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