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曾几何时不归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曾几何时不归期 曾曾行六 3110 2019.04.30 00:06

  “我当时也是生了翼乐,和翼乐哥哥..没打算再生了就结扎了”

  徐奶奶不太赞同:“你这岁数再这样生很危险的!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这不是康勇提出来的嘛,而且我也觉得,给他生个孩子更立足一些..”

  “这些事情你要好好想想...我还是不建议你去做..”

  徐翼乐止住了脚步,缓缓的坐在地上,妈妈要生小孩?

  ...徐翼乐的哥哥徐翼乐是知道的..徐翼乐的爸妈会离婚也是因为长子的去世..虽然家里人都瞒着她,或是当她不懂事、不记事偶尔也说过几次被她听见

  毕竟当时也是和徐研丽一起从深圳赶回来..记得当时徐研丽那浑身的悲伤,整个人都陷入名叫痛苦的深坑

  徐翼乐回来就看见方家挂满白绸

  她在时隔一段时间后就从方翼乐改成徐翼乐,当时幼小不懂事,乍然失去很多亲人也不知为何,现在,虽说不上懂事,却也知道当初的原委了

  她的亲哥哥,方家长子,被家中养了许久的白狗咬伤,方老,也就是他的爷爷,自认会医治着区区小病,岂不知酿成大祸,不带他去看医生打疫苗,只自己开了点药草吃了了事,不过短短几天后,方家,就挂上了白绸..真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未长成,徐妍丽何其心痛

  徐妍丽远在深圳知道此事时已为时已晚,与爱子阴阳两隔,只恨不能插翅飞回去

  徐翼乐对亲哥哥的相貌已经渐渐模糊,只记得也是十分呵护爱护自己,比徐母还要仔细十分,犯了错也总是替自己承担,不舍得动自己一根手指头

  那是多么好的人啊..平时也是懂事乖巧,从不让大人操心,失去了这么重要的人,是在挖所有人的心头肉

  方老方婆是个没良心的,见方家没了男丁,徐研丽又结扎了,自然是百般的看不顺眼徐研丽了

  徐研丽痛失爱子已经是百般难受,对着方老也是恨的心头滴血,方家还敢反过来对她有意见,真当她徐研丽是好欺负的不成!

  离婚来的这样快,却打起来了官司,总不过是方家现在住着的房子,开着的摩托车子,房子里的真木家具,都是徐研丽怀着徐翼乐时做起来的

  房子是徐研丽建起来的,车子是徐研丽买的,连家具都是徐研丽带来的,统统都是徐研丽的,但方家住的舒舒服服,哪里会轻易放手?

  徐研丽是吃了在婚内建的房子买的车的亏,婚内财产是夫妻共同拥有,气不过的徐研丽,房子我搬不走,真木家具我还搬不走了?

  大手一挥,方家里面的家具统统空了

  官司打了很久,不光在离婚,还在争徐翼乐的抚养权,徐翼乐那段时间干的最多的就是对着徐家人说要跟着徐研丽生活

  徐研丽经常对着徐翼乐说:

  “如果有叔叔问你,要和爸爸生活还是和妈妈生活,你要说妈妈知道吗?”

  “知道了..”徐翼乐说了,所以她现在姓徐

  法院将徐翼乐判给徐研丽抚养,要求方家人,也就是徐翼乐的父亲,定期交予徐翼乐的抚养费,直至徐翼乐十八岁成年

  但后来徐老欧徐奶娘给徐翼乐唠叨的最多的也是,方家人分文未出过,真的是良心被狗吃了的

  徐研丽在凤凰镇离婚的事闹得大,干脆就离开了凤凰镇出城去工作,不单是因为凤凰镇里的流言蜚语,更多的也是要挣钱抚养女儿

  徐翼乐静静的坐着,等待徐研丽与徐奶奶说起别的事再缓缓起身走下楼梯,依旧是捧着草莓,一步一小心..

  ......

  周六刚吃完午饭的徐翼乐就跑去找温宁心玩,温宁心也正在家,听说徐翼乐想和她一起去找郑静琼她们玩,温宁心为难的站在原地不动: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

  “为什么啊?怎么了呀?”徐翼乐拉着温宁心准备出门的手止住了,脚步也从跨出的一半收了回来

  “我和她吵架了..现在不和她说话了”温宁心走回椅子上坐下来,手把玩着东西说着

  “怎么了?”

  “没事,你不是要去她哪吗?去呗,她会和你说的”温宁心开了电视,坐着开电视,似无所谓的说着

  徐翼乐看着坐着看电视的温宁心,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和温宁心再见了去找郑静琼

  到郑静琼家发现她也是一个人,拉着徐翼乐一起看她种的石榴树,问着徐翼乐的草莓养的怎么样了

  “挺好的啊有一直在结果子,对了,我刚刚去了趟宁心哪里,你们吵架了吗?”徐翼乐坐在旁边观察着郑静琼的反应,她觉得她们闹的比从前任何一次都要严重

  “哼,我就知道是她拖着你不让你来你才会这么晚到我家”

  “......”徐翼乐沉默,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在她们心里这么份量这么重来着..

  “我是和她吵架了,是她先惹我的!”郑静琼看一眼徐翼乐:“反正我跟她绝交了!”

  “咕噜..”是徐翼乐咽口水的声音,闹的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一起去找晓茹玩吗?”

  郑静琼没有看徐翼乐,拿着洒水壶给她种的草莓、石榴、花花草草浇水:“不去啦,你去吧,我在家玩”

  “那我走啦,下次回来再找你玩”

  郑静琼冲着徐翼乐笑,招着手:“好啦好啦知道啦,拜拜~”

  徐翼乐是一路从温宁心的家走到叶晓茹家,这比她平时在凤凰镇上学还远

  叶晓茹家有很多小巷子,也不能说是小巷子,毕竟一点也不小,只是路很绕,很容易迷路

  徐翼乐站在叶晓茹家的大门口,将手插到腰间,她差一点就找不到叶晓茹家了!虽然来过很多次,但是徐翼乐,带着一丝天然的路过敏,不用心记着走个十遍八遍的绝对记不住路

  “阿姨,我是翼乐,晓茹同学,她在家吗?我来找她玩”徐翼乐看着半开的大门,走到门口就看见正在做着手工活,‘正用脚踏车缝着白手套’的叶妈妈,还有坐在椅子上看动画片的叶晓茹弟弟

  “在房间内,晓茹~你同学翼乐来找你啦~”

  叶晓茹知道徐翼乐来找她玩的时候正用心的给自己的芭比娃娃梳着头发,哄着芭比娃娃睡觉,用一整个抽屉做了芭比娃娃的家。

  下一秒嘛,在听到叶妈妈说徐翼乐来找她的时候就激动的把芭比娃娃扔进抽屉,开心的去开房门

  又到厨房拿了两瓶牛奶进房间,徐翼乐确实渴了,虽然去郑静琼家和温宁心家都有让她喝水,但叶晓茹家是真远啊,又难找的

  一口气喝了小半瓶,放下牛奶的徐翼乐了就用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掏:

  “我看见这个蝴蝶结的时候就觉得适合你,我就带上来了,我有两个,这个浅杏色的格子是你的”徐翼乐拿出来两个蝴蝶结,大大的蝴蝶结占据了半个手掌,浅杏色的蝴蝶结还被装在透明盒子里,另一个红色的已经被拆了

  “哇啊~真好看啊~翼乐,谢谢你!”叶晓茹接过蝴蝶结,喜欢的爱不释手,舍不得拆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