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父亲的电话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12 2019.11.04 08:00

  中年男子以为他是想抬高身价,哀求他钱不是问题,激动起来拉着祝外公的手腕子不放,那手铸铁一样,力气大得祝外公怎么也动不了分毫。祝外公和他拉扯之间只见中年男人虽然异常激动、脸上表情却没有什么波动,脸色铁青,嘴角还喷出一点白沫,突然他倒地上抽搐两下晕厥了,连带把祝外公也带倒了。

  正乱成一团时突然进来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疑似医务工作者,他们看见晕倒的中年男人露出微妙的神情。白大褂们彬彬有礼却不容置疑的把在场所有人拉去医院体检,说翡翠花园属于此次流感重发区,卫生防疫部门要对楼盘内所有住户进行一次全面检查和消毒。

  祝外公说自己也是初来乍到并没什么用,也被要求去医院,到了医院做了个常规检查,抽了血验了尿不说,尤其蹊跷的是把内裤都扒了、全身上下头发丝里、指甲缝里都检查了个遍,确认他身上有无外伤。祝外公心里隐约知道是因为什么,嘴里却不时抗议两句,表示出一个自认为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老同志的愤慨。

  一路上都有一个娃娃脸的大夫陪同着,一边和他说话、安抚他。娃娃脸说话很有技巧,又笑眯眯的十分亲切,自自然然的祝外公情绪稳定下来、把情况都交待了:自家是开香烛铺子的,说中年人告诉自己他家里闹鬼、请自己上门做法。祝外公竭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骗钱的神棍,自己“是来搞封建迷信的”。

  检查完毕也不给走,说是等结果,有些检测得第二天才能出来。医院给安置了一间单独病房住着,祝外公哪里睡得着,忐忑到天明;早上还有个小护士给送了包子稀饭做早餐,待遇挺好。当八点时他被叫进主任办公室后看见那个娃娃脸大夫,笑眯眯的说老人家情况一切都好,可以回家,但是这个思想健康也要注意的。

  祝外公又被教育一通“要相信科学、不要招摇撞骗、不要散布谣言影响社会安定”这才给放出医院。

  祝外公声音本就因为恐惧和忧愁变得低哑,说到这里更是又低了几个调,几乎听不清了:“他们虽然穿着白大褂,说是卫生厅搞防疫工作的,可我觉得不像,我觉得更像有关部门的人。他们说话做事怎么说呢,反正就是不同。”

  这说明这次大规模流感的确引起了某些异常现象,政府也知道。

  “外公,这个人、这个做生意的,他、他住的翡翠花园和丽都广场不远。”祝福牙齿都磕得哆嗦了。

  “你们说的是真的吗?喂喂,我汗毛都起来了。”张凯乐哭丧着脸。他能一边蘸着番茄酱吃薯条一边看僵尸片是一回事,可听见一个严肃正直的老人家亲口说尸变什么的受到的心理打击又是一回事。

  祝福又说了小亮的事,三个人心情都十分沉重却又一筹莫展,难道要跑大街上高呼末日快到了、丧尸将会满地爬?屋外传来一阵阵喧嚣,小亮的死闹得碧水街人心惶惶,居委会还派人来撒消毒水,又宣传了一通“早日搬离、你好家人好”。

  张凯乐一夜未归,现在也得回家去了,祝福和外公关了铺子各自补觉,准备下午再上街去看能补充到一点什么药品。祝福上了二楼,倒在自己的小铺上,她摸出那个桃核在手里摩挲着,心里说太外公你会保佑我的吧。

  桃核触手处温润细腻,错觉手指头能够陷入进去一般,仿佛有神秘的力量从桃核里传递给祝福,一颗心不知不觉就平静下来,她打了个小小的哈欠,闭上眼睛准备好好睡一觉。而这时她手机突然响起来。

  “喂,祝福,我是爸爸。”传出一把醇厚的中年男人嗓音,播音员般的字正腔圆。

  祝福怔怔听着。

  “C市是不是现在流感严重?我私下跟你说有可能是一种新型疫病,C市也许会乱,你还是来首都吧。这消息目前还是保密的,我透露出来也是担着很大的风险的,因为你是我的亲生女儿。”

  “我外公呢?也一起来首都吗?”

  大概没想到祝福会接话、态度也谈得上十分良好,刘知恩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咳嗽了一声:“这个、祝福,你外公毕竟年纪大了,离开家乡生活会不习惯——”

  “那我不去。如果你能让我和外公一起到首都我可以考虑。”

  “祝福,亲情都是相处出来的,你会慢慢习惯新的家人的。我已经替你买好了明天的飞机票,我希望能在首都机场接到你。”

  祝福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疲倦的合上了眼睛,自己的手机和证件号码刘知恩是怎么知道的?但他能知道“出现新型病毒”这种内幕消息,想要打听到一个普通人的资料又有何难。有那么一刹那她都要脱口而出:“开诚布公的讲、你想从我这里要什么?如果能换取我和外公去首都安全的地方生活、我会很高兴和你交换的,你还不用强行扮演一家人。”

  她不愿意和刘知恩有瓜葛、但是愿意和刘知恩交换,如果对方能对自己有利她不会赌气的。

  爷孙俩都是睡到中午才起来,草草弄了点午饭吃了都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祝福不要外公外出,看得出翡翠花园的事情让老人家受了很大惊吓,现在精神还萎靡着,她一个人穿上雨鞋打着伞外出了。

  药店里什么都缺,就连菊花枸杞这样的东西都卖完了,酒精板蓝根、阿莫西林之类的更是想都不要想。祝福走了好几家药店看到都有人固执在收银台缠着药店工作人员问什么时候能补货、甚至有的人直接把电话号码写在一百元上面然后把钱扔收银台说是定金。

  第二天就是和银行约定取黄金的日子,一早上爷孙俩收拾好出门,俩人都穿着黑色的外套,口罩帽子围巾一个不少,这打扮弄得银行保安用警惕的目光时刻关注着他们。

  祝福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金子,有点没有真实感,因而表现的还挺淡定,她就用个商家促销送的无纺布袋子提着,上面还盖了一把大蒜做掩护。一回家先来个反锁,爷俩把金子和桃核拿出来放一起,没反应。

  祝福有点傻眼,这东西又不是个活的可以投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