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2.同学(一)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366 2019.12.22 08:05

  张凯乐和祝福并不知道伍爷爷这些,但是中心医院是全国知名三甲医院,上班的都是顶尖的人才,这老爷子做过主任那肯定是非常牛逼的人物。

  “天一放晴西头的老方就开着车子去市里了,他儿子媳妇还有孙子都在市里呢,现在就剩我和那边三栋的老安两口子,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不会开车,心里急也没辙,只能等着。不过这雨季刚刚结束,医疗防疫都是最忙的,估计没时间回来招呼我这老头子,唉,通讯也断了,要不打个电话也好。”

  伍爷爷叹息着,张凯乐想起黄薇的妈妈心里一阵难过,又想起齐晓雪的爸爸还有这伍爷爷的儿子媳妇,医疗系统是在第一线的,危险性很大,他不敢想象市区里如果真的是恶化这些人会怎样。

  他只含糊的说市里有部队在维持次序;这是一种新型病毒,一时半会儿估计也弄不明白是啥,就听说跟狂犬病差不多,能传染,得了的没神智,专爱咬人;他还特意补充一句:“就跟那丧尸一样。”

  伍爷爷愣了一楞,但他既没有害怕也没有不悦的训斥他无稽之谈,反而耐人寻味的问:“小张,你们俩是从市区里出来的,你们亲眼见过得病的人的样子吧,你们觉得到底是更像丧尸还是更像狂犬病呢?”

  祝福插话了:“伍爷爷,您问这个话其实心里不已经有数了吗?”

  今天真的是个好天气,现在是上午刚刚九点,太阳跟一盘熔金似的,被雨水灌溉个饱的草木在连日的阳光下发疯一样抽节,分外茁壮、青翠,肥壮的鸡们咯咯叫着,到处溜达着,这世界充满希望。

  然而一阵古怪的沉默笼罩在老人和少女之间,张凯乐看看自己女朋友又看看路人老爷爷,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气氛就突然变了,但是他知道现在不太适合再呆下去,连忙站起来有礼貌的说:“伍爷爷谢谢你,我们得走了。”

  “啊,去吧去找小齐吧,把这些吃的带走吧,别客气家里还有我一个老头子吃不了那么多。”伍爷爷拦住张凯乐,张凯乐挺爱磕瓜子的,就这么一小会功夫桌面上已经堆了一堆瓜子壳。

  装了半口袋的零食,谢了又谢俩人出门去,走时张凯乐还不免提醒:“您自己多注意安全。”老爷子是一个人。

  齐晓雪家房子在最后一排,一路走过去张凯乐啧啧着:“祝福你不用羡慕我跟你说啊我爸本来也要买别墅的,他们这房子可土了,等我爸买观澜湖别墅我写你的名字。“

  祝福压根就没听他瞎叨叨,她想她明白为什么伍爷爷足不出户音讯断绝却相信丧尸这种话题,眼前这栋两层小楼门前用巨大的真皮沙发、沉重的实木茶几等垒了个简易工事,围着别墅牵着好圈塑料绳索,上面挂着大大小小的杯子、空矿泉水瓶子等零碎。里面住的人防备之心如此重,想必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擦,老齐这是在做什么,这怎么进去啊,他住在垃圾堆里吗?”张凯乐猛然一看还以为这里是什么废物回收中心。

  他拽了拽绳子,摇晃出一串的丁零当啷声音,他觉得好玩又连着拽了好几下,还叫祝福也来晃一晃:“哈哈哈,祝福你看老齐这都是弄得什么玩意啊。”

  祝福有些无奈的说:“你喊人吧,这是人家设的报警器呢,说不定你把人家吓着了,要是被误伤了可别喊冤枉。”

  张凯乐这才扯开嗓门喊起来:“老齐、老齐、齐晓雪!你还活着吗,放个屁听听啊,我是张凯乐。”

  就听见里面猛的传出动静,“我艹我艹是你吗姓张的、你特么你还没死、你怎么就没死呢?”随着激动的胡言乱语就是很大的脚步声,就看见齐晓雪跑了出来。

  “来、这里这里,从这里钻进来。”齐晓雪挪开一点障碍,随着他的指点祝福和张凯乐钻了进去。

  “我艹你这头没良心的猪、你还知道来找我啊,你路上就没被丧尸吃掉啊!”齐晓雪对着张凯乐胸口狠狠一锤,两人却又抱在一起。

  祝福在一边看着这种男孩子表达友谊的方式,心想难怪伍爷爷不奇怪丧尸的存在,瞧着齐晓雪这样把丧尸挂在嘴上、又满院子堆障碍,一定是正面接触过了;她这么想着一边又打量着齐晓雪,距离在客运站见到齐晓雪居然不知不觉已经有半个多月了,那时外公还在,也就是说外公去世已经半个多月了——祝福不觉黯然。

  齐晓雪也看见了她:“啊,祝福你也在,太好了。”他的语气里有某种庆幸和感慨,见到多一个幸存者都是好的。

  齐晓雪本人却远没半个月前精神,人也瘦了,身上的运动服皱皱巴巴,头发没有修剪已经失去了发型,乱蓬蓬而油腻的顶着,显然卫生条件不太好;最主要的是他身上多了一种惊恐不安,身体无时不刻的处在一种绷紧的状态下好像一只警惕的兔子注意着风吹草动,随时准备跳起来逃之夭夭。

  相比之下张凯乐整洁光鲜得就像个洗了的大苹果,瞧着怪馋人的。齐晓雪已经激动的搂着张凯乐边说边往里走,祝福默默的跟在后面,没去打断哥俩的互诉衷肠。

  “老齐我听前面别墅的伍爷爷说还有同学在你这,都有谁?大家怎么凑一起的?”

  “唉,你看不就知道了“

  “张凯乐!真的是你!”“太好了,又来了同学真是太好了。”大门边早站着两个女生,一个矮一点,马尾辫,带着黑框眼镜,一个高个子,短头发,矮一点的叫黄丽,个子高的叫张彤彤;一个是英语课代表一个是文娱委员。

  当她们看见后面的祝福更是吃惊,以致于不加掩饰的惊叫:“祝福、你怎么也来了?”

  祝福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沉默。

  “什么怎么,祝福是我女朋友,我在哪里她当然就在哪里。”张凯乐是时候展示他的男友力了。

  一阵哦哦哦中大家几乎是挤成一团挤进的门,人人想提问,个个心情激动,场面甚至可以说是混乱的,直到有人说了一句“这么大声音做什么、想把那东西引来吗?”女孩子们如同听到什么信号一样乖乖闭了嘴,散在边上,就连齐晓雪也压低了声音。

  祝福这才看见一直有个男生捏着一根高尔夫球杆站在门后的,此时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满走到屋子中间来,上下打量着张凯乐还有自己。

  这是凌泽雨,以前的班长,祝福不太喜欢他,张凯乐也跟祝福抱怨过说他特别喜欢打官腔。凌泽雨是老师的爱将,成绩常年稳居年级前十名,是学校的种子选手,他个头虽然不如.张凯乐和齐晓雪有一米八但有一米七四也不算矮了,加上有学霸光环在学校还是很有人气的,平时对于张凯乐和齐晓雪这样的体育生基本是用一种“尔等凡人”的态度,所以虽然现在是在齐晓雪的家里但还是一副以他为首的气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