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 班车取消了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40 2019.11.20 08:00

  而昨晚张凯乐就问过黄薇有几个家属名额,黄薇自己有住在一起的外婆,同在C市的叔叔和阿姨,表哥表妹等一大堆。打过几次电话后黄薇回信他,只能最多再带一个人。张凯乐闭着眼睛捏着眉心,祝福是绝对不会丢下她外公的,现在这一个名额正好。

  当张凯乐走回客厅对他爸说后天的飞机走,张大富眼睛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现在离开C市的机票已经不是钱能买到的了,儿子居然能弄到离开C市的途径不由得张大富不对他刮目相看。

  张凯乐这两天奔波下来明明累得要命,却无法睡着,他张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想起祝福柔软又微微有点凉的嘴唇,还有那用力踹在自己肚子上的一脚。踢得好,他妈妈说了不中听的话可不该就是做儿子的受惩罚。他叹口气,闭上眼睛狠命揉着额角,听见敲门声,就见张妈很有些低眉顺眼的溜着进来,坐到他床边,期期艾艾半天,说出目的:“你能想办法把你舅舅也带上吗?”

  “妈,我没办法。你也别到处乱说,你要一说很有可能大家都走不了。”张凯乐没心情吓他妈妈,黄薇乘坐的航班根本就不是民航运输,班次是不显示的,张大富纯粹是走了狗屎运才搭上去。

  “我跟你说真的”张凯乐看他妈妈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坐起来叫一声“张大富!”

  就见他爹跑进来,用目光询问有什么指示。

  “在到达机场之前我妈就交给你了。这几天不准她出门、没收她手机,把家里的电话电脑线全部剪掉,反正也用不上了。”张凯乐冷冷道“要是大家都走不了别怪我,我尽力了。”

  他话还在一边说他妈就一边叉腰尖叫起来、张大富拖着他妈连哄带骗架出去了,还体贴的替他关上门,讨好的一笑:“儿子你好好休息。”

  不知道他爸怎么安抚住他妈的,总之听到外面渐渐没声音了,应该是消停下来了。张凯乐抱着枕头颓然垂下脑袋,头痛得他要哭了,这时门又被推开,又有谁进来了,心头火起,当他房间是公厕吗?

  他一枕头扔过去,张大富给接住了:“儿子,你脸色不好。”

  说实话看到张大富比看到他妈要省心一些,他爹渣归渣,但是能说得通。张凯乐靠着墙角坐起来,直言不讳:“给我一根烟。”

  张大富很是爽快递一根给儿子,还帮他点着火,从张凯乐说出“那孩子还不知道活不活得成”这一刻开始,他就把这个儿子当大人看了。俩个男人把房间弄得烟雾腾腾时,张大富问:“祝家丫头和我们一起走吗?”

  “怎么走、你真以为是想走就能走?”张凯乐没好气道。

  张大富哑然,又莫名一丝感动,在关键时候儿子还是把机会给了亲爹而不是女人,这就是骨肉至亲啊。他狠狠抽一口烟,也袒露自己的心声:“本来没想弄出来个种的。这小女人贼精贼精的,我知道时都五个多月了,肚子挺得老大,这时候去引产也挺那个的,小姑娘平时也看着挺招人疼,我想着就算了,反正多一个小孩又不是养不起。但我是真没想过特意要一个,更没想过要和你平起平坐——”

  “拉倒吧,你当你有皇位要继承。”张凯乐不想听他爹的龌龊剖白“到了首都你和妈妈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后面还不知道多艰难呢。”说来最占便宜的就是他爹了,屁股上的屎都不需要擦了。中心医院昨天晚上十点开始戒严,许进不许出。

  “儿子,你可以要祝家丫头住我们家里,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张大富决定表现一下。张凯乐不感兴趣的嗯一声,示意他快滚。

  第二天早上祝福和外公锁了门出发回老家,当俩人千辛万苦到达客运站时,站里空空荡荡的,长途短途都取消了,只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雨水都遮盖不住。

  “老人家,省内多处山体滑坡,高速公路全部关闭了,大部分国道省道也走不通,什么时候恢复不晓得,多关注新闻咯。”问询处的工作人员显然已经回复了千百遍,张嘴就来。

  祝福和外公坐在候车大厅一筹莫展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她有些疑惑的接起来,一个爽朗明快的声音招呼道:“祥林嫂吗?我是齐晓雪啊。”

  齐晓雪,这么小清新小甜美的名字却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和张凯乐都是校足球队的,也是最好的朋友,所以嘴贱如出一辙。

  一个多小时后来的是一辆金杯车,只见齐晓雪从附驾上跳下来,他和张凯乐一样高,但比他要壮,一身黑色运动服更显得虎虎生风。他两下跑进来,拎过祝福的行李箱,张凯乐叫他来接人的。

  这车后面座位全拆了装货,唯一的附座让给祝外公,齐晓雪和司机师傅把后面成堆的货物整理下,挪出点空间来,他和祝福就坐在纸箱子上摇摇晃晃回去。祝福稍微看了一下心里惊叹,车厢里全部是药,并且都是市面奇缺的抗生素,自己就一屁股坐在一箱子阿莫西林上。可是她跟齐晓雪更不熟,也不好意思问这些药是谁的,能不能买一些。

  进入市区却遭遇大堵车,一个小时后车子还纹丝不动,祝福把爷俩准备在路上的中餐拿出来四人分了,聊胜于无。司机打着伞下去看是什么情况,回来脸色很难看:“前面富丽花园起火了。”

  其实不仅是起火,还有人跳楼,不止一个。看着五六号人啪啪啪下饺子一样往下掉,司机师傅的心脏经受了严重考验,他喃喃道:“这世道怎么了。”

  到了望江公寓已经是下午两点,张凯乐和张大富都守在地下车库等着,等金杯车停稳张大富早已热情的把一条钻石芙蓉王和一卷钞票递到司机手里:“哥们辛苦了,累得你午饭都耽误了,一点小意思。”

  司机转怨为喜,帮忙把后厢的货全部卸下了。而张凯乐却是抓住祝福的行李,他对祝外公说:“祝爷爷,你们先上去休息。”

  祝福倒也不争执了,上午时张凯乐发了好几条微信给她,“祝福你先跟着齐晓雪回来,别这时候犟,出城的班车都取消了”“碧水街断水断电了,上午还倒了一棵树砸到胖嫂家,你先到我家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