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王青烟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35 2019.11.25 08:00

  张妈身边坐着李小妹,李小妹:“张阿姨,张哥哥和我换了位置,他跟我爸爸坐。”

  张妈也不疑有他,笑着说好啊好啊,她其实也不太想和儿子坐,儿子给自己摆脸色好几天了,这样的氛围下面对儿子两个多小时压力太大了。她暗搓搓的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却又拉不下面子说对不起,这世上哪里有做父母给小孩道歉的,小孩这条命都是父母给的,就算打了骂了又怎么样呢?

  张妈和李小妹妹分零食吃,一大一小倒也和谐。而李总登机时看看边上的空座,下意识想站起来找李小妹,看到坐在前几排的小妹回头朝自己招手才松了口气,开始闭目养神,心里想着谁这么倒霉没赶上飞机呢,这趟飞机是绝对的满座,不存在票卖不出去;我草不是吧——突然反应过来李总睁开眼睛想站起来、却被安全带拉回座位,现在正在飞机抬升阶段,不能站立起来。

  好不容易等进入平飞,李总解开安全带走到前面张妈座位边:“你儿子坐哪里了?”

  张妈莫名其妙:“他不是和你坐吗?”

  ——

  两架飞机都准时抵达首都机场,张大富还快半个小时落地。他谢过黄薇、彼此留下通讯方式后取了行李在机场等着老婆儿子,首都机场也有发热检查,但是总体来说气氛还是相当正常,人们穿着单薄而颜色鲜艳的春装,甚至很多女生已经迫不及待穿起了裙子,来来往往,亲热拥抱,张大富感慨万千,这和C市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他看着窗外久违的蓝天炎日心情美滋滋的,自己不愧是这么多年一直屹立商业不倒,运气就是比一般人好。他看着老婆儿子那趟航班抵达的播报,精神一振准备迎接一家团圆,谁知道迎接他的却是惊吓。

  张妈几乎是被架着出来的,哭得浑身发软,话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边上李总一脸的尴尬,对张大富解释:“我意识到张凯乐没上飞机时想到这是在飞机上,就忍住先不告诉嫂子,你知道的女同志都比较反应大,万一——呃,飞机上不止她一个人;落地我才告诉嫂子凯乐可能没上飞机——”

  他递给张大富一封信:“这是凯乐给小妹的,要小妹转交给你们。有什么事情一家人好好说,呃,我先告辞了,安顿好后大家再联系。”

  李总也有点不好意思,说完后就带着家人急匆匆走了,张妈坐在行李箱上捂着脸痛哭着,张大富先抽根烟让自己镇定一下,再打开信。并没有什么长篇大论,很简单的两句话——爸,妈,我不去首都,这是我早就想好了的,我不能丢下祝福。别担心我,你们俩相互照顾好就行了。

  同时的首都军用机场,一架满客的飞机正稳稳着陆,接机人员清一色校尉军衔,领头的肩章更是扛着一颗金星。周少将对着三百名下来的乘客行了个标准军礼:“非常感谢你们在祖国需要你们的时候能够回来。”

  这三百名乘客都是从国外回国的各界科研人士,满满的精英中一个小青年就显得额外瞩目,他看上去更像哪位的家属而不像科学家本家,光是年轻不说,打扮就及其的不严肃——只见他一身炫酷花纹的潮牌,带着哈雷复古墨镜,反戴着纽约洋基队的棒球棒,身上是克罗心的十字架项链和戒指,左耳有七个环、右耳也打了三个;嘴里嚼着口香糖,虎口还有一串纹身。

  “呃,王青烟~~博士?”曙光一号基地,负责登记的女军官显然也很不能适应这种风格的博士。

  明显和夜店更相配的王博士摘下墨镜,轻轻敲击着自己手腕,居然是一口流利的好中文:“请问我之前提交的寻人申请有回复了吗。”

  王青烟,第三代华裔,二十八岁,宾大建筑系毕业,是一名新锐设计师,而他的博士学位却是神学。王家祖父辈为当时名士奇人,有不传之秘技,为追查一份某道观所流失的手卷而至海外,机缘种种竟终身不得回。

  王青烟要找的人叫祝煌,说是他祖父的师兄,正是此次新型病毒爆发点——C市人。

  C市持续暴雨中,暴雨不但把整个C市围成一个大孤岛,而无法外出的人们就如同单独隔离在一个个的小孤岛上,日子久了人产生错觉,觉得自己已经不是生活在陆地,而是在一片漆黑汪洋上漂浮着,偶尔有凄厉叫喊声穿透雨幕大家也不再惊奇,更不关心。现在全部凭借着一个得救的信念在支撑着众人,又何必再多知道一些什么坏消息,不听、不看、也不想了解。

  这时候大部分交通灯都已经停止了,但是因为路面几乎没有车辆所以一路畅通,张凯乐也不在乎违章,只把油门踩到底,检查站并没查他的驾照而查的是身份证,确认他是C市人就放行,宽进严出看样子是标准了。

  他一口气就回到了市内,望江公寓物业还在正常运转、甚至比平时还要好,因为那些保安、保洁、水电维修还有管理人员什么的都回不了家,也无处可去,这时候只要有单位宿舍食堂开放宁可白上工,人手陡然多了一倍还有多。

  张凯乐把车停回自己家车位,他下车后并没有上楼,而是在后备箱翻了翻,果然翻出长长短短几根撬棍和钢管,钢管都是一端套了如同自行车把手那种胶皮套、另一头斜削出刃口的,寒光闪闪,一看就是集合了民间街斗人士的大智慧。

  他爹张大富未发迹时就是个混混,深谙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装备是第一助力。当混混张成了张总后忧患意识犹存,他车后备箱里总是丢着这些质朴的工具,以备有时视察工地遇见纠纷或者行路落单遇见不开眼想劫富济贫的。

  张凯乐选了根衬手的,颠了颠重量,然后往碧水街而去。大白天的风雨如晦,整条碧水街都死了一般,就连烛火都没有,当张凯乐看见李爷爷家房门半掩着心就猛的落下去,里面却隐约有什么动静声。

  “祝福”他尝试着叫一声,声音发出时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过于紧张叫破了音、都完全不像他自己的声音了。

  没有反应,也许是雨声太大,也许是大阿福还在睡觉——他稳稳心神,握紧钢管,推门而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