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 准备走人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35 2019.11.01 08:00

  太外公这般早年几近呼风唤雨的牛逼人物最后栽倒一个大水库修建上,当年这个项目是本省的重点建设,大家都干劲十足时他一腔赤诚写信给报社、给政府、给电视台说“此举不当,截五溪水脉、淹龙口,而强凿护屏山。余观其势,实为败一地风水眼,不出十年必有灾患。”

  后果就是因为“宣传封建迷信”太外公被拘留了几天、放出来后成为居委会重点管教对象,这还是老爷子人缘好,要不然就是“企图破坏国家建设”,那罪名就大了。老爷子一把年纪了还进局子,被各种指指点点,还连累儿子差点被学校开除,真是不知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可怜见,没几年就过世了。

  那个水库的事情只要是本地有年纪的人都知道,修的时候轰轰烈烈,没两年蓄水量不足闲置了,又过了几年在一次严重的山洪中水库泄洪不及,被冲垮了。是本省历史上重大事件之一,经常被拿出来作为好大喜功的反面教材念叨念叨。

  太外公说没有节制和规划的开山、打隧道、起楼房,填水面会破坏一方的水土,生机会慢慢枯萎,情况严重会造成整个天地的失衡,这种失衡会带来很可怕的混乱,人称末世,比如持续的干旱、洪水、地震、火山喷发,异常生物出现。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负能量爆棚,正能量枯竭,大自然失去自我修复能力,生存条件恶化,非正常物种大行其道,所以古代有形容“末法时代,群魔乱舞”。

  那些消失的天然屏障,那些被挖开的、被随意改造的地形地貌,人类无底线的扩张开始给自己找麻烦了。

  雨水打湿了脸,空气里腥臭难闻,祝福用围巾捂住鼻孔加快脚步。“啊嚏”“啊嚏”从身边过去的人不时的有打喷嚏的,公交车站台有人用纸巾捂着鼻子跟同事抱怨说感冒了好几天就是一直不见好;有人揉着通红的眼睛把一口浓腻的痰“呸”的一声直接吐在地上。

  回到家祝福先点起一根艾条,然后把东西放好,想着还是给张凯乐发了条微信:连日阴雨,小心大规模感冒爆发,别去人群多的地方,做好个人卫生,家里备好药品。

  张凯乐和齐晓雪正在教学楼四楼尽头的小天台上抽烟,小天台的锁早被这帮中二少年扭坏了,俩个人都是校足球队的,算铁杆,此刻亲密的挤在短短的屋檐下吞云吐雾。张凯乐心情不好,很少有人在连续快一个月的阴雨天还能阳光灿烂,十七岁的少年因为感情的困惑而心情更加低落。

  祝福这家伙真是太狠心了,自己在她面前耍宝了那么久她一点感动都没有,看向自己的目光只是有些困惑,好像不明白自己在干嘛。

  我在追你啊,这么明显的事情。

  张凯乐听到手机的提示音,懒洋洋的摸出手机,当看到是祝福发来的微信眼睛一下亮了,兴奋得朝空中一挥拳,哎呀呀就知道这家伙是太害羞,太内向,不知道表达而已,怎么可能逃过老子的魅力之网呢。

  齐晓雪被他傻笑的样子惊到,伸长脖子凑过来瞅一眼:“你确定这不是群发的公益信息?我爸手机里就天天群发这种。”

  “滚滚滚,你懂什么,我们家阿福就是这么个一本正经的人。”纯情少年满血复活。

  “哎张凯乐,我爸还真的说过现在市面上感冒消炎药都卖缺了,现在加班加点调货呢,你真的要买药么?要我叫我爸给你带点。”齐晓雪爸爸是市医药总公司经理。

  “你才要买药呢,我又没病。”

  说来因为这鬼天气班上陆陆续续有四五个同学请假了,而整个年级差不多有十几个感冒请假的,要知道他们可是高三,如果不是实在病得爬不起来怎么都会来学校的。高二高一就更松散了,据说有的班级都只有一半人了,学校每天都组织医务室人员喷洒消毒水、烧艾叶,中午还煮一大桶红糖生姜水抬到每个教室,老师监督每个学生都得喝;在广播里反复提醒学生们注意防寒保暖。

  张凯乐一天都乐滋滋的,放学后无情的抛弃了齐晓雪等哥们就往碧水街跑,当他带着初春的丝丝凉气和雨水的湿气闯进祝家时,看见祝福和祝外公俩个正搬箱倒柜的不由惊住了:“这是干嘛、你们要搬家吗?”

  还真的是准备搬家。祝福和外公已经决定回老家蓝桥镇去住,乡下空气好,还有田地给老人家侍弄侍弄,栽个花种个菜,比碧水街强哪里去了;在等拆迁款下来的时间里爷孙俩就收拾收拾家当,该丢的丢,该卖的卖。

  和C市相距两百四十公里的和市蓝桥镇是祝煌的出生地,他后来修复了破烂的老屋。大概是祝煌这种高人所修,老屋挺结实的,都不需要维护而一直好好的,每年暑假祝福还跟着外公回蓝桥老家住上一个月,城里热得如同蒸锅,蓝桥却凉风习习,祝福水塘边钓龙虾,小溪里摸螺蛳,快活得很。

  明明上午微信里还在关心自己——看着祝福一副准备拍屁股走人样子张凯乐觉得被背叛了一般又震惊又气愤:“你干嘛要走?”

  祝福看傻子一样看他,她干嘛不去舒服一点的地方。

  “你就不想见到我吗?”气急之下他脱口。

  “你不是要出国念书吗?”祝福反问。张凯乐一窒,很好,竟无言以对。

  “张凯乐,你看到我发的微信了吗?这雨还有得下,你叫你爸妈现在开始就多准备些干净水、米油,还有感冒药。”祝福一边清理一个柜子一边尽着俩人一分钱关系的厚道提醒着。

  “说得好像末世要来了一样。”张凯乐斜眼。

  祝福心事重重,没力气喷他,还认真道:“你叫你舅舅早点签字吧,别等着抬价格了,你们家又不缺钱。”虽然说这人嘴贱,但还真不坏,不提醒他良心会痛。

  张凯乐一肚皮闷气,想找些借口干脆和祝福吵一架,这时一阵尖利的鸣笛声划破了碧水街的闲静。众街坊纷纷跑到街面看热闹,碧水街路面窄,又乱七八糟停满了电瓶车三轮车什么的,只见一台救护车闪着灯艰难开进来,一会儿只见医护人员匆匆下车,又匆匆抬着一挂担架上车,头发蓬乱又面带泪痕的家属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雨伞都没有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