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 送别李爷爷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230 2019.11.15 08:00

  丽都古墓出土的棺材碎片就存放在这里,新型感冒气势汹汹席卷整个单位尔后是整个C市,早就把这些东西忘记了。当盛博士听到当初古墓里居然有东西出土、而这么重要的事情却无人汇报不禁勃然大怒,把C市相关人员臭骂一团。

  即便穿着防化服、在开门的瞬间调查员们也感到一阵窒息,喉咙不由自主发痒,只见黑色的霉菌不仅长满了棺材板,还已经侵蚀了仓库大部分区域。棺材板被霉菌包裹成一大团黏黏糊糊的东西,只勉强看得出一个大概的形状;墙壁、甚至天花板都染上一块块的黑色,纤长的菌丝肉眼可见。

  调查员走近、刮取霉菌装入标本试管,又取了一小块木头装入密封盒,剩下的都必须马上销毁并对整个场地进行消毒。

  车子刚离开社区车上的卫星电话响起,出现盛博士严肃的面孔:“你们采样远远不够,这太珍贵了,你们必须马上返回、通知停止销毁,保留到等我过来。我现在就申请航班。“

  “博士,真的太危险了,不排除空气传播途径”

  “知道病源更重要,目前我们对这种病毒一无所知,也无法找到针对性药物。暂时的危机甚至是牺牲都是必要的。”

  ······

  街道上水柱顶开沉重的井盖,在马路中间形成喷泉,立交桥下小车熄火,共享单车堆积在积水里,甚至被冲进西江。新闻里报道有人掉进下水道,生死未卜;某小区地下车库被水倒灌,损失可观。C市菜价飞涨,交通混乱,出行受阻,一时之间仍没减轻的流感反而不那么引人注目了。现在物资珍贵,很多家庭无法外出购买生活物品,菜市场也早已不开,不少市民打热线求助,最后解决方案是政府派出警力把蔬菜食材等物资运到各个居委会,居委会的拿着大喇叭到社区通知居民前去购买。

  可即便同一社区距离总有远有近,有的是一时听不到信息没出门,有的是老人家腿脚不便走得慢的,来晚的人就只剩两片菜叶子,自然是不满意,在居委会大吵大闹甚至迁怒殴打居委会工作人员。为此不少人有幸到派出所谈谈心,喝点免费的热茶。

  最后是统一规定每天中午十点到十二点是买菜时间,每户人家按户口本人数限购,严禁跨区购买,每一个居委会都安排了民警协助次序。有人苦笑着:“这买菜比小孩读书还查得严。”

  瓢泼大雨中如长龙般的军车车队的行驶也不让人觉得异常,相反百姓们感到安心:“看,国家来救灾了。”

  ——

  祝福和外公穿戴好打着伞出门,今天是李爷爷俩老口走的日子,小李叔叔在那边机场接,这边就麻烦祝福帮忙送。

  “祝老师、福丫头,这么麻烦你们可太对不起了。”李奶奶看见俩人进来,一叠声道。

  “没关系的,老邻居老朋友了”祝外公握住了李爷爷的手,老人家暮年离别,又是非常时期难免伤怀。

  祝福去巷子口叫车,街面上雨水急速得溪流一般,带着垃圾从脚面滚滚流过,井沟处都打着小漩涡,轰隆轰隆听着叫人心惊。这时候哪里能拦得到出租车,猛烈的降雨打得她手里的伞摇摇晃晃,薄薄的尼龙伞面根本承受不住,伞外大雨伞里小雨。她抹一把脸上的水汽,听见有人叫“祝福——”

  是张凯乐,他坐在一辆小车后座,拉下车窗叫着她:“这么大雨你在干嘛?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啊。”

  祝福看见他身边坐着张妈,也不接话直接转过身体就往后方跑,下面大约二十来米是条商业街的街口,那里拦车的几率高些。

  “祝福!”张凯乐不顾妈妈的惊叫猛的从车里冲出去,他几步就追上了她:“这种天气根本就拦不到车。走吧我送你。”

  她含糊着“不用了”甩了甩手腕,怎奈他力气大,抓得死紧。“你别跟我客气啊——”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开朗、甚至是油滑,就好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张凯乐,我真有事,你别耽误我好不好!”祝福猛的把雨伞甩在地上、尖叫道。雨大也有雨大的好处,面孔湿漉漉的分不出雨水和泪水。

  张凯乐被她的爆发楞住,雨水猛烈的淋在她身上,他咬咬牙不再多话,捡起伞塞她手里后转身离去,他的身影转眼就被铺天盖地的雨幕吞没。

  祝福擦一把脸,打着那把形同虚设的伞急匆匆往碧水街跑,只能先坐公交车到民航大巴乘坐点了,虽然不知道目前还有没有大巴。好在俩老口行李不多,大件物品都已经邮寄过去了。

  “外公你就别去了。”祝福一只手拖着两件行李一只手搀着李奶奶,她和李奶奶共一把伞,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

  李爷爷掉在后面,祝福站住,回头喊着:“李爷爷别急,慢一点,时间够的,千万别摔了。”而这时她感觉手一松,行李被人接走了,李奶奶替她叫起来:“啊啊——是张凯乐呀。”

  这人怎么还在。他却不跟她说话,只提着行李带着李奶奶往路边的一辆出租车上去,放好行李他过来接李爷爷。俩老口坐进车里感激不尽,要知道C市前往各地的机票突然都变得极其紧张,因为大雨影响多次航班已经取消,俩老口的机票还是大儿子打电话找市政府工作的同事才搞定的。

  几个人进到车里才松了口气,狼狈不堪的在座位上东倒西歪的,李奶奶硬是从包里翻出一条毛巾给张凯乐,又拉出件外套给祝福:“唉,真是麻烦你们俩个孩子了。福丫头拦好久车都没拦到,身上都打湿了。”

  张凯乐从副座上侧过身,笑着说:“是啊,她一走我就拦到车了,人品嘛不服气都不行。”

  祝福唯一能做的就是就是像鸵鸟一样不看不听,假装世界只有自己一个。路上司机在说他们运气如何之好,自己其实是去接老婆的、没想着做生意,这时节谁还在街上转悠啊;正好被这小伙子拦住不让走、又用钱砸人——司机乐呵呵的说:“说真的你们运气不错,民航班车早停开了,要不是遇上我你们得走着去机场,哎,我也是眼看着家里买菜的钱快没有了、帅哥给的价又高---哎你们听说了吗兴荣立交桥下就有车熄火人又出不来,就这么淹死了。”

  李爷爷李奶奶一脸的失色,这样捧场的听众着实让司机卖力的把最近的新闻渲染了一遍,一路上小小的车厢内啧啧惊叹声不断,倒也减轻了豪雨带来的不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