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 C市阴影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38 2019.11.14 13:01

  少校手持档案,满面严肃的向在座各位大佬汇报。

  “盛博士在解剖中证实,第三阶段的患者体液已经干涸到最低状态,呈粘稠状,肌肉脏器也保持在死亡后状态;脑组织海绵化······”

  过于专业的医学和生物学上的段落让部分如杨军少将等纯粹武力崇尚者倍感无聊。

  “······破坏大脑和颈椎是唯一有效的方法,暂时试验品无第二次复活出现。”

  “目前无法确认的关键问题,第一:病毒的成因、潜伏期和传播方式;第二:是否会传播给动植物。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从第二阶段发病到第三阶段的概率,C市的病患者在第一阶段病愈的有三成左右,而目前运到Z区的七具观察品有五例爆发了第三阶段。目前研究组仍然缺少数据和观察案列。”

  有数据才能确切了解病毒到底是哪一种,准确的发病时间和状态、传播途径,治疗方案。

  就像现在就连病毒是通过血液、空气还是综合传播方式都不能确定,还谈什么治疗。而那些病愈的人是巧合、还是治疗起了效果也不能确定。一切的一切都尚在迷雾之中。需要观察,需要采集数据,需要更多的案例。

  然而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沉默实质化的压迫下来,要压断在座身经百战、身居高位者的背脊和肩膀。中场休息,分组讨论,实名投票······时间一分一分的在流逝,必须要尽快拿出决断来,每一分钟的耽误就意味着危机在成倍的增长。深入地底一百米的曙光中心有着模拟的天空、日夜交替,最大程度的减轻人们居住的不适,逼真的日光西斜,清淡的月光挥洒,星星也按部就班在自己的轨道闪烁,凌晨时分沉默的冰块由中将打破。

  “再组织一支研究小组去C市,人员由盛博士选派,要C市那边最大程度保证小组成员的安全问题”

  “C市启动三级状态吧。重点在发电厂、自来水厂、通讯方面,这几个单位提前进入一级警备,由军区接手。”

  “翡翠家园、丽都新村、市文物局家属区戒严,人员全部迁离进行隔绝观察;所在的道社区封锁进行进一步清理。”

  “现在周边城市和省份都暂时没有相同案列出现,但不可掉以轻心。开始封锁C市对外交通,进出者一律要携带发热体检报告。”

  ——

  大雨势头不减。

  “老天爷这是破了吧,竟然一分钟都没有停的。”见识多广的老人家望天喃喃。

  连续超过一百个小时的强降雨形成了灾难,电视新闻里连番滚动着最新灾情报道,市政府发布了紧急状态,除了重要相关单位学校机关幼儿园等都已经放假,地铁最早停开,百分九十的公交车已经停开,出租车偶尔还能见到影子,商场停业,公共场合一律有防疫站人员值班进行不间断轮番消毒。

  “喂自来水公司吧,我这里是东风小区X单元,我家里连续几天自来水是黑的,而且很臭啊,是不是自来水管和下水管搞在一起了咯?你们快点来修,这要人命嘞;对对,整个一栋楼都是这情况,我问了大家的,你们快点来咯。”

  “怎么还没来水嘞自来水公司你们是吃干饭的吗?我们西峰区从十天前就停水这是搞莫子鬼名堂咯,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未必你们还缺水啊,管子破了就喊人来修撒。”

  “移动公司不咯?我们小区网线电话线都断了嘞,喊师傅来咯,莫子?雨太大师傅来不了?你们就是做这个的,下刀子也要来撒,我个几天没上网了过不得嘞,快点来快点来,你工号好多我要投诉你啊。”

  “市长热线吧,我要投诉电力公司,我们这里停电了总是不来修,屋里蜡烛都没一根,又出不得门,现在跟着原始社会一样,你们要管一下沙。”

  “电视台吧,你们来我们这里拍一下咯,我们小区乱套了,没水没电,菜也买不到,这要别人怎么过日子吧,屋里还有老人细伢子未必等死啊。你们要处理沙。”

  C市说瘫痪毫不为过,每天都有死亡人数,不仅仅是新型流感,老人儿童因为各种情况引发疾病得不到及时救护一命呜呼的不在少数;而意外死的也不少,失足掉下水井、阴沟溺死,街道湿滑摔伤致死、大树房屋护坡等倒塌压死、还有像某小区高压电线断裂引发漏电从而有六名居民触电身亡······最阴郁的是自杀的人口也在悄无声息的攀升。

  这异常的暴雨,似乎一点一点摧毁了人们的意志。

  报告也在从C市源源不断传回曙光基地。

  “丽都古墓泥土取样寄回,墓坑已经回填,共计用生石灰X吨”

  “长春街道社区水质检测已出,社区供水由C市第三水厂提供,和其相同供水途径的社区有XX\XX·····,第三水厂关闭消毒,以上社区全部隔离观察”

  “西峰区供水全部停止,第六水厂关闭消毒”

  ------

   C市文物局坐落在长春路,这里是老市中心,随着人民广场等新型商业中心的崛起长春路虽然日渐冷清然而仍然不失为C市的中心地段,长春社区都是八十年代修建的老式居民新村,在日益发展的今天除了地段已经一无可骄傲的地方,陈旧的基础设施反而成为疾病的温床。

  两辆疾控中心的车通过街口的关卡开进长春路,作为第一批病毒爆发点这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而从发热中心传来的数据很不乐观,感染者的死亡率在飞速爬升,三分之一的人数已经确认死亡,其他的全部强制搬离、隔离观察。

  车子一直开到文物局,已经一个职工都没有了,就连门卫都没有了,车子直接开了进去。而文物局作为一个老单位院子里大树参天,好几棵香樟树枝干遒劲、树身一人合抱,冠干舒展如伞,在雨水里枝叶越发翠绿,每一片叶子都被雨水洗刷得闪闪发亮,更显得生机勃勃;墙角的八角金盘、女贞树也莫不如此,山茶花甚至还开满了红艳艳的花朵,在这除了雨声之外寂静无声的世界里显得额外讽刺。

  从车上下来的是曙光基地派出的科研组人员,他们身穿防化服、提着器械来到仓库门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