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之祝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 请相信我

末日之祝福 三千狸 2114 2019.11.06 08:00

  替他们说话的是祝外公的老友,姓李,他家和祝福家隔三户人家,家里开个粮油干货铺,卖些米油还有粉丝笋干、生姜大蒜、各种调料品什么的。

  “这事本来就他家做得不对”“对啊,至少跟大家通个气嘛”,被张凯乐和李爷爷一打岔,虽然人群没那么激动了,还是不少人嘀咕着。

  祝外公已经被祝福扶着坐到沙发上,瞧着喘气也均了些,祝外公抓着祝福悄悄说:“阿福,要不现在就说?刚好有这么多人。”

  爷孙俩之前已经商量过多次,虽然尸毒爆发的可能性太像小说、但是觉得还是应该要把可能出现的危机跟大伙说一下,让大家做些准备,只是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现在看正好这么多街坊集中在一起,干脆就现在说吧。

  说实话祝福看着那些气势汹汹指责自家的邻居们,心里头一阵不舒服,甚至悄咪咪涌上“管他们去死”的想法,但是她忍住了,这种大规模的危机自己凑巧得了先机,有责任有义务提醒大家。

  她就点点头。

  张凯乐一人独当一面抵抗着中年大妈们,他不好真动手,就破口大骂精神攻击MAX,正嚷嚷个不停的众人突然见祝福拖了条四脚凳子到门口,都不约而同闭了嘴,就看见祝福扶着祝外公拿着个扩音喇叭站上去、帮外公扶着凳子。

  大伙纳闷着看老爷子准备干嘛,就只听祝外公开始说:“各位邻居,各位街坊,大家少说都是二三十年的邻居,有的甚至是四五十年的从小就认得的,我希望大家都能相信我。我劝大家不要坚持了,赶快签字拿了拆迁款,拿多少是多少——”

  一片哗然中祝外公脖子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他加大音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能被大家听见“也许不久就不太平了,大家都看了这段时间的流感吧,这不是一般的感冒,而是有可能引起比当初萨斯更可怕的新型病毒、到时候——”

  “咚”的一声、不知道是谁把一只烂皮鞋扔向祝外公,正好打中他的额头,祝外公身体往后一仰、一时之间祝家铺子里开了锅一样,人群愤怒的尖叫着、各种垃圾甚至拳头雨点般落下来。张凯乐接住摔倒的祝外公,咬着牙不管那些落在他背上的拳脚只护着老人家把他拖进屋子,而祝福在他身后拼命顶着,俩人齐心协力好容易关上门。

  外面咚咚咚的撞门声和谩骂声仍在不绝于耳,什么开发商的走狗之类,甚至有人骂到了祝妈活该短命。爷孙俩苍白着脸,相互依靠着,祝外公摸着祝福的头发,勉强用轻松的口气说:“不怕,阿福,我们问心无愧就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面的骚动渐渐平息,人们散开了。祝福抬头看着张凯乐:“你要上学去了吧?”

  “不去了,这样子我不放心。”张凯乐看着她消瘦纤细的身体弓在老人身边,像小时候一样眼睛里含着眼泪却不哭出声,他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祝外公额头蹭破了一点皮,祝福咬咬牙,撑着发软的身体起来拿出一个急救箱,她用碘伏给外公擦一擦,贴个创可贴。张凯乐在边上嘘寒问暖的,一边把这些不厚道的邻居骂了个遍,“所以说我爸爸就看不起碧水街的人,说都是些小鸡肚肠、小市民”,不过他显然忘记边上这俩位也属于碧水街的一员。

  “外公”祝福看看外公,外公点点头,那就是赞成把太外公的手记给张凯乐看了。灾难一旦成真影响得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多一个人相信也是好的。

  “张凯乐,我给你看件东西。”祝福很郑重的说。

  张凯乐看着灰扑扑尽是繁体字的手记,还是竖着写的,苦着脸说:“祝福,我看着头疼,还是你给我说说吧。”

  听完后少年沉默,沉默,然后是“哈哈哈哈哈哈”。

  张凯乐:“祝福,这是地摊文学吗?”

  张凯乐也听说过祝福祖上是个道士,只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玄幻作品就在身边,并且很有可能变成真实。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

  张凯乐还来不及为自己辩护“呯呯”的敲门声又响起,却是居委会的人也来了,进了门就只见他们热情的抓着祝外公的手摇晃着:“哎呀呀祝老师,没想到你主动帮我们做大家的思想工作,真是太感谢了。不过还是要讲究方法的,那种不利于社会稳定的话还是不能随便说的,当然我们还是非常感谢你的。啊对了,祝老师啊,我们这次来还是因为别的事情,是这样的,现在有个事情很突然,我们得跟你沟通一下——”

  “臭不要脸!”听完骂人的是张凯乐,祝外公和祝福只是沉默着。

  是关于祝家的两栋房子的。有一件事当年疏忽了,就是刘家那一栋其实一直并没有过户,而现在刘知恩知道拆迁的消息,他要回自己的房子,他说如果祝福愿意到首都来和他一起生活,那么这笔钱可以给她。居委会的人也很尴尬,他们在内心痛骂姓刘一家做妖,自己又不露面,害得他们来做说可耻的说客。

  “我们不要他的钱。就结算自己这一户总没问题吧?”祝福开口了。

  张凯乐想说什么被她拦住,她继续问主任:“只算我们自己家的话,假如没有一百万了,钱到账就不需要一个月了?”

  祝外公明白祝福的意思了,也许灾难随时会爆发,时间比金钱更重要,从某种程度来说刘知恩此举还帮助了他们。可是祝外公过不去心里的坎,坐在沙发上直喘粗气,祝福给外公泡杯黄芪水,安慰他:“我们靠自己就行了。”是啊,末日真的来临,再多的钱都没用。

  经过劝说,祝外公去居委会重新签合同去了,家里就剩祝福和张凯乐,祝外公特别请张凯乐“陪一下阿福”。张凯乐得此重托却不像平时乐颠颠的,他看着低头沉默的女孩,脱口而出:“祝福,我会保护你的,再不叫人欺负你。”

  祝福没抬头,小声的“嗯”了一声,可眼泪一行行掉下来,掉到膝盖上,就看见布料洇出圆圆的湿痕来。张凯乐手足无措:“你别哭,我说真的。”

  “可你自己欺负我最多。”祝福抽噎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